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七章 我打心眼里佩服你 重改篇

  带着手表,穿着皮鞋,梳着泛光的头发青年很有气质地自我介绍道:“我姓徐。”
  “徐同志你有什么事情吗?”
  张高兴有点戒备地道,因为他知道在自己和赵高红断关系的一年多时间里,这个人一直在追求赵高红,这是情敌了,能不戒备吗,他是差点挖自己墙角的人。
  一般人作为情敌,见面都是尴尬的,如果有可能的话,作为情敌的两人是会想办法避免两个人的碰面的,以避免尴尬,更不会说主动约对方见面了。
  现在这厮什么意思。
  “呵呵,上车吧,我们找个地方说,张厂长。”
  闻言,张高兴瞳孔微微缩了缩。
  一种生死命脉被这人握住的感觉。
  他这是知道自己承包集体工厂的事情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称呼自己。
  现在必须跟对方上车了。
  一家国营饭店包厢。
  “我知道你,你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追求赵高红的徐学长?”
  “对。”
  “行,那我告诉你,赵高红现在跟我搞对象,没你什么事情了,我不管你是谁,别再缠着我对象赵高红,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张高兴像是被惹怒的刺猬,身上的刺儿都炸起说道。
  “我不会退出,我喜欢她。”
  “你怎么那么贱。”
  这事情要是搁在张高兴身上,自己喜欢的女人在和别人搞对象,他是不会再纠缠对方的,落荒而逃也好,感情洁癖这么说也能行。
  他也挺佩服那种内心脆弱,胆怯怯弱的他们对待感情专一,假如如发现对方与别人一起,会变得十分坚强,就算没有武器也会赤手空拳的上战场,轻易不服输,不让自己在情敌面前失去面子,不到最后,绝不轻意退出那段感情。
  但是现在面前的家伙不是那种内心脆弱,胆怯怯弱的家伙,他透着高贵,有着神秘一般的感觉。
  这让张老汉太不爽了。
  有辆车破吉普车就了不起吗?
  “高红喜欢的是我,我跟她从小一块长大,我努力看书,拼命考上滨江大学,就是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如今我做到了,别看你开了一个破吉普车就来吓唬我,你这吉普车我以后买一百辆,一千辆都不是问题。”
  若是前世,自己根本没有自信,遇到徐向东这样的人肯定会很自卑。
  但是现在他眼里,徐向东算得了什么。
  不就是开了辆吉普车,再过几年,他什么车都能买得起。
  在自己面前装啥装!
  “赵高红是我对象,你离他远一点。”
  张老汉真是很动怒了,有人都这么明目张胆地来抢自己的女朋友了。
  “张高兴学弟,其实我蛮佩服你的。”徐向东发自肺腑地说道。
  “你“投机倒把”起家,胆大包天地承包集体工厂,我看几百口人都要坐牢了,而且还有一位在校大学生,哦,不,都进去了,还能是大学生,那学校不得开除?”
  他怎么把自己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
  “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不是说了嘛我还是满佩服你的,张高兴你聪明,胆大,敢干,危难之际救活一个厂子,所以心里话,我打心眼里佩服你,市场经济是必然趋势,如果你和赵高红不再来往,或许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我实习的单位是对外贸易部门,你的雕花樟木箱也是出口贸易,说不定我能给介绍更多的生意。”
  威胁着自己,又用糖果来诱惑自己,目的都是让自己离开赵高红。
  “这小子,想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我张老汉还能被你这个毛头小子牵着了。
  这个心机boy,你嘴里说是佩服还是小瞧你大爷我了。
  “我最后告诉你一次,离赵高红远一点,她是我对象。”
  上辈子张高兴很怕事,什么都是畏手畏脚的,那怕是遭受到委屈,都是忍气吞声的,这辈子重来一次,绝对不能怂了。
  重来一次,他要活得念头通达,大不了重头再来。
  徐向东是不死心的主。
  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正面打败他,他从小到头没输过给谁,这次也不会。
  在某种程度上,他其实跟张高兴是一路人,他是那种“改革派”,在经济外贸部门,他去过了一些西方国家,看到了他们那里的优越物质生活,那里仿佛是天堂,神州大地需要张高兴这种冒险者去试探……
  所以他不会毁灭张高兴,因为这个时代的青年都是有着红心。
  在赵高红放学的路上,他开着车来。
  “高红学妹上车,我顺道去你家那边。”
  “不用了,徐学长,我自己走回去,我准备去百货商场买点东西。”
  “高红妹妹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很喜欢你。”
  “徐学长,谢谢你的喜欢,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知道了,不过我希望你还能再给我一点机会,那怕是一丁点。”
  “徐学长,你会遇到很喜欢你的女生的,你那么优秀。”
  被赵高红毫不犹豫地拒绝,有那么一刹那,徐向东把事情做绝,但想着那只会让赵高红恨上自己,自己就是以后得到了她的人,也得不到她的心,而且毁灭张高兴,就是毁灭他在神州大地路在何方的探索?
  他也是有理想的人。
  很奇怪他的矛盾,他想看着张高兴到底能走到那一步,但是他又是那种不会让自己站在峰尖浪口的人,或许从小就生活在那种斗争的环境之中。
  不过,他想到这事情赵阿姨做更合适。
  因为他碰见过阿姨收掉张高兴曾寄来的信。
  ……
  “高兴哥,以前我给你写的信你怎么都没有回过我?”
  “高红妹妹,不对啊,我也写了很多信给你,你没收到过吗?”
  两个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赵高红回到滨江赵妈妈租住的小院里,看着门口的信箱,她想起了母亲几次异常。
  “难道是妈妈把自己寄出去的信,把高兴哥寄来的信都……”
  夜晚。
  赵高红吃完饭,帮妈妈洗完碗。
  “高红啊,向东今天来看我了,他是个不错的孩子,你别老是不待见人家,
  赵高红几次开口也问,妈妈一直在说徐向东。
  她到底还是没问出来。
  “妈,高兴哥考上了滨江大学,准备周末来看你。”
  “我不希望他缠着你,还是别来我们家了。”
  赵高红已经是十有八九肯定是妈妈截胡了那些信了。
  “妈,以前写的信是放在信箱里,是不是你都……”
  “是妈。”
  “高兴那孩子,首先不说你跟他门不当户不对。他那些事我也知道了,他在承包集体工厂,他还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这么明目张胆地走资本主义路线,这样的人,如果和我们家庭牵扯上什么关系,不知道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父亲?我怎么能允许他跟你来往,你父亲吃的苦还不够多吗,你小时候和妈吃的苦还不够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