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111章 发家致富农民万元户

  “我回来了,你们有没有好好干活,没好好干活的丑化说在前头了,没有年终奖金,干活好的才有年终奖金!”张高兴问道。
  “我们有好好干活!”工人们不约而同道。
  “因为我们厂现在偷懒是没有绩效的,我们组长天天给我们记着绩效,我一天都没有偷懒,我有奖金。”
  “我也有。”
  “哈哈哈!”
  ……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办公室。
  朱厂长,刘副厂长,周会计……全都在。
  坐在厂长椅子上的是张高兴。
  真像是一个资本家老板了。
  他在上面,其他人都在那不说话的,这前几年,谁能想到他们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呼唤张高兴这种木工学徒。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或许就是这样来形容面前的年轻人吧。
  张高兴他现在看的文件是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的财务报表,在他面前还有订货单,出货单,物流情况,以及木雕厂现在的生产工序资料,各种生产经营情况。
  木器木雕厂交付了1978年开初的100套雕花樟木箱后,后面又做了两个单子,一个订单是90套的单子,一个是100套的单子,也就是说全年成交了290套,按照300元一套,也就是木器木雕厂年产值突破了87000元,加上最早第一次交货的那笔成交了15000元,总个修造社木器木雕厂产值已经突破了十万元大关。
  十万来了,百万还会远嘛?
  “不错,不错。”
  ……
  彭埠镇张家河村。
  “我们村的大学生回来了。”
  “张伯伯好。”
  “张爷爷好。”
  “王婶子好。”
  ……
  “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就是礼貌。”
  张高兴:“……”
  以前自己也是这么喊你们的啊!诸天神佛可以作证的。
  不过他们对自己的赞美,张高兴很享受,当年的那些白眼,真是河东河西的变化。
  家里炉火旁。
  “大学的世界是怎样的?”
  弟弟妹妹要张高兴大哥说。
  被缠得没办法了。
  张高兴也就掰掰了一些。
  “大学里呀就是书多一些,人多一些,大家都是成年了,老师不怎么管学生了,自己完成功课,不用爸妈督促再做作业……大学是有一群志同道合朋友的聚集地,那里畅所欲言心中理想,为理想而夯基的地方。大学里有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外面的世界怎样了,农村责任制是不是全国实行,这包产到户政策什么时候能到我们这里来?”
  张爸和张爷爷也自然不放过张高兴。
  他们啊活动范围在张家河村,去远点的地方是公社,再远点就是彭埠镇,好几年去一次东杨县城,再外面,他们一辈子也不从踏足,但是他们也好奇。
  “爸,爷爷,快了,很多地方已经在进行了,肯定不久就要我们这里实施了。”
  “那现在外面到底怎样了,你上了大学之后呀,公社书记经常让我去公社坐会,他一个劲地说时代要变了,他问我,能不能帮他琢磨琢磨,大集体要是没了,公社是不是也要解散,他以后怎么办?”曾经红火的公社大人物向自己父母找自己问津,张高兴感觉到了来自他的焦虑。
  “爸,外面开始提倡发家致富了,农民也不一定非要耗死在那一亩三分的田地上。”
  “我们是农民,不种地那咋成滴?”
  “可以开辟副业呀,南方那边有个叫黄新文的,在全会之前,他自建猪场,鸡场,自留地和屋前屋后种植米仔兰苗木,荔枝、龙眼、柑橘、木瓜以及屋内培育的蘑菇。那一家8口子三个老力却是收入达到了一万元,扣除生产成本,纯收入不少。”
  “他们家的家庭副业绝大多数按照牌价也是卖给国家,南方那边已经认为他的收入合理合法,而且给国家做了巨大的贡献。”
  “……”
  彭埠镇张家河村公社。
  南方出现了第一个农村万元户,1979年2月,南方为了贯彻1978全会精神,召开了暨农业先进集体以及个人代表大会,并安排了黄新文作《坚持劳动致富全家总收入超万元》的发言。
  1979年2月1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由新华社记者撰写的《靠辛勤劳动过上富裕生活》的报道,成为全国权威媒体在改革开放的头一年报道的中国第一个农村万元户,并引来全国各大报刊争相转载和采访报道。
  不久《人民日报》又发表了《像黄新文这样的万元户多了好还是不好?》的述评。
  “这这……这都在提倡发家致富了?”
  “怎么就提倡发家致富了呢,那钻到钱眼里了,还是社会主义?”
  “潘书记,我儿子说了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也是追求有奔头的幸福生活,吃不饱的日子怎能幸福,所以大家都需要先吃饱肚子,民富才国强,我儿子大概是说这个意思。”
  滨江大学,1979年度开学,张高兴已经成为大二的学长了,其实早在去年下半年就成为了学长,78届第二届恢复高考的学生已经在大学里学习了半年。
  赵高红也已经是大三的工农兵学员了,今年要去自习了。
  “高红,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张高兴有点吞吐地道。
  “啥事呀,高兴哥。”
  “我知道你们新闻系实现最想去当见习记者啥的,你能不能答应我别去当见习记者,你去别的单位好不好,比如什么翻译部门呀,你看现在改革开放,你报道那些新新闻只不过是马后炮,你不如做翻译工作呀,我们现在需要向西方人学习先进技术,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嘛……”
  赵高红听着张高兴的话,默不作声。
  张高兴有点忐忑,自己这是干涉她的选择,这丫头这默不作声这是生气了?!
  可是张高兴希望赵高红别选择记者这个职业,前世她似乎好像就是在洪魔第一线报道,然后被大水给无情地……
  所以,他不想让赵高红做记者,那怕是见习记者。
  看到赵高红默不作声。
  “那个,那个高红妹妹,你要是真喜欢,那你按照你喜欢的来,我支持你。”
  “高兴哥,你不喜欢我做记者那我就不做了,我妈说做记者可以锻炼我,可以让我见到更多优秀的人,采访到厉害的人,成长得更快,不过我不喜欢,我是很喜欢英语,所以这事情我听你的。”
  “是啊,那太好了,有我这么优秀的人,你还采访其他人干嘛,我可以够你学一辈子的。”
  “高兴哥,第一次发现你这么自恋吖!”
  “有嘛?”
  “有。”
  “没有吧,我面皮薄。”
  “不,看到那墙壁没有?”
  “看到了。”
  “怎么了?”
  “比它厚。”
  “哎呀呀,你这个臭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