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三章 春江水暖鸭先知

  周耀天的活不容易。
  不轻松。
  东杨县有三十多个乡镇,东杨木雕精美绝伦,疑神工,里面可是博大精深,张高兴估计这二狗子调研起来得花上大半年,甚至更久。
  他辛苦点这是造福子孙后代。
  以后这木雕就是财富,就是东杨人的致富之路。
  以前的木雕那是文化,这些文化未来能变现,但是你得先自己把这文化搞透了。
  东杨木雕起源于春秋战国,在明清发展到盛期,从宫殿,楼台,亭阁到殿堂,庙宇,佛像,从雕刻案几,凳,桌,家具到室内陈设,那是博大精深。
  四九城里那龙椅,龙床可都是东杨老祖宗们智慧的结晶。
  苏杭灵隐寺,十九米多高的香樟大佛都是出自东杨先人之手。
  现在民间不少老艺人还藏着绝活。
  等待改革开放,这传统的木雕产业再枯木逢春。
  前世西杨老板们挖了东杨老艺人挖了七八年全部挖干净,
  不过,现在张高兴让二狗子做的不是挖人,而是记下那些老艺人的住址,和他们所擅长的活儿。
  擅长雕刻樟木箱的,擅长雕刻家具的,宗教用品的,园林建筑的,欣赏品的,日用品的,
  以便张高兴到时候需要这方面的木雕艺人的时候,是现成的,至于改良工艺,建立工序化流程,那都还是八竿子没一撇的事情。
  但先得做好准备,以备将来不久的需求。
  张高兴估摸着周耀天喜欢这件事情,他身上流露的那种不同于其他工人的粗糙,儒雅的气息,这家伙其实天生就是搞这种文化产业相关的东西。
  东杨木雕的继承和发展,这辈子由东杨人自己来做,西杨县,有我张高兴在,你们别想再把东杨老祖宗的东西一股脑拿过去了,你们西杨县人以后来我们东杨打工,闺女都嫁到我们东杨来,奶奶个熊,老汉当年青春的汗水都挥洒在你们工厂里了,这辈子我要收利息,你们给我创收……
  张高兴简直十足得财迷。
  对于张高兴的财富梦想,周耀天这个曾经觉得自己思想很前言的青年,他没有察觉,但是他觉得哥们在让自己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他是东杨人,当年自己的太爷爷,甚至爷爷小时候都做过木雕活,只是后来天天打仗,战乱,后来大集体,东杨老先人的手艺不时新了,昔日东杨引以为傲的木雕都被当作柴火大炼钢了,甚至断层了。
  如今哥们在做一件让东杨老祖宗手艺能继续传承下去的事情,他一定要把它做好。
  虽然他不知道张高兴是想打造一个大民营木雕集团公司,但是就是他知道,他也不会想到这片神州大地民营经济将会成为崛起的最重要力量。
  这片神州大地上的民营经济啊,其实它的萌芽本身就是一场意外,或者说是预料中的意外事件,先是卖自己自留地农作物的农民,后是张高兴这样做茶叶蛋的人,接着是个体户,民营公司,神州大地企业如同草莽一样崛起。
  再在引导下,成为神州大地傲然世界民族之林的骄傲,马阿里,马企鹅,李百度,刘京东,张抖音……
  引领世界电子商务,社交领域,物流领域,短视频领域……
  引领时代潮流。
  那些都是神州大地民营经济,私人老板干出来的大事业,这片神州大地人的能动性一旦激发起来,它的力量和潜力是无穷,张高兴曾经见过那盛世,不过那盛世什么都好,但是什么好,必然要有足够的钞票……这也是张高兴重生后那么财迷的缘故,宁不要工人身份,也要搞他的茶叶蛋。
  他要赚足够的钱,在那繁华盛世,潇洒地养老,世界那么大,得有票子才能到处去看看。
  彭埠镇张高兴的小院里,三间瓦房,现在没地着落的二狗子自然是将行李拉了过来,这家伙的东西真多,不过多的不是被子衣服啥的,报纸好多,好多都是社论,全部是啥,全部是张高兴不关心的阶级斗争。
  “这些报纸你以后就别让你那知青女性朋友寄了,这些看起来激情,都是将我们年轻的激情耗尽,看他们每天大放厥词有什么意思,什么大事情是说出来而不是做出来的,那是神话故事。”
  张高兴道。
  什么时候这报纸上报道如何养牛,如何科学养猪,不再是把养鸡种菜当成是资本主义的尾巴,张高兴觉得自己才会看报纸。
  在他看来其实报纸报道养牛养猪其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表示一个季节可时代的变迁正开始,一批人将春江水暖鸭先知,加入时代浪潮之尖,成为弄潮儿。
  张高兴希望哥们也能先成为那鸭,而不是天天社论的愤青,啥事都不甩膀子,只是嘴皮子,孙子那时代有个叫键盘侠的,估计都是一类的玩意儿。
  他刚开始觉得他们获得键盘侠的称号挺厉害的,因为他佩服那些在电脑键盘按得贼溜的年轻人,他老汉一指禅都不知道如何下手,后来自己不再一指禅了,终于明白键盘侠不是自己理解得键盘侠。
  原来说的是现实生活中胆小怕事,而在网络上占据道德高点发表“个人正义感”和“个人评论”的人,他们脱离人群独立独自面对电脑敲键盘在网络上毫无顾忌地谈笑风生,对社会各方面特别是某些方面评头论足,盲目跟风,成为他人利用的对象。
  不就是跟现在社论那些家伙差不多,只不过时代变了,花样变了罢了,换汤不换药,他老汉可是先知的鸭子,那些人的把戏还看不透了?
  二狗子不满张高兴干涉他的精神世界,可是现在寄人篱下,哥们还得给自己开工资,这个资产阶级分子,以后要剥削自己了,干涉自己的精神世界又算什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不服气,你不服气你也得服气。
  “好好搞好木雕调研工作,你天天看社论我不管你,但是我给你开工资,你活要给我干好了,虽然你是我哥们,但是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大雪飘飞的日子,我天天起早冒着寒霜冷雪卖茶叶蛋,我容易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