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六十六章 谢不嫁之恩,木器厂形式严峻!

  张高兴死犟着不让父亲去找人到郝翠花家说媒。
  可是张银贵这事情上他没由张高兴决定,因为他给儿子做主了!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听你老子的,那姑娘是个好姑娘,明天我找媒人去,你张天德二爷跟其有亲,这不合适,我就拜托你胜军叔去说媒。”
  “爸,你干嘛非要我娶她,你儿子难道没了她就成光棍不成,爸,我老实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了,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谈婚论嫁。”
  张高兴一副跟老子坦白地说道。
  “你别说了,你死了那条心吧,人家天上的鹅肉,不是你能想的!”
  张银贵说完,随手“哐当”上房门。
  张高兴眼睛眯眯。
  父亲这是知道了什么,这是谁跟父亲说了什么,这让父亲如此紧急地催着自己。
  “我还就她不娶了。”
  张高兴心里跟暗暗地坚定地道。
  “胜军兄弟,我这大儿子转眼间就十九了,郝桂花介绍了她娘家村里的一个好女娃子,这边我准备请你做个媒人,你看这个事情,年前你帮我家高兴上门说说去。”
  张银贵把张高兴孝敬给他的烟,摸了好几盒放在张胜军家的桌子上。
  张胜军看了那些精贵烟一眼,脸都发亮了。
  “银贵老哥,这事情你就包在兄弟我身上,我一定给高兴娃子把这亲事说得好好的,明天我去你们家,你喊上郝桂花一起,我先对那户人家摸摸底,看那家人……”
  “好好好,我来安排,明天中午你去我家吃酒去。”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张高兴看着几个人陆续地到来,还在家里坐下了。
  一个个瞧着张高兴,打量着他粗壮的身材。
  不知不觉张银贵家这个大儿子瘦麻秆小子长得这么虎壮了,都长这么大了,都要成家了。
  他们真是感觉老人容易老,那群小子长得真是快啊!
  中午一家人吃饭。
  张银贵让大儿子张高兴敬酒。
  “胜军叔,桂花二娘……”
  “高兴啊,明天我就去给你说媒了,你这敬酒我当喜酒,先提前喝了!”
  啥喜酒,张高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张高兴对着桌上的二爷使眼神。
  张二爷不得不离桌子。
  毕竟张高兴现在是他的“老板“,,他受到他的剥削。
  “哼哼,二爷,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不提前给我信?”
  “啥,高兴,你还不知道是咋回事,这怎么可能哩,是你爹喊我们来的,给你去郝翠花家说亲呀,我早说你们两个是天生一对,你跟那个小赵老师没戏,那翠花才是你的真爱,你看,你爸都中意我桂花那侄女翠花。”
  “滚你的犊子,我不会跟你家侄女翠花结婚的,把这事给我搅黄了。”
  “啥,搅黄?”
  “你喝多了吧。”
  张二爷回到桌子上,当张高兴真是喝多了,看他脸上的那个色,张二爷愈发地肯定。
  酒桌上二爷不断不帮自己搅黄,还说着郝翠花是如何的与他般配,气得张高兴那脸色是愈发的红。
  这混球二爷。
  那张家河村的张胜军是有名的酒鬼,一边喝酒一边说话,话越说越多,酒越喝越多,张高兴家现在不缺酒啊,所以他竟然一直喝到傍晚。
  桂花二娘早就回家了。
  张二爷喝到下午倒是没再喝了,被家里的孩子拉回了家。
  那个胜军喝多了就是酒桶话桶。
  “明天,明天六点我就起来,就起来……给……给你们家高兴娃子说亲去,我,我一定不会耽误事的,别看,别看我现在喝这么多,等,等我今天睡一觉明天醒过来,啥事也都没有。”
  等张胜军走后,张高兴摸索着跟着其过去,狂奔地抄了一条小道,在一个转角的地方,张高兴用一根木头绊倒了张胜军。
  对方绊倒着倒地,一阵天昏地暗,眼冒金星的,这时候张高兴给其额头还来了一下,直接让其见了红。
  明天这挂了彩,他胜军叔就没办法做媒了。
  ……
  第二天,张胜军在张银贵家连连道歉,昨天喝酒太多,这脑门都被磕挂彩了,这样子上门说亲事,这不太吉利,于是这事情第一次说媒黄了。
  张银贵不放弃,胜军现在挂彩不能去,那就找战军说没去。
  自然战军那里也没成,张高兴使出浑身解数地阻止。
  但是张银贵还不信邪了。
  胜军不行,战军也不行,找正军,福军……来军。
  张高兴最后失手了,遇到高手了,没让最后的来军叔挂彩。
  他倒反被吃了一嘴巴的泥。
  这来军叔原来深藏不露,竟然是练家子……主要是他当兵过的事情,张高兴不知道。
  ……
  来军带着张高兴说媒。
  大人们说得乐呵乐呵。
  两个年轻人却是在后院已经掰开了。
  “我听我姨丈说你跟一个叫做小赵的女生走得很近?你还来我家说媒干嘛?”郝翠花摸着自己的麻花辫“羞涩”地说道。
  “你以为我想来啊,我们两没戏,我只是应付下我父亲,我过来看看。那个小赵老师那种文化人,我喜欢她,所以跟她走得近,行不?”
