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十二章 空气中都是茶叶蛋钱的味道!

  好懂事的妮子。
  真想抱一个。
  小时候的正义没白伸张,自己挨的拳头都在她的心头上记着。
  自己那时痛在心里,现在暖在心头。
  当年自己开裤裆的时候就为她和小伙伴们干仗,不让她被欺负,确实当年为她做了不少啊,她爸爸在异乡的羊栅栏里,他像是小男子汉一样站出来像她父亲一样保护着她,那时候把她当妹妹,不过长大把她当作喜欢的女孩,她是否知道?
  我的“妹妹”哟,哥哥对你还有其他想法,我把你当成了我的心上人儿,前世和今生,那些日夜曾思念却不能告诉任何人的身影。
  如果哪天我跟你说了,你是不是然后就不理我了。
  张高兴感觉很惶恐。
  很害怕面前的人儿再次消失。
  前世自己两次为她绝望的痛苦,一是心里放弃她,二是闻言她的噩耗,那时候的心,像是死了大半,很长时间他都很颓。
  “高兴哥,票给你了,我就回去咯,我爸在家做好饭等我,我不能跟你在多呆一会啦。”
  “嗯呐,回头再见。”
  高红依依不舍地与自己挥手告别。
  张高兴对其露出慈祥的微笑。
  是的,慈祥的微笑,这种属于老人的微笑,他太习惯这种在人前的微笑了。
  老人要不讨人厌,必须得和蔼……
  赵高红走远了,直到成为了一个点,再什么也看不到,张高兴才收回目光。
  旁边一个慈祥的老人也正对自己笑,他的笑跟自己刚才好像啊,老人在卖鱼,黄鳝之类。
  这年代鱼多但是不值钱,吃鱼没有油,也不顶饿,不如五谷杂粮,当然鱼也季节性强,只有秋冬河塘干了农村那个点会吃鱼,但是有些公社土地上有湖,他们也安排让公社的人来县城里卖。
  这来这年代好几年了,鱼,张高兴倒是无所谓,但是肥肉好久没吃了,厂里的伙食也没什么油
  这年代最贵的是油,所以肥肉也比瘦肉精贵,要贵很多,因为人没吃油水,吃多少粮食都还不顶饿的感觉,这是一个好饿的时代,不仅是粮食少。
  现在张高兴突然很想吃一顿肥肉,快到午饭时间了,就去国营饭店吃几块红烧肥肉……想想张高兴都有些流口水了,这肥肉上辈子后来是没人吃的,反倒最精贵,这也是他们孙子们从来就很不能理解的事情,每次他滋溜着吃肥肉,孙子们一脸嫌弃……那玩意那么难吃,有必要吃得那么香嘛?
  高红给自己的编制袋里全是密密麻麻的票。
  这妮子对自己真是好,这是把家里好多的票都搬给了自己,张高兴抽出里面的肉票,他要在国营饭店吃红烧肉。。
  这年代你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票才能买到更多得东西,正所谓有票走遍天下,无票寸步难行,他已经见识到了,这妮子给自己整了一个布编制袋的票,不仅有自己需要的配料票,还有肉票,细粮票,布票……
  各种票票。
  真是我的好高红妹妹。
  难怪前世午夜时分,她总是能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就她对自己的好,没白瞎自己那么多年梦里有着她。
  在东杨县城一个国营小饭店里。
  张高兴开了肥肉荤,吃得那叫一个香,咂嘴。
  吃饱了感觉身体充满着无穷的活力,好像现在身上有着完全使不完的气力。
  出了国营饭店。
  中午,路边的小贩多了起来,这种小贩不再是纯粹土里刨地的农民,而出现了铁匠其他生意人什么的,不过他们并不是为自己私人卖,他们是给各自的公社集体的厂子卖东西。
  比如身旁的中年汉子就问自己买刀不,石桥公社铁器厂的菜刀。
  “价格便宜刀又好哟!”
  “小同志买刀不,我们石桥公社的菜刀能削铁。”
  张高兴看其,不言不语,因为他准备买的是茶叶蛋配料和鸡蛋,根本不需要刀啊,刀再好对自己没用。
  但是石桥公社铁器厂工人认为张高兴觉得他吹牛。
  “小同志,我们石桥公社铁器厂的菜刀就是好,我可一点牛都没有吹,不信,你瞧好勒!”
  他拿起菜刀就是削起另一把菜刀的刀背,一条细长的铁屑亮晶晶地就卷着下来的。
  张高兴眼睛一亮,真是好刀!
  可是,自己真不需要菜刀啊,等自己以后自己开炉灶了,自己要加伙食,让身体第二次发育,吃得好身体才倍儿棒,那时候再买他的刀倒是完全没有问题,现在,还真不行。
  因为自己的钱需要买茶叶蛋的配料,当然还有鸡蛋了。
  接着,张高兴走进县城大供销社市场买齐全了所有茶叶蛋的配料,这已经折腾几天过去了。
  这时代做点茶叶蛋都如此低效,可见这时代需要好好的加一加速前进了。
  茶叶蛋的配料齐了,感觉和小妮子之前疏远的关系,在这一次互动之中拉近了回来,张高兴感觉重生开了一个好头。
  茶叶蛋的配料齐全了,鸡蛋才是主角,至于做茶叶蛋的瓦锅或者搪瓷锅修造社木器厂厨房里有,暂时先借下,他花钱做身体检查,花钱买配料,因为知道配料难买,所以,他花了一半多的工资,加上那顿肥红烧肉吃了七毛钱,剩下的钱不到9元。
  这不到九元大概可以买八斤鸡蛋,八九毛一斤,一斤鸡蛋也就八九个,九分钱左右一个,七八十多个鸡蛋,到时候茶叶蛋做出来田婶子要送几个,师傅要送几个,朱厂长,二狗子……还有赵高红肯定自己要送,一个人送那么两三个,自己再吃几个,也就有四五十个蛋蛋可以卖了。
  生鸡蛋九分钱一个,最起码能定个两毛钱卖,这么一算只能刚好才能保住鸡蛋的本钱,这茶叶蛋不是说暴利吗,怎么也没见暴利啊?!
  张高兴突然一拍自己的脑门。
  对了,自己送人大概要送十几个二十个,这个没算啊,那就是赚的。当第一批剩下的全部出手卖了的钱再购进第二批鸡蛋,那么,当第二批茶叶蛋全部卖掉,那得卖二十块钱,那就是纯赚十元,应该这么算,只要做第二次就能立即显出暴利来!
  要知道在木器厂,他一个月工资也就24元,这卖一次鸡蛋可赚十元,这不得差不多半个月的工资钱了,一个月若是天天卖,要不了一两年,他万元户就指日可待地石锤!
  现在整个彭埠镇都没有做茶叶蛋的,这市场完全是他一个人的啊。
  他茶叶蛋还没做好,但是已经嗅到空气中满是钱的味道了。
  我张老头这辈子要成为有钱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