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三十一章 木匠的高山远瞩!

  赵高红走来。
  张老汉本能地想要躲。
  “高兴哥,你没事吧?”
  “我挺好的啊,哈哈。”
  突然,张老汉从先前伤感有些躲一下的情绪中走出来,前世一辈子了,什么没看透,就那么点事,自己这个重生者就那么要死要活,那不是太跌份了嘛!
  谁叫自己前世太普通,做不到王霸之气一下子吓退那孙狗霸。
  让他给堵住了,他还没招。
  老头子虽然也很气。
  从现在开始,他张老汉要有自己的王霸之气,自己被赶出来又怎样,在赵高红面前绝对不能有落魄的样子,前世遭遇这样的事情,自卑怯懦,整个人会被打击得很久想不开。
  但是如今的张高兴,早已经是洗尽了铅华的张高兴,而且木器厂暂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的好处,反倒是累赘,因为他不敢在木器厂附近的镇集体卖茶叶蛋,不敢在熟人出现较多的地方卖,不敢……简直让自己不能痛快地施展身手,由于自己不想家人担心,失落,背上骂名,他在有了第一步资金的时候完全就可以单干。
  如今在这个夹缝时代,那些只能是束缚自己的手脚的东西。
  要想奔向广阔的天地,畏手畏脚根本无法使得心灵放飞和自由。
  祸兮也福兮。
  木器厂,是他成为万元户后盯紧的猎物,但是现在不是,现在的木器厂相比其他镇企业还算红火。
  “我真的没事的!”
  想透了,不躲了,张老汉露出那标志性的咧嘴。
  看到高兴那么的笑,赵高红为高兴哥一阵心痛。
  伤心欲绝反过来笑,高兴哥这是遭受了怎样痛苦的打击,高兴哥你可不能自暴自弃吖!
  “你要不帮我看着东西,我去找个平板车将东西先拉到镇上得招待所去住。”
  张高兴道,既然来了,他就直接拉赵高红当自己的劳力了。
  看着一大堆东西,赵高红也有点不知所措,真要找地方搬了,不然,天一会就要黑了。
  孙狗霸早不堵自己,晚不堵自己,偏偏中午的时候堵自己,这现在搞得自己都没地方住了。
  这木器厂很多平板车,平时他们拉货送货。
  下次绝对不能这么被动了,要是提前撤出去了,找个平板车也不用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了?
  张高兴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去镇上谁家借借看?
  半路上,他见到了熟人。
  “咦,那不是老汪吗?”
  老汪,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搁在后世就是货车司机了,不过搁在这时候就是木平板车。
  见到那平板车,张老汉两眼发光,后世见到跑在路上的豪华轿车,张高兴都很麻木了,但是现在,那眼睛直溜溜骨碌碌的转。
  然后贼溜地上前。
  “老汪你这是送货到哪里去了呀今天?”
  “哎,高兴啊,今天送货送到太平公社,那里太偏了,路也不好走,拉的货多,走得极慢,从早上送到现在,可劲赶着天黑到镇上了,现在去厂里放平板车,下班,今天可劲累坏我了。”
  闻言,张高兴大喜。
  这早上就出去送货啊,这就不知道自己今天下午的事情了。
  “老汪,你这平板车我给你送到厂子里去,你就直接下班吧,那么辛苦,我正好要回厂里去。”
  “好,好,那高兴,真是谢谢你了。”
  赵高红此时在看着张高兴那些被子,那些衣服,那些茶叶蛋配料,鸡蛋,杂七杂八的好多东西,靠他俩胳膊腿的得提多少回。
  “这怎么办呢,这么多东西,高兴哥能借到平板车吗?”