  张高兴直接欺负郝翠花睁眼瞎,因为她没上过学,不认识字,上辈子他抓老婆子的痛点也是这,她不识字,不会算账,老婆子最讨厌把这事说事。
  自然现在也不例外,郝翠花一下子就恼了。
  “不就是认识几个字吗,我现在天天上公社的扫盲班,我都能带着不识字的妇女识字了!”
  张高兴头一偏。
  “什么情况,这郝翠花开始学认字了,前世她可没上什么扫盲班,进什么公社夜校学习,她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进步了……”
  “别以为认识几个字就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张高兴不想娶我,我郝翠花还没说嫁给你!”
  ”得勒,谢你不嫁之恩。
  “我再也不要跟你见面了。”
  “嗯,再也不见。”
  ……
  1977年的春节过去,张高兴忙碌着他的事业,学业,当然还书信经营着他的爱情,可是不知道为何自己给赵高红写了许多封信,她都没有回信。
  刚开始的时候,他十分焦急,想着她应该是大学里学业繁忙,毕竟他没有上过大学,也不知道大学里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有点愁得发狂。
  怎么就突然不给自己回信了呢!
  这边开年以后,他的炒瓜子生意继续红火着。
  年傻子被曝出来的时候,那是挣了一百万,张高兴不会这么夸张,他挣个几万或者十几万就会收手转行,不想在这年代闹得满城风雨,而且在他看来曝出来就是这个行业开始不那么赚钱了,出了你真做出年傻子那样得品牌来。
  毕竟瓜子这行业随着改革开放,做的人多了,价格自然下去了,到后面也就不那么暴利了。
  他的目光还是紧紧地放在木雕产业上,这是他上一世最擅长的领域,在工厂里做了几十年的木雕工人……
  修造社木器厂里昔日的老伙计们,原宿舍的那些兄弟,张高兴最近跟他们联系紧密得很,时常请他们在镇里国营饭店里吃饭.
  “朱老五,赵土根,田来服,坐坐坐,很久我们没这么齐地一块吃饭了。”
  此时周耀天也是给众人满上酒。
  “是啊是啊,今天我们一起好好拉拉话。”
  “麻秆,二狗子啊,还是你们的日子滋润,你们两收不收我们?”
  “怎得,工厂得铁饭碗不要了吗,我们是想要但是那姓孙的把我们都开除了。”
  张高兴叹气地说道。
  “都是那姓孙的王八蛋,自己成天贼喊捉贼,带着那帮子二杆子把木器厂搞得乌烟瘴气的,搞得现在木器厂半死不活的。”
  “什么半死不活,我看木器厂马上就要死得不能死了。”
  朱老五说道。
  “来来来,喝点酒,边喝边说,怎么木器厂就行了。”
  ”我们年前的工资拖欠到年后,现在都年中了,家里老爹老娘还等着我的工资钱买米下锅,这工厂就是一分钱都发不出。”
  “厂子现在资金紧张缓缓不就好了吗?”
  “等它缓过来,黄花菜都要凉了,欠我们工人工资好几千块,还有上万的外债,它能挺着,就是烧高香了。”
  ……
  八月天气越来越燥热,木器厂工人的情绪也跟着越发得烦躁没有耐心,厂长们让他们再坚持一段时间的屁话也已经不再管用了。
  “给我们发工资,我们要吃饭!”
  “给我们发工资,我一家人还在等着我的工资买米下锅。”
  这个昔日红火的修造社木器厂,是多少彭埠镇乡镇男青年挤破头皮想进来的地方,何尝想到今天这样的场景,工人们纷纷闹事,所有的人闲散着,也没什么活儿能干。
  就在那里叫嚷着发工资闹事情儿。
  朱厂长现在身上的衣服都被纠得稀巴烂,他狼狈地去找镇里。
  镇里还是那句话,木器厂是镇集体产业不错,但是如今他们一句话,镇里现在也很是有苦难,昔日他们从木器厂拿钱的时候,木器厂是金鸡,如今不能下蛋了,就是皮球了,一脚踢开。
  木器厂的形式越发的严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