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五十五章 幸福来敲门

  “卖瓜子咯!”
  “卖茶叶蛋咯。”
  ……
  ……
  日子每天机械一般地度过,张高兴觉得这时间有时候过得好像很快,有时候感觉又过得很慢似的。
  在张二爷回到彭埠镇的第一个月里,张高兴的茶叶蛋收益是七百元一个月。
  瓜子一个月里张天德在镇上卖出去了一百五十多斤,以一两,二两的纸袋子包装,原味瓜子虽然最便宜,但是销量不及五香,也不及焦糖,看来那些工人喜欢有味的,张高兴砍掉了原味瓜子,现在只做焦糖瓜子和五香瓜子。
  这年代啥都是原生代的,不像后世人们讲究返璞归真,都喜欢原味的了,这时候张高兴意识到了,果断地砍掉了,以后不炒原味。
  焦糖瓜子很多人买回家孩子媳妇老人吃,他们喜欢吃甜的。
  这年代日子太苦,大家都喜欢吃上甜一点的东西,才能感觉生活还有甜,不那么的苦。
  销售非常不错。
  整个瓜子的收入达到了六百多元,整个瓜子的利润斐然,那边张天德觉得提出之前得提成低了,一百五十斤瓜子,他提成就28元,而张高兴是揣着六百多巨款啊。
  他眼红不已。
  “我说二爷,我给你工资40元,你提成28元,你一个月68元,你还嫌弃少了啊,你这么不知足。”
  “我这只是你的零头,你要不再给我加提成,我不干!”
  “二爷,你真不干呀,这可是你说的,你不干,我这可就找别人了,我这68元我想别人都肯定是抢着来做了。”
  68元一个月,这对张天德以前是一个不敢想的数字,但是张高兴赚的钱直接让其觉得这68元太少了,那个瓜娃子太黑心了!
  “逼急了我自己单干。”张二爷发狠道。
  “单干,你干啊!谁怕谁啊!”
  “你会炒瓜子吗,你现在的本钱够吗,二爷?”
  张高兴直接怼得二爷无话可说。
  翅膀还不够硬,他二爷还没谈判的本钱,他能耐个球。
  他先得偷师学艺,能把瓜子炒得自己这么香咯!
  张二爷嘴上和张高兴怼,但是心里也十分服气高兴娃子,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那一手,那瓜子炒得那个叫香,比供销社卖的便宜又好吃,所以能火。
  而自己单干的话没炒瓜子的手艺,先说自己现在口袋里不足一百块,还准备这钱给桂花一个惊喜呢。
  他男人能挣钱了,准备凑足一百给家里。
  张二爷看着张高兴一眼,灰溜溜继续给张高兴每天卖瓜子。
  又过了一个月,张二爷又卖出了一百七八十斤的瓜子,这一次他身上积攒了超过了百元的巨款。
  “高兴老爷,谢谢你的慷概。”
  张二爷给自己买了新衣裳,也给桂花和孩子们买了。
  “高兴,我明天准备休息一天,准备回家看看你二娘和我的娃娃们。”
  张高兴笑着说道:“去吧,我们做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了,包括二娘。”
  “嗯,我知道。”
  他知道这张二爷要回家显摆去了,叮嘱了一下他的口风。
  张家河村的逛鬼在离开家没三个多月就就回来了,这成了张家河村的新闻,那逛鬼少则一年,多则两年都不回来,现在没想到几个月就回来了……
  张天德这次回家在媳妇面前是扬眉吐气了一把,那十张十元大钞,让郝桂花哭得是稀里哗啦的,她何时看到过自家男人拿这么多钱回家,最主要的不是张天德给家里钱,而是她知道她男人顾家了。
  呜呜……
  呜呜……
  “我说桂花,你这哭啥哩,往后我能给你们娘几个都过上好日子了,这不是好事吗,你怎么就哭得这么伤心呢,一会把娃子们给吓醒,还以为是我欺负你哩,来,我们香一个。”
  这天夜里,张天德可劲地安慰自家娘们,以前吧,自己没挣着钱娘们都不哭,自己现在能挣着钱了,自己娘们怎么哭得那么稀里哗啦的,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郝桂花在被窝只想抱着她男人哭不想说话,她想明天去张家的祖坟上烧高香,这是祖坟冒青烟了,自家的男人改性了,他这从外面拿钱回家了,还是一百块,一百块啊,想着张天德家德祖坟大部分在昌新镇,郝桂花觉得先在张天德母亲的坟前烧香。
  她的男人在张家河是被戳烂了脊梁骨,满嘴跑火车的逛鬼,被骂烂包大半辈子了,只有自己一直还坚持着自家的男人。
  如今,坚持得到了回报。
  自家的男人他能为这个家贡献了,知道想着她们娘几个了。
  她为这个家任劳任怨这些年没有白瞎。
  呜呜……
  她只有痛快地哭出来,才能把那些委屈撒出来。
  她郝桂花是缺爱的人,家里兄弟姐妹多,而她作为老大早早就帮忙家里干农活,在家里也得不到重视,当初张天德跟自己说那些土味的情话,要跟自己搞对象,给她甜言蜜语,给她漂亮的衣裳,她感觉到了爱,不顾一切地嫁给她,那怕他家烂包光景,自己什么苦都能吃,从小就吃的,她不怕,但是她怕他的男人,没有醒过来的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