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十一章 机会或许藏在物极必反中

  彭埠镇到东杨县上的汽车十分颠簸,就像此时两个年轻人的心,此时扑通上上下下的。
  张高兴的心思活跃。
  旁边的姑娘更是。
  因为高兴哥每每与众不同的见解,让赵高红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姑娘她本以为高兴哥辍学之后,他没有再读书,见解和视野停滞,思想僵化,变得闭塞保守,甚至土里土气,但是没想到高兴哥他的思想比她还要各种活跃,不仅幽默还总是能与众不同,虽然有些想法她不完全绝对认同,但是总觉高兴哥说得是很有道理,她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这是她在高兴那里最大的收获,要知道她和他爸爸还能争辩几个回合,但是在高兴哥那里感觉都是被他牵着鼻子带着走。
  他仿佛像是一潭深水,这样的高兴哥真是给她带来无限的惊喜呢!
  两个人在漫长的乡道上高谈阔论,从诗集谈到这次张高兴来东杨县城的目的。
  赵高红亲切地问道“高兴哥你要买那些茴香,桂皮做什么?”
  “做茶叶蛋。”
  张高兴没隐瞒,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茶叶蛋?”
  姑娘两手手指摩挲着,高兴哥搞茶叶蛋做什么?
  此时,张高兴问道“高红妹妹,你确定不直接回你爸哪儿,要跟我去县市场供销社转一圈。”
  “嗯呐,我就跟我爸中午吃一顿饭,现在还早,嘻嘻。”
  “那好吧。”
  这个姑娘一如小时候跟自己依旧是那么的亲切,有一种黏着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前世因为自己意识到自己和她的差距,乃至于不断疏远她,后来这姑娘找过自己几次,张高兴都躲着她。
  这样就能断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当年张爸说,门不当户不对,和赵家丫头高红那是不可能,死了心,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们家更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吃饱都成问题,难道她一个大学生跟你在农村当村姑刨地,所以儿子呢,你的命就只是该找个跟自己差不多家庭的女生结婚,高红是凤凰,你是我的崽你有几斤几两我是知道的。
  父亲看似语重心长而又很对的话,让一个原本生而为人想搏一下的年轻之心,熄灭,从此,世上多了一个普通人,本本分分地下崽,张高兴不怨父亲,因为埋怨父亲没有,最终的选择是自己选择的,自己的眼界也在那里,没有一个强力的心脏,既然父亲的眼界在那里,只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又能指望他指点出什么不一样的江山来呢。
  既然自己的眼界也只在那里,他也只能认命了,像所有农民那也认为人就是认命和磨去棱角,成为大家都是一样的“人”。
  然后老了,佝偻着身躯,失神地望着村子外的山,村子外的田地,那些地方还是和自己小时候一样,没高一尺,也没低一尺,就像他活着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这辈子眼界不同了,父亲让自己认所谓的命,他绝对不会再认了。
  他不仅不认命,还要让整个东杨人不认命!
  在两人心思各种活跃之中,古老而贫穷的东杨县城,越发的近了。
  这里前世一直戴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如今,这一世,他张高兴就想要揭开它新的一页,他想将这座古老的而贫穷的县城在新时代焕发出别样的精彩,抢滩它前世失去的木雕产业,打造成它的核心竞争力。
  前世东杨所有公社在完成生产责任制后,没有恢复发展东杨的传统优势产业木雕产业,而是各公社养猪,养羊,养兔,养蜜蜂,养蚕……二十多种养,这些跟其他周边诸多县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竞争力,但西杨却是将东杨的木雕老师傅都挖了去,然后步步为先,将西杨打造成了以木雕为核心竞争力的县城,让西杨成为最先富裕起来的县,后世更是拥有诸多国家级木雕产业园。
  带动西杨县经济飞速发展。
  汽车开进了县城的汽车站里。
  张高兴和赵高红下车。
  虽然这里贫穷,但是县市场比镇市场显然要繁华得多。
  这里出现的小贩比镇上多,其实他们算不上小贩,只是将自己家自留地多出来的蔬菜出来卖换些钱能在县城里买其他家用东西,那些人颤悠着扁担的样子,那就是很朴素上了年纪的老农民。
  有农民在市场担着家里刚下崽不久哼唧的猪仔,现在是大集体,又不是责任则,根本没那么多余粮,小猪多了养不活,就拿来市场换几个钱。
  ……
  县城市场明显看得到各种类别的供销社也多一些,各自衣食住行的产品也要多一些,张高兴到一个供销社购买茴香,桂皮……
  这县城供销社就是县城供销社,东西都有。
  张高兴拿出条子,但是对方售货员却不认这个朱厂长批的条子,你这个条子是你们镇工厂领导批的,只能在你们镇集体产业供销社被认可,你们单位想购买,还是拿票来。
  张高兴脸拉下来了。
  自己这趟县城就白跑一趟了,来回可是一块钱的路费,条子镇供销社能认,怎么到县里就不认了?!
  “高兴哥,没事,你这要买东西的票,我爸那里多的是,我和我妈没在县城,我爸那里发了很多的票都没有用掉呢,我给你拿去!”
  “对啊,这妮子家里各自票可不会缺,他怎么忘记了她。”
  前世她爸是压在自己身上不敢逾越高红半步的大山,现在他爸那里的票是唯一能让自己买齐茶叶蛋配料的机会。
  原来有些事情暗藏着这样物极必反的玄机,上辈子自己怎么就没察觉呢!
  不然或许会走出不一样的路来。
  ……
  赵高红回到了她爸爸在县城的家里,很快拿了许多的票过来。
  “高红,我这茶叶蛋做出来了,第一个一定是给你吃的,你这真是帮了我大忙。”
  张高兴十分高兴地说道。
  要不是她,今天指不定就是空着手回去呢!
  见自己能帮到高兴哥,赵高红也是非常开心。
  “高兴哥,跟我你不用说谢谢,高兴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赵高红这话说出来,感觉有些太露白了,于是连忙再加上一句道“高兴哥,小时候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现在能给你帮忙,我非常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