  望着天越来越黑的她,十分忧心忡忡的。
  “高兴哥哥的这些衣服也是穿了很久很久吧。”
  看了那些衣服都是补丁上叠补丁,虽然小时候赵高红也是穿上这样的衣服,但是自从爸爸回来后,她就过上了天堂一样的生活,有漂亮的衣服,不用再担心饿着吃不饱饭,她一下子成为了干部子女,成为别人眼里的白天鹅。
  可是她并不认为自己是白天鹅,她的童年都是这些补丁衣服,都是那些吃不饱的时光,她并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高兴哥家一直困难,她一直也想帮忙,可是自己没有上班,从父母那里得来的零花钱也并不是太多。
  而且高兴哥从来不接受自己对她的帮助,她知道以前的高兴哥自尊心很强。
  这一次,高兴肯定很伤了自尊心,她应该早点劝高兴哥,为什么等到今天才,一切都晚了,高兴哥失去了一切。
  不,高兴哥,没有失去一切,他还有自己,她心里想着他,我会尽可能地帮助高兴哥,就像他小时候帮助自己一样。
  她心里想着怎样鼓励高兴哥的时候,没想到高兴哥那么快就回来了。
  而且他拉着平板车。
  “高兴哥,你这是哪里这么快就弄来了车呀。”
  看着一些下班的工人,张高兴竖起二拇指在嘴角嘘了一下。
  赵高红捂住嘴。
  瞳孔瞪大。
  “高兴哥,这不会是偷的吧?”
  张高兴顾不得赵高红所想,一股脑地开始装自己的东西了。
  现在是下班时间,早装好早走人。
  他不想在这里被继续被人指着脊梁骨戳,尤其是赵高红还在自己的身边。
  他想在心里留下的高大的身影,英雄般的模样,这人人喊打的模样,他恨不得搞个老鼠洞给钻咯。
  孙狗霸等我收购木器厂之日,就是你孙狗霸丢铁饭碗之时。
  老人开始了重生来的第一次记仇了。
  前世孙狗霸整别人他不管,这回他整自己了,他就跟自己就有关系了。
  他心里道“孙狗霸我跟你势不两立!”
  小老头好好地记仇着。
  “阿嚏!”
  木器厂内正心情舒畅着准备下班的孙玉保主任打了一个大喷嚏,家里那死婆娘想自己啦!
  张高兴拉着平板车正要走,那边张高兴那些宿舍工友也都出来了。
  天要黑了。
  他们本以为帮忙,没想到张高兴搞来了平板车,后面还跟着俊俏不得了的姑娘,那姑娘简直就像是画里的人儿一般。
  “奶奶个熊,这姑娘是谁啊,张麻秆你可从没跟我们说过!”
  本来宿舍工友是来帮忙给他送东西的,张高兴那么多东西,现在看来不必了,有那么大的平板车,所以纷纷把目光都打量向赵高红。
  以前张高兴自卑,觉得和这赵高红是完全没有可能,他将那份对赵高红的爱深深隐藏在心里,跟她之间是躲闪着,几乎没有跟人说起过小时候跟赵高红的事情,有几次赵高红来找过她,他也从未引荐过,所有宿舍的工友们算是第一次见赵高红了。
  “她,她是跟我小时候一起长大的,那个我小时候经常在我外婆家……”
  张高兴道。
  “哦,青梅足马。”
  平时爱读书的二狗子周耀天说出了这么个词语。
  “那戏文里的青梅足马,年轻男女不都是恋人吗?”
  赵土根说道。
  这一句直接就是让赵高红由不得一阵心跳耳热,“刷”地红了脸。
  白里透红,老汉张高兴得都看痴了。
  然后看到宿舍工友就是对他笑。
  “我靠,你们这是要帮我送东西,还是来挖苦我来了,我能配得上这样天仙的人吗?而且,我这灰溜溜地要走了,你们能不能把关注力放在我身上,我很悲伤的。”
  “麻秆,我们想过了,你在木器厂赚的没有做茶叶蛋多,你这走了,还真不是坏事,你赚得还会更多,什么铁饭碗没什么是铁的,这时代要开始变了。”
  “我靠,二狗子他到底是平时看书的人,他一分析出来道理。”
  其他人深感佩服。
  这读书的格局完全不一样啊。
  “高兴哥们你从我们那鸟窝挪出,去干事业吧,你瞧着,一个新的时代要来了,孙狗霸那样的人是阻挡不住那股洪流的……”
  妈蛋,前世只知道二狗子爱看书,没想到他竟然藏得那样深,他竟然能知道“天下大势”,谁说看点书读点报没用,这小子前世不夭折,这小子定然前途无量啊,说不定带自己飞,可惜为自己提前在花一样的年纪开瓢了。
  张老汉现在真是越来越十分欣赏自己这位哥们了。
  赵高红也是对周耀天多看了一眼,这个年轻得木匠工人,他竟然有他爸爸一样的“高瞻远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