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五十六章 张银贵家儿子成精了!

  这次回来口袋里有了,张天德腰杆子也硬气了,在村里走路,那是挺着腰板,高昂着头。
  村里的壮劳力现在一个工分一天也就几毛钱,他现在一天基本工资加上提成都有两块多,比镇里的工人一天都要多几倍哩!
  这叫张天德怎么不神气。
  他们一个月才二十多块,庄稼地里更少,平均也就是五到十块,自己可是六七十块一个月!
  他能不直着腰杆吗?
  他不仅直着腰杆,昂着头,那手还靠在背后,跟公社书记派头可以一教高下。
  张高兴为什么要叮嘱二爷低调,不要嚷嚷张高兴在镇上现在做的事,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张二爷是那种一到八十年代末,有钱了就拿着大哥大故意在别人面前要大声吆喝显摆的人,指不定就把自己的事情倒蚕豆出来。
  现在张天德是去张高兴家串门。
  张银贵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那张高兴娃子以后不得了。
  他那些年瞎逛了不少地方,见了不少的人,这高兴娃子是他见过的最有心眼的后世。
  那娃子这才多大,他表现的诸多地方根本不像是毛头小子,甚至很多地方他都看不透,而且这小子还酷爱学习,天天在自学那些书,这以后政策稍微变动一点,他张天德敢跟天打包票,这孩子以后一遇风云便化龙。
  现在很多方面开始松了下来,这社会明显感觉到在变化了,张天德这种人感觉是最敏感的,他从小就是从那种环境中生存下来,他的敏感程度不同于其他人。
  张高兴家在大兴土木。
  “那个死娃子也不跟我讲他家在建瓦房。”
  张天德愤愤道。
  “一,二,三,四,五。这是五间大瓦房啊。”
  这瓜娃子看来做茶叶蛋是挣了不少钱。
  这年代,茶叶蛋可是奢侈品,基本只有城镇工人才吃得起,要两毛一个,要知道土鸡蛋七分钱一个农民都舍不得吃,何况两毛一个的茶叶蛋,现在跨海那边正嘲笑这边吃不起茶叶蛋呢!
  确实吃不起,不过后世他们那些信息太不对称了,在神州大地跃居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边还在傻了吧唧地嘲笑这边的人吃不上茶叶蛋,那是几十年前,也就是现在的梗,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
  这年代鸡蛋精贵得很,因为鸡蛋不像是后世有稻谷有粮食有饲料吃,母鸡下蛋很多,这年代人都没粮食吃,那还有那么多的粮食给母鸡吃,所以母鸡下蛋很少,但是这些很少的鸡蛋都是农民们一笔不菲的收入,家里平时想买点添点什么东西,还要靠这卖鸡蛋的钱。
  鸡蛋在孩子眼里也是最好的东西,郝桂花有一次生病了,她家大丫在公社小学造句就是如果我可以变成一只母鸡,那我要给妈妈下鸡蛋吃……
  现在镇上的集体产业还红火,张高兴在五六万人口的彭埠镇茶叶蛋销量还不错,每天稳定输出一百多个。
  张天德真是眼红张银贵儿子赚钱的那个速度啊。
  不仅是茶叶蛋,自己给他卖瓜子,自己相比其他人那真是赚得多,但是比起那小子真是小巫见大巫。
  他有时候也想单干,但是没先学会那小子得炒瓜子技术活着煮茶叶蛋技术。
  可是那小子不让自己进厨房,说是商业机密。
  那小子防着自己像是防着贼似的,每天自己在外面的营业额,他一分都要收回,张银贵那儿子感觉是成精了。
  瓜娃子的咋就那么多心窍,看张家河村和张高兴那么大的后世,那个不是傻乎乎的样子,谁有那张高兴的精明。
  张家河村有个聪明的后生张生牛,那娃子也聪明,扫帚,竹篾,锄头……农村一些坏了的玩意,啥东西上手都会给你修好了,但是那种聪明,抵不上张高兴那娃子。
  想起张高兴身边那女娃,他回头得叫桂花跟翠花说,让翠花行动咯,不然张高兴那么好的娃子就被那个女娃给迷了去,张高兴说她是教她的小赵老师,当自己三岁小孩呢,鬼信。
  还没到门口,张高兴家的老狗就在吠着迎接。
  “银贵老哥,恭喜恭喜,这是一下子造这么多间房呀,大手笔!”
  “哟,是天德啊,谢谢,谢谢啊,你这今日个怎么回来了。”
  “我昨日个就回了,今日个得走,不过来你家瞧瞧。这大瓦房按照进度,这秋天就可以住进新房了。”
  “嗯,准备秋收过后进屋,到时候要回来,喝我们家进屋酒。”
  “好嘞,一定,啧啧,这样大的五间大瓦房得不少钱啊,银贵老哥家这是发达了。”
  “嗨,那里哟,我们家那老瓦房十个人挤一起实在不行了,都挪不动,这不是高兴那不成气的娃子以前在工厂上班有点工资,我这再从公社里贷款了一些,这房子我后半生都要来还债咯!”
  “咳咳。”
  张老爹说一部分钱是张高兴的工资,一部分是靠公社贷款,张天德心里吐糟,就你儿子那款爷还用贷款,你这一家人真是藏得深啊,明明有钱还去公社贷款,看来是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
  这精明着。
  张天德突然感觉自己脸有些火辣,看人家那低调的,闷声发财的,自己就喝点了汤,就人二人五的就以为自己腰板子硬起来,他感觉羞愧,活了快四五十岁了,不让人家一个十六七岁的高兴娃子。
  张天德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起来。
  有人说人是慢慢成熟的,但是很多人不是,年龄不是人成熟的标志,成熟是一夜之间的,张天德就是这样。
  张天德回来,张高兴是炒好了几天的瓜子,然后他准备回乡下家里看看了,老二的事情,他一直记在心里。
  老二是在公社初二的时候开始变得反常的,如今老二已经上初二了,他要去公社初中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使得老二脾性大变。
  前世老二和老二的家庭都是一个悲剧,而悲剧的因就在这个时候起的。
  初二开始与人打架,到高中打架得直接回家了,本来高考龙门陡开,这小子很有智力,因为刚开始进入公社初中的时候都是一二名,保持下去以后完全有机会鲤鱼跃龙门的,但是一步错,步步错。
  前世脾气不好不念了,结婚了也落得个离异,甚至做出打跑儿媳妇的事情,老来他儿子都没再娶妻,两个老光棍在家里死气沉沉,成为村里最烂包的破落户,唉。
  茶叶蛋的钱可以一天不赚,但是老二的事情自己必须亲自出马一趟。
  当哥的不能再看着老二被毁了。
  张老汉一股年轻的血气直冲脑门,是那个嫩包蛋让老二性情大变的,他这当哥的这回要给他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