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简单直接粗暴!
    元旦过后。
  
      1980来了,满面是1980年的气息。
  
      生活开始了大爆炸。
  
      张高兴现在感觉滨江的北方吹的都是暖风。
  
      说1978年全会闭幕,神州大地进入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近代神州大地经济篇章是1978年掀起的,但是1980年才是改革开放进入一个“小高潮期”。
  
      1980年,很多001号诞生。。
  
      比如,神州大地第一家合资企业正式营业。
  
      在1979年7月8日,虽然神州大地颁布了第一部利用外资的法律《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但众多外商对于神走大地仍旧是持观望态度,直到这一年神州大地民航北市管理局与港岛航空食品公司合资经营北市航空食品公司,获得工商部门颁发的合资企业营业执照001号,神州航空北市管理局出资300万,占股51%,港岛航空食品有限公司出资288万元,占股49%,公司负责人伍淑清。
  
      这一年,神州大地第一家个体餐馆正式颁发第一个营业执照,位于帝都翠花胡同43号的饭馆。
  
      这一年集资干塑料厂的何健健在这一年制造风扇,进入家电行业,公司叫做美的,神州大地一代家电巨鳄就此起家,这位未来获得改革先锋称号的民营企业家,是神州大地第一代创业者,打造美的成就个人千亿财富,家族几辈子不愁钱花。
  
      这一年中关村的创业先驱者在这里倒卖电子表,计算机,这里即将成为电子一条街,更是孕育神州大地未来科技的龙兴之地,涌现出汉卡,汉字激光照,超级计算机……这里诞生诸多大咖,刘京东,,柳联想,任华为,李百度……
  
      虽然1980年其实还在对“姓社姓资”进行争论,仍旧有诸多环境存在限制,但是涌现出的一批敢于创新者,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们成为八十年代前进的“风向标”,当然他们之所以敢于干,来自小平同志指出要发展经济就要多搞赚钱的东西,可以开饭店,小卖部,酒吧间,允许自谋职业,解决如今国内城市就业压力问题。
  
      1980年这一年,张高兴已经大三了,不知不觉已经在校两年,这是第三个年头了。
  
      “高兴,你来了。”
  
      元旦晚会后不久,张高兴前往了乡下刘家贩。
  
      “高兴,你来了。”
  
      “二爷,生产怎么样?”
  
      别人都说张天德是逛鬼,荒唐半生,在大集体时代不好好下田挣工分,经常搞些贩卖老鼠药之类的的”投机倒把“事情,家里光景烂包的一塌糊涂,还经常连累女人和儿女被大队和公社批斗,前世张高兴知道他不仅前半生,后半生也是荒唐后半生,老了依旧还在折腾,但是却仍旧一直是一事无成。
  
      失意与落魄一直伴随到死去。
  
      按理说他在改革开放后年代里不安分,他出去外面闯,遍地是机会。
  
      可是外面的世界虽精彩,做起生意人的他限于眼界和资本的局限,他只能小打小闹地做些小生意,运气也是特别的背,人家卖手表的时候赚钱,他却是进到劣质电子表连本钱都没收回。
  
      一年一年,生意换了很多种,常常温饱都顾不了,想回去,但是路费都没有,家里的儿女全是郝桂花拉扯长大,但是郝翠花一个女人又当妈又在田里当男人使,落下了病,一家贫困潦倒几代人。
  
      这一世,张高兴知道他北河那边了解,让其收购生瓜子,跟着张高兴现在已经积累了五千元身家了。
  
      这年生瓜子他期起先是给张高兴收购了三大卡车。
  
      但是张高兴还是嫌弃少了,并给了他人,让他再去北河有多少生瓜子收购多少生瓜子,收购了几个月,现在恰恰香仓库早就满满的了,生产车间都半个车间是生瓜子,炒好每天都往市里商贸公司仓库运去。
  
      现在这一切都是张二爷负责。
  
      张天德二爷人生前世简直就是悲催,但是现在看他春风得意。
  
      张高兴可是让他管理着这里的工厂哩,手底下现在几十号人呢!
  
      “放心,有我在盯着,生产还能差咯!”
  
      “机器全足马力开动,今年闰一个月,2月底才过年,一个多月的时间,把瓜子都炒完,让东三省的工人今年再去缺瓜子过年,老婆热坑头磕着瓜子,小酒走起来,想想他们的生活都美好,所以,你再去刘家贩招招壮劳力,年轻的女同志也可以的嘛,现在是冬季,庄稼地里也没什么活……”
  
      “好,高兴,我知道了。”
  
      刘家贩恰恰香瓜子生产车间瓜子飘香。
  
      “瓜子不错,肉都很饱满的。”
  
      张高兴慰问了几个车间的农民工人,不仅超产发奖金,年底表示还会给他们年底包红包。
  
      张高兴用金钱来刺激工人们的干劲,这招可是直接简单粗暴,工人们的干劲更大了。
  
      干的是热火朝天的。
  
      坐着当天的运货卡车回到滨江市,前往了恰恰香商贸公司。
  
      “旦哥,旦哥,今天的瓜子到了,高兴哥也来了!”
  
      林生虎从屋内“刷”地站起来。
  
      若是之前货来了,让小虎检查一下,装仓库,但是今天张高兴来了。
  
      那不一样。
  
      “老板,你来了。”
  
      看着郑旦那架势,张高兴顿时无语。
  
      “老旦,你搞这么正式干吗?有点太作了。”
  
      “不,这叫上行下效,我对你一个人这样,但是那帮崽子全部都对我这样。”
  
      张高兴翻一个白眼。
  
      这家伙在公司这是耍起他的威风啊!
  
      如今的郑旦他已经不再亲自带人去工厂人口叫卖瓜子了,他现在是公司运营者,指挥着手底下的兄弟们前往各个区域卖。
  
      因为每个小组卖的区域不是固定的,不能好的地方都让一个组的人都占去了嘛,好的区域那也是小组轮流着来卖。
  
      不过现在感觉是全城开花,哪儿瓜子都好卖。
  
      张高兴对销售人员依旧还是直接简单粗暴地用奖金激励。
  
      卖得越多,提成越多。
  
      他同样给回来的销售员工开了一个会,这一次年底有大红包给他们发!
  
      ……
  
      张高兴一股子财大气粗的模样,他看自己这一年到底能卖出多少瓜子出去。
  
      恰恰香商贸公司十月份瓜子收入破十万,十一份瓜子收入破十五万,十二月瓜子收入破十八万,这元月离过年一个月的时间,这要过年了,是瓜子需求的最旺季,他张高兴要看看自己的瓜子生意最终能在这一年里创造怎样的奇迹!!
  
      1980年,这个万物肆意生长的时代,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