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一三章 立项新生意!

  “好,大家就按照我刚给大家的节奏跳,现在我给大家放音乐了。”
  刚才领舞的女人说道。
  一股软酥从录音机里飘荡出来。
  舞会的歌曲是一些老同志如今破口大骂的糜糜之音。
  一些人更称之为小黄歌。
  邓君的歌曲叫黄曲估计也只有这时代的人了。
  邓君的歌在去年就开始在大陆火起来的,一些年轻人,提着录音机在街头和公园里播放邓丽君的歌曲。
  《月亮代表我的心》
  原来你也在这里,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只在乎你,在水一方,恰是你的温柔。
  ……
  《甜蜜蜜》
  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是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梦里梦里见过你,甜蜜笑得多甜蜜,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
  《千言万语》
  不知道为了什么,忧愁它围绕着我
  我每天在起到,快赶走爱的寂寞
  那天起,你对我说,永远爱着我,千言万语都随浮云掠过。
  ……
  舞会很热闹,充满着青春的额气息,这年代大庭广众下你牵手女同志,你试试,臊不死人,周围的目光让你要躲进老鼠洞。
  但是这舞会,光明正大地手搭着手跳舞,这对于刚开放的青年们来说,这充满着诱惑力。
  张高兴前世今生都没有跳舞过,这跳舞的姿势……很是笨手笨脚的。
  “哎哟,高兴哥,你又踩到我的脚了。”
  “不好意思,这跳舞我好像没艺术细胞啊,走不来那节奏。”
  “那你听我好的口号,我来给你喊。”
  “这个中。”
  “一二三。”
  “二二三。”
  “三二三”
  ……
  “你闺蜜的对象跳得跟老年人跳舞似的。”陈刚说道。
  “你别那么说,他第一次跳舞,难免笨手笨脚哩,我刚跳舞的时候不也是那样。”
  “你才不是,你往那里一站,就是女神,一扭就是万种风情,他能比?”
  “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呀。”
  ……
  舞会结束,众人返校。
  一路上陈刚甜言蜜语地哄着周晓鸽,她一个劲地说陈刚坏,但是脸上和话语里面都是甜蜜蜜,喜滋滋的。
  那轻佻的模样,张高兴本能地绝对对方越发地不靠谱。
  回头,要不问问人,看看那个陈刚的底细,可是他觉得吧,自己参合这事情不太合适,但是又不忍人家姑娘上当受骗。
  只能给赵高红说了,让她提点提点几句。
  希望他是想多了,不然这陈刚是那种负心汉,乡下有女人孩子,考上大学了就抛家弃子,回头乡下女人闹上来,周晓鸽那受伤可就太大了。
  这次舞会,这么人多,张高兴受到了启发,这年代年轻人需要释放。
  释放那些压抑很多年属于年轻人喜欢得东西。
  估计不久后卡拉OK啥的要雨后春笋地冒出来了。
  但是现在那玩意太开放了还,还并不适合立项。
  但是张高兴想到了一个项目。
  开旱冰场,这玩意适合现在国人的接受度。
  而且一次性投资,然后就是数钱了,能十分迎合年轻人的喜好,他也不用担心把大把的时间耗在上面,一次性投资,然后找人给自己看场子,自己就负责收钱。
  不过自己做这旱冰场似乎也有点找,拿不到营业执照啊。
  因为这被承认还得明年。
  不过,先做着,明年再补吧,他的先知就是先行一步。
  这就是他的机遇,这也是这个年代年轻人的机遇。
  现在城里昔日下乡的知青们都回来了,瞧整个滨江市的大街小巷传来欢声笑语,但是不久之后,很多人迷茫,他们许多人解决不了工作的问题,找不到结婚对象,家家户户都在愁着,有关系的赶紧托关系,让孩子进厂上班,没关系的咋办?
  那怕有点关系到后来都进不去了,太难了。
  各个工厂都是人满为患,工厂里人浮于事,工厂都插不进去人,很多人解决不了工作,整天闲着那也不是一个事儿,一个大老爷们要吃要喝还要结婚要钱,于是逼上梁山操起了个体户这个为社会所不齿的行业。
  于是很多城市都出现了知青练摊,摆各种小摊,有理发的、修鞋的、磨刀的、修理自行车的、卖饮料小吃和各种手工艺品或小商品的。
  在明年也就是1980年初,国家颁布了《关于城镇个体工商业户登记管理若干规定》,整日提心吊胆生活在投机倒把阴影下的个体户们暂时松了口气。
  鼓励和扶持个体经济适当发展,不同经济形式可同台竞争,一切守法个体劳动者都应受社会尊重。
  等政策出来之后,那些人练摊已经发财了,一些人倒卖南方的货,跑差价都成了万元户。
  倒卖货物,这年代其实很赚钱的,但是现在张高兴要上学,这种南北跑,这不太适合,毕竟他现在还在上大学,前世要是上过大学,那大学应付下就能行,但是他没上过啊,所以书还是要读的,提升点自己的格局,这是他目前的想法。
  因为有朝一日,他虽然有先知去商海搏杀,但是那些前世很牛哄的大商人可都不是吃干饭的,重生可不是万能的,有点先知,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何况他那些先知是啥,大多都是报纸上的八卦新闻,真正干货的有多少鬼知道,他就大概知道大形势,大趋势,深入每个行业,还得从零开始。
  反正书读多点没坏事情,而且心里更多点底气做实力派。
  现在他决定了干。
  自己这搞旱冰场。
  改革开放了都,还畏手畏脚,自己又不是干坏事。
  租个大场地院子,然后水泥地一铺,买旱冰鞋,搞录音机,一些大灯泡,就能开张数钱了。
  这附近不仅只是滨江大学,还有其他学校,不少工厂,这些都是他的客源,张高兴说干就干。
  租赁场地这些都简单,主要是旱冰鞋,现在国内还没有这玩意,得进口外面的,需要找进出口外贸公司。
  张高兴正电话托付沪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同志给自己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