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二十章 搞定许教授

  张高兴觉得这翻炒瓜子机器不是什么难题,纯粹是从后世这种东西许多城市大街都能见到,看上去就感觉没什么复杂,但是这年代做出来,其实也没有那么简单,一般的小厂子都给你摇头,这玩意感觉里面不好搞。
  直接给推了。
  让张高兴去大机械厂。
  于是张高兴找到了滨江东安机械厂。
  “十台滚筒炒瓜子机器。”
  东安机械厂业务科的同志接到这单子做吧也赚不到什么大钱,但是扔了吧,也怪可惜,十台,一万元的生意,滨江东安机械厂之前接的单子不是几万,就是十几万的单子,百万单子也不是没有接到过。
  像是这种一万的单子,要是有现成的技术那做了也行,但是这玩意是客户定制,以前他们没做过,这其中耗费成本几何,到底能赚多少钱,都是带着问号的,这种小单子现在东安机械厂也接了不少,不少还是直接原来的模具,这做原先省心省力还知道能赚多少,完全不冒风险。
  所以,订单交上去之后,这没有引起滨江机械厂庞大业务科多大重视,张高兴这等着没信,干着急了一个星期,实在是没有耐心了,一打听,自己这事情要排到猴年马月,迟早黄,所以他想去机械厂里找人给自己上心来做。
  不过,这找人他没有盲目去机械厂里找。
  而是从滨江大学的教授那里着手,听闻滨江大学机械学院的教授与机械厂的工程专家是有联系的,搁在后世许多教授都在企业都有挂职,挣的外快不少比工资要高得多,不过这年头纯粹的要算是交流了。
  滨江大学机械学院不少人就职于滨江机械厂,高考恢复前十年里是推荐上大学,也有不少是来自滨江机械厂的学员,滨江机械学院的许教授不少桃李在滨江东安机械厂。
  所以,张高兴找的是这位许教授。
  打听到这许教授喜欢早晚散步,经常能在校园里见到他,冬天黑尼子大衣,尼质圆顶帽,春秋则是灰布中式对衬衫,夏季一般是白衬衫,手腕上吊着根手杖,但是平时走路又好像不大用,听说那根手杖经常当戒尺用,许教授总是喜欢沉思状,若有人上前问好,他必然眯眯微欠着上身回礼。
  知道一些许教授的习性后,张高兴开始在校园里早晚跑步,第一天第一次见了许教授,他微笑着并没有说什么,算是打了招呼,第一天第二次遇见张高兴主动打了招呼,许老师回应,如“传说”中的那样,他会微眯眯着欠着上身回礼。
  第二天,张高兴继续早起跑步,再次碰见早上散步的许教授。
  “早,许老师。”
  张高兴行了一个大礼。
  “同学你也早。”
  许老师眯眯着眼微欠着上身继续颇为老绅士般的回礼。
  ……
  第四天,张高兴每天早上都是外甥点灯笼,一切照旧地进行晨跑。
  也就那样慢慢开始跟对方熟识了,感觉差不多后,张高兴主动和许教授攀谈,说了关于滚筒式炒瓜子的理念,张高兴拿出了后世自己见过街头上那些滚筒式炒瓜子的机器,画的当然只有其形,外行人觉得你画的很厉害,但是内行人一看,你这其实没有什么实质内容,但是滚筒和电机组合在一起的炒瓜子机器,让许教授感觉有趣。
  “许老师,希望您有事情能帮我指导指导,我不是机械科班出身,但是对这机械有一些心曲,所以设想出这么一个滚筒式炒瓜子的机器,不知道能不能行?”
  “同学,你这个创意很不错,但是你这个图纸画得很空洞啊,看得出来你不是科班的,也不是机械厂的工人,如果真按照你得设想那样去炒瓜子话,这个设计里面应该是这些结构……”
  “……”
  “谢谢许老师的指点。”
  张高兴带着崇拜的感谢。
  然后这没完。
  “许老师,有一个不情之请呀,不知道您能否给我建议一位毕业的学长,在滨江东安机械厂上班的,我想请求他试着做出这种机器,这样我们可以拜托千百年来神州大地都是以手工炒瓜子的方式,炒瓜子也可以实行机械化,祖国需要我们这些青年为祖国实现四个现代化,这个我也认为是实现现代化的一种。
  “好,年轻人你的想法很不错,你的动机也很不错,这些天你天天起早跑步邂逅我这个老头子,你打动了我,我愿意给你提供一些帮助,去滨江东安机械厂找一个叫做陈印的,他是滨江东安机械厂六分厂的副主任,是我十几年前的学生,现在在厂子里面有点话语权,或许能帮助你,我给你写一封信,你转交给他,他会帮助你的。”
  “许老师,我再次谢谢您,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您。”
  ……
  张高兴通过兵将东安机械厂保卫处的同志那里约到了陈印。
  “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
  “陈主任您好,我是许教授介绍过来的,我这里有一封许教授的信转交给您。”
  看完信后。
  陈主任对张高兴点了点头。
  然后肚子和保卫科的同志说了些什么,他们就让张高兴跟着陈主任进了滨江机械厂内。
  “你的图纸和产品介绍书什么的都带来了吗?”陈印问道。
  “带来了。”张高兴答道。
  “行,你给我先看看。”
  紧接着张高兴从包里掏出文件来。
  “你只要十台,而且总价在一万左右,说实话,你这订单有点小了,我们滨江东安机械厂庞大,接的生意很多都是国家重点工程的,几十万上百万的标的,另外你们这种小单,有时候我们也会做的,但是一般都是老客户……”
  “这些我现在也知道了,所以想请陈主任支招。”
  “这样,我约一下我们分厂业务员和生产科的同志,让业务科的同志把你的订单调到我们分车间,让我们生产科的同志给你做。”
  “那真是太感谢陈主任您了。”
  “先别着急着感谢我,这人约出来,你可得破费些,至少要请他们吃顿饭。”
  “这个是自然的,我一定会请的。”
  ……
  滨江东安机械厂今天生产任务完成,分厂进行中基层人员开会后,陈主任留下了几位同志,分别是业务科和生产科的同志。
  “几位,我这里有个小项目,想让大家看看,不过我们干活一天了,要不,咱们大家先吃饭,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大地大,不如自己的肚子大,这个项目的事情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总不能我们饿着肚子来想,所以,大家一起吃过饭来边讨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