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省城风云人物!
“高兴厂长,亭开叔吃饭了。”
  
  郝翠花进屋一边喊着一边帮张高兴收拾图纸,按照张高兴的编号整理好。
  
  她也不是修造社木器木雕厂的正式编制工,自然也是跟着来到新厂,木雕厂女同志不多,她就担负起了给工人做饭的任务。
  
  如今的翠花已经十九岁了,更加的亭亭玉立了。
  
  那模样俊得很,前世他咋没感觉郝翠花漂亮啊,真是奇怪,不过想到前世她这些年是田里干活,哪能有工厂不晒太阳得待遇,而且木器厂待遇不低,比田里刨地强太多,有点钱可以穿稍微好一点得花格子衣裳了。
  
  所以,整个人就自然而然给张高兴完全不同的视觉感受了
  
  她现在每每看向张高兴的眼神,都满是崇拜。
  
  在她眼里,昔日的相亲对象张高兴仿佛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大能人。
  
  这些图纸很高深的样子,他一人又干起这么大的厂子。
  
  有时候瞥见郝翠花那崇拜自己的眼神,他心里很是有一些得意。
  
  那种感觉怎么说的。
  
  男人应该都享受异性崇拜自己的感觉吧,特别是以前看不起自己的那种女人,她抬头仰望你的感觉,仿佛你已经征服了整个世界一般。
  
  不过张高兴觉得自己现在算干成啥事,他要把东杨木雕产业大旗真正扛起来,那才是成功,现在还远远不够,一切只是开始而已。
  
  饭后,张高兴开了全厂工人第一次大会。
  
  “欢迎大家加入我们高兴木雕厂,我们从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出来另起炉灶,这下我们可以真正放手大干了,不然上面一堆领导管着我们干,我们干啥啥不痛快啊。”
  
  刘亭开笑着说道。
  
  工人也跟着笑。
  
  出来这几天,大伙气氛低迷,这句话让大家一扫之前的状态。
  
  “照刘厂长说法,单干出来,不一定是坏事,还可以是好事情嘛。”
  
  “师傅们,我们的新厂现在已经是着落下来,接下来我们木雕厂做什么,我们跟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承诺过不做雕花樟木箱,那我们做什么?”
  
  “是啊,刘厂长,我们以后做啥哩?总不能天天打扫卫生。”一些老师傅们很是惴惴不安地。
  
  感觉到那些老师傅们的颤颤巍巍,他们生怕一下子真的再失业了,一把年纪了,还能坐着凿凿,雕雕刻刻点东西,下地真不行咯,那庄稼地里的活实在干不了,上了年纪不服老不行,在田坝上放放牛差不多。
  
  这时候张高兴开口了。
  
  “东杨的木雕老师傅,你们不用担心我们新厂没有木雕活儿干!”
  
  张高兴一开口全场安静。
  
  “我们厂啊,以后做这个,来,亭开叔,给老师傅们看看。”
  
  张高兴神秘地笑着说道。
  
  刘亭开给老师们开始发那些张高兴画的图纸。
  
  众人们也很期待,张厂长这几天都关在屋子里,大家都知道他在想出路。
  
  有老师傅们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些是佛龛。”
  
  高手啊!
  
  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想想很早前,他们解放前有人不少都做过这佛龛,后来很久没做了,但是到手,这些老师傅自然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了。
  
  这些七八十的老人,有的热泪盈眶,他们的师傅曾经手把手教会他们,可是那些手艺他们很久没用上了。
  
  “这确实是佛龛图纸,今天我们立项开始做这个。”
  
  “高兴,这个比雕花樟木箱复杂多了。”
  
  田来福有点看不懂这反繁杂的图纸。
  
  “所以,你们要向老师傅学习,我们东杨先祖们可就是靠这些吃饭的,只是后来除四旧,一些老祖宗的玩意丢了,但是我们老师傅的手艺还没丢,老师傅你们也愿意教年轻人吧。”
  
  “愿意,愿意,我们怎么不愿意,我们本来以为进棺材了都不能再摸到雕刻刀,是高兴你啊让我们再次摸到了,老祖宗的东西我们遗憾就要在我们手里丢了,但是你让耀天找上了我们这些老家伙,把我们这些人组织起来,让我们重新雕花,让我们的手艺能重见天日,我们自然不会让它们跟我们一块进棺材,我们一定会好好教年轻人的。”
  
  “好,等老师傅把佛龛做出来之后,我们厂再在东杨招聘那些农村富余劳动力的青年,让大家都好好学习学习我们老祖宗的手艺。”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对于张高兴相比这些老师傅们而言真不算什么,但是朱厂长一个都没有挽留这些老艺人,这种目光,让张高兴觉得修造社木器厂的未来也就在那里了,太鼠目寸光了,真正的宝贝是他们啊。
  
  不过这年代没办法,国内前些年这些四旧玩意都是被砸的,现在国家在追求工业化,现代化,对这传统的工艺不在意,他们没有地位。
  
  当新时代来临,改革开放后,人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国内木雕产品参加国内外工艺美术展览会,古老的民族艺术之花获得了新生,产品的出路开始内外绽放,国内大量需求,在国际上来自泱泱五千年传承神州大地的木雕也受到国际上重视和欢迎,古老艺术的传承人们才被人们重新得到尊敬。
  
  有的被吸收到工艺品美术研究学院,有的艺人被当选为人民代表,有的艺人由政府报送到美术学院进行专业的学习和研究……
  
  木雕艺术向前发展,传统手艺人们彻底翻身,这些老艺术却那时候大多都过世了,还在世的莫不是被人喊一声大师,但是他们百岁高龄,耳背的几人能听得见。
  
  ……
  
  当张高兴重起炉灶后,那边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成分的问题解决,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这两年由于出色的成绩被市里肯定,出口创汇成为典型的集体工厂标杆,其樟木箱被外贸部门定位免检产品,雕花樟木箱被省城评为省优质产品,朱厂长成为县里和省城的风云人物,登陆省市各种报纸版面。
  
  “高兴,生气不,那些荣誉本来属于你的,但是全被他老朱拿了去。”
  
  刘亭开问道。
  
  这做了别人的嫁衣。
  
  “说不生气是假的,但是以后我们的木雕产品在全国,在全世界荣誉都会拿到手软。”
  
  张高兴豪气万丈,十万万分肯定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