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六十八章 惊呆这空前大胆的想法

  先迈步,当未来神州大地经济体制改变,他再主动适应新经济体制变化摘掉挂靠集体企业的帽子,以真实的面目展开经营,但是这个时代,私营企业得到发展必须依靠挂靠国有,集体等企业,才能合法经营。
  这也是张高兴必须为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掏那个钱的缘故。
  这也是这个夹缝年代需要的过渡,就如同鸟和笼子的关系,鸟不能捏再手里,捏在手里会死,要让它非,但只能让它在笼子里飞,没有笼子,它就飞跑了。
  这就是夹缝年代里民营企业所要做的选择。
  所以重生之后,张高兴就没有停止过对木器厂的琢磨。
  这一世他势必要拿下木器厂,从一开始就对自我进行突破,出名要趁早,在他看来出息要早,这辈子就可以更多地做一些大事业。
  这木器厂在他眼里就是其中的大事业之一,卖茶叶蛋也好,炒瓜子也罢,一切都是为了彭埠镇木器厂的事情。
  万元户对于他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只有拿下木器厂,他感觉自己前世半辈子木雕厂里待才没白瞎。
  前世那黄金般的三十岁,钻石般的四十岁,大智若愚的五十岁,全部都在西杨木雕厂里,前世觉得一辈子活得不够值当,这辈子要将那木雕厂沉淀的几十载一下子发功出来!
  这辈子他要当老板,当东杨木雕产业的带头人,当改革开放的先行者,成为最早富起来的那一批人。
  要成功承包“收购”这即将崩溃的修造社木器厂壳子,必须通过全体木器厂工人的同意,以及镇上的同意,毕竟修造社木器厂是镇集体产业。
  现在的修造社木器厂对于镇里是一个很大的包袱,负担,不只是修造社木器厂,很多神州大地上的镇集体产业都出现了问题,就像是乡下公社大集体一样的问题。
  木器厂自上而下,如果有人能够给工人发工资,让他们厂子不倒闭,他们感觉是发生奇迹的事情,现在他们在眼睁睁地看着木器厂崩溃。
  别说木器厂那些贷款还不了,就是工人们那一个月又一个月压着的工资,早已经都是发不出来了。
  昔日的铁饭碗,所谓的“工人”身份,他们将随着木器厂的倒闭,一切都是烟云。
  毕竟他们这些工人并不真正等同于国营企业的全民工人,他们只是集体工厂工人,与国营工厂职工社会地位要低很多。
  镇集体工厂无论多好的青年男女,找对象绝对比国营工厂工人找对象要降一大格儿,因为集体企业属于自负盈亏,工资其实没有国营工厂的保证,其他待遇更不用说,只是相对于农民,集体工厂工人很吃香,但是在国营工厂工人眼里,是瞧不上眼集体工厂的,比如如果下岗,国营的有买断补贴,缴纳养老金啥的也有优惠,但是集体什么待遇都没有。
  别说好待遇,那些工资能给你发齐了那工厂还不错,遇到彭埠镇木器厂这样的集体厂,它到最后根本没钱,哪能有钱给你发工资,别说什么买断,那跟他们是没关系的。
  当张高兴与副厂长接洽的时候,工人的工资可以发放,工厂的贷款也可以给与解决,木器厂将被他张高兴承包,这个承包绝对是很大胆的事情,这可是镇集体产业,承包给私人,这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就像是小岗村几十户农民不搞大集体,血书承包,现在的情形不亚于此。
  副厂长觉得与其眼睁睁地看着修造社木器厂倒闭,不如搏一搏,不过显然那位孙主任不愿意,这动了他的奶酪,不过他的反对,张高兴早已经有了对付的法子。
  他这些年卖茶叶蛋,卖瓜子靠的是自己的本事,手艺冒险赚钱的,但是这位孙主任则是名副其实地投机倒把,将木器厂的木产品偷偷卖掉赚进自己的腰包,他这些年做的事情,他张高兴一直让人帮忙盯着,收集证据。
  那怕他后世在民营企业这么干都是逃不过制裁,何况如今现在的这种集体产业,倾吞集体资产……那可真是货真价实地投机倒把。
  “徐蛀牙,孙玉保抓住你以前的把柄,让你给他干事情,你帮他干了那么多事情,你到头来,只是弄垮木器厂,让你失业,你不如提前给自己找第二条路子。”
  张高兴在木器厂放的钉子就是那日走时候差点砸了他全部东西的带头二杆子。
  他有把柄在孙玉保手里,为其驱使,但是孙玉保那人实在太黑了,徐蛀牙知道姓孙的以后迟早肯定得给人扒皮了。
  但是他没办法,当张高兴不仅给自己一笔钱,还让其有了后路,这收集孙玉保罪证的事情,于他这个孙玉保的二杆子而言,那是轻而易举的。
  这事情做得很犀利。
  有了孙玉保自己人的背叛,昔日在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不可一世的孙土霸势力几乎没有多少抵抗,孙玉保一众很快土崩瓦解。
  孙玉保同志很快进去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木器厂真正的害群之马被找出来了,可是木器厂已经病入膏肓了。
  木器厂工人的工资还是发不出来。
  木器厂还是没有未来。
  张高兴突然到访了修造社木器厂,他的到来,昔日修造社木器厂的工人为其同情,当年孙狗霸将其赶出了木器厂,他这是回来了么。
  不过现在回木器厂,还不如不回,木器厂发不出工资,迟早大家都玩完回家刨地。
  还来干嘛呢!
  此时。
  修造社木器厂办公室大门现在紧关着。
  除了孙狗霸不在,昔日木器厂的高层都在,张高兴今天穿着这年代最正式的衣服中山装,棱角分明的脸庞,挺拔的身材,虽然土里土气,但是张高兴觉得今天他最帅。
  走路都带着风。
  话一出口,全是气场。
  他将自己要做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他来搞修造社木器厂这个摊子,用承包的方式,除了副厂长,这空前大胆的想法,将修造社木器厂的众人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