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六十章 你横竖有主意就行!

  从公社中学回来的路上,张高兴望着远处修造沟渠得农民。
  未来这片神州大地上的农田基建那怕再怎么改变,都是依托现在的基础,虽然大集体时代,农民很贫穷,甚至全天都吃不到五两米饭,但是却是靠着他们,用原始的工具,打河坝垫河滩,甚至把整个山都挖掉,倒山改河。
  这些千千万万的农民愚公,奠定了责任制分田地的基础,让所有的田地成一个整体,沟渠的水能到达每一个田地。
  这些都是他们一次次锄头一次次铁锹用最原始的武器倒腾出来的。
  虽然这种手段现在不能改变神州大地一穷二白的景象,但是他们的劳动却造福了子孙后代,让更多的人未来不断地从土地之中解放出来,加入神州新的建设之中,城镇化也是建立在大部分农民工从土地之中解放出来,他们才能参与城镇化的建设。
  城市高楼大厦的建设,不都是那群吃得苦头的农民工在一砖一水泥。
  这也是神州大地未来能高速发展的奇迹,这也是其他国家无法成功神州大地奇迹的原因之一。
  下午。
  张银贵拉着一平板车砖块回来了。
  张高兴和张家老二一起卸砖。
  人多干活快。
  本来要干老半天的张银贵,有了儿子们的加入,一平板车只是一会就卸完了。
  卸完之后,张爸休息。
  张高兴就跟张银贵说了老二的事情。
  老二在一旁默不作声。
  前世老头子是绝对听不进去张高兴的意见的,因为他是一家之主,他是老子,什么都得听他的。
  但是这一次张高兴跟父亲说了老二的事情,告诉老头子老二再在公社初中估计讨不来好。
  “爸,所以,老二这学必须转,我看那个撬走罗老师位置的王老师不是什么好老师,公社那边他们家是只手遮天,在学校整出什么事情来,二弟在学校里受委屈不说,他这书根本读不好。”
  张银贵只是沉吟了一下:“高兴啊你长大了,你弟弟的事情你就多多费心,你爸我没本事,这事情你就费心了……你横竖有主意就行。”
  张高兴有些错愕。
  本来准备了一大番说词来说服父亲,什么孟母三迁啊,什么……都是给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但是似乎心里想的都白瞎了,老头子并没有如同上一世,听不得自己来半点事情,反倒是寄托在自己身上,这老头子,这是怎么了……根本不太像前世自己那个顽固的老头子啊。
  张高兴狐疑地看着自己的老头子,仿佛要重新地认识自己老头子一番。
  这是什么时候改性啦!
  张银贵对现在的张高兴只有服气二字,这个儿子,接班撑起这个家啦,那五间大瓦房,他张银贵就靠那点工分一辈子也造不起那五间大瓦房。
  他的工分连家里的开支都赶不及,那里有钱造大瓦房。再是那老大的能耐,他算是看出来了,那孩子心里好多事,他真长大了,能为这个家担责任,知道照顾弟弟妹妹了,就是他娶亲结婚成家了,他也不会只顾他那个小家,也会顾这个大家的。
  张银贵心里跟自己说,自己生了个好大儿子,就是有点内疚,让孩子初中才念了一半就给他辍学了,没办法啊,家里以前那烂包景,需要劳力让一大家子都能吃上饭。
  木器厂儿子被开除,自己这个当爸的没做好啊,不仅不去安慰儿子,还反倒是嫌弃他给家里丢脸,但是儿子却是一直想着这个家,让家里的住的环境改善,想让他弟弟有个好的念书环境,他张银贵实在心里真的是真的是很欣慰啊。
  老张家在自己手里永远贫苦无翻身之日,但是家里的一切正被他的大儿子改变着。
  夜里,张高兴给自己的太奶奶按摩手脚。
  “太奶奶,你可要成为吉尼斯最高寿的老人,到时候我年年给你买这世界将不断出现的时髦玩意,手工按摩的,电动按摩的,智能按摩的……”
  张高兴说道。
  前世他老了,就喜欢孙子孙女给自己锤锤背的时候,说说那些新奇的玩意,这世界发生的新的故事,什么5G,什么三体拍电影啦,什么支付二维码又变成了刷脸啦……
  孙子孙女说那些的时候,他才感觉,哦,这时代又要变了。
  就像是太奶奶当年经常说,这世道又变啦,大清的皇帝没了,那个军阀来了,军阀又跑啦,国军来了,国军又突然变了名字成了白军,白军走了,红军,解放军来了。
  所以家里每次发生什么大事情,太奶奶先反应是,这世道是不是又要变了。
  张高兴则是后世跟不上时代的变化,BB机,大哥大,电话,手机,智能手机,2G手机刚用,3G来了,3G没几年,都4G了,然后又是孙子孙女满是期待的5G,这5G还先是自己人搞出来的,老美一直对神州的大地进行技术封锁,没想到越封,咱自己人越来越牛掰了,赶英超美了。
  这在这年代绝对是无人敢相信和想象的事情,现在这片神州大地太穷了,大部分穷得连茶叶蛋都吃不起,大部分别说茶叶蛋,就是白米饭都吃不饱。
  “大曾孙,啥是吉尼斯,啥是时髦啊?”太奶奶听不懂这个词语问道。
  “呃,吉尼斯就是写进书里的记录。”张高兴道。
  “嗨,你太奶奶没有啥本事,啥的还写进书里,你莫要笑话你太奶奶哟,你太奶奶有啥好写的,你跟我说说那时髦是啥。”
  “时髦,时髦就是新的玩意,就是出现的新的事物,就是……”
  一旁的奶奶在扎鞋垫。
  “大孙,你说智能按摩,啥是智能啊?”
  “就是一个自动给你按摩的机器……”
  张高兴发现自己好难解释,黑白电视机奶奶都没见过哩,这就说到人工智能,自己是不是扯得实现有点远了。
  看弟弟妹妹看自己得眼神,他们似乎在当作科幻故事听哩。
  张金贵吧唧着烟。
  然后冷不丁地来一句。
  “我说大孙啊,你在外面给我谋个十三节竹竿杆,那老杨头老在我面前卖弄那十二竹节跟得烟杆子,奶奶个熊,那老小子老在放牛的时候炫耀,你爷爷我气得胸闷得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