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十六章 神州大地上叱咤也比不上她的欢喜!

  近了近了,赵高红走得更近了。
  “高红,高红,这里!”
  张高兴向其招手。
  引得无数学生看向他。
  那人是谁啊,竟然喊镇学高中的金花。
  赵高红也看见了张高兴,兴奋地挥手回应。
  赵高红不知道和她身旁女孩说了什么,对方捂着嘴巴笑得十分开心似地离开了。
  “嗯,这下俩个蛋都是高红的了。”
  张老头心里想到,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被高红的同学说小气了,老头的心呐,那些年太敏感多了。
  又可能是太在意赵高红,然后希望自己也能在她的闺蜜面前好好表现,但是现在不用他犯难了,小妮子把对方支开了。
  “高兴哥,你怎么来我们学校这里啦?”
  “嘿嘿,我给你送点东西过来呢!”
  张高兴拿出茶叶蛋。
  “你现在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吃些好的,来,这是两个茶叶蛋。”
  那天自己给了高兴哥很多票,高兴哥说自己要做茶叶蛋。
  没想到高兴哥真做出来了!
  她崇拜地看着。
  “高兴哥,这真是你做的?”
  “嗯,当然我做的,所以送给你尝尝,你觉得好吃,我还给你送,嘿嘿。”
  彭埠镇高中门口。
  张高兴给赵高红就是麻溜地剥开一个茶叶蛋,大庭广众之下,再一次吸引了更多驻足学生的目光。
  赵高红可是大家公认的最漂亮的女生,有气质更有身份,每个月都会有几次吉普车送她回校。
  那吉普车在这年代坐的绝对都是县上的大人物。
  那个车对于镇上大多数农村来的孩子,他们连走近停在路边的小车看里面都吓得不敢去。
  她就是同学眼里天仙一般得人儿。
  没想到,她今天和一个挑着担子的青年关系那么好,那个人是谁,他怎么和赵高红那样的天仙打得是那么得火热。
  “高兴哥,真的很好吃呢!”
  得到赵高红得夸赞。
  张高兴心乐炸了。
  她觉得高兴,张老汉就最开心了。
  “那就好,那就好,明天我再给你送。”
  张高兴高兴地离开,像个得了糖的孩子。
  高兴哥那可爱的模样,让赵高红忍不住笑了,现在赵高红心里很甜很甜。
  高兴哥专门给她送茶叶蛋吃,小时候那个对自己十分好的高兴哥哥又回来了呢。
  不因为自己是干部子女自卑,不因为其他原因再躲避自己了。
  在这神州大地哪怕叱咤,张高兴觉得都没给赵高红送茶叶蛋她吃得高兴心里的欢喜。
  昔日他张老汉的心随着这次重生,那曾腐朽了干柴的熄灭了火焰的心,已经再次被点燃,正不断熊熊地燃烧,也燃烧到一个少女的心里。
  他们此时互相感受着那份他们现在看来还不能说的情愫。
  此时,张高兴他屁颠屁颠地从彭埠镇高中离去,中午回修造社木器厂赶趟吃饭,下午他准备再去买生鸡蛋,感觉自己这生鸡蛋他老去供销社购买不是个事儿,自己量大,没优惠不说,还容易引起人主意,他想跟养鸡比较多的公社签订长期收购生鸡蛋的合同,价格上肯定能够优惠一些,而且不需要怎那么多鸡蛋票。
  赵高红给自己的鸡蛋票再多,那也是个人家庭的票,自己做茶叶蛋生意,那鸡蛋票根本不够。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
  “谢谢田婶子还给我留饭了。”
  张高兴赶到木器厂厨房的时候,田婶子已经在洗碗了,但是田婶子还给张高兴给留饭了。
  “田婶,我以后发达了,你以后养老不用操心,到时候我也给你送终,送大大的花圈,让你在十里八乡都倍有份。”
  不知道张高兴说出来会不会田婶子截下饭碗。
  他扒拉着饭。
  “高兴瓜娃子,真没想到,还真叫你做出了茶叶蛋,我吃了,真是好吃。”
  得到了表扬,张高兴道:“田婶子,我以后还做给你吃。”
  “那多不好意思。”
  “我借用修造社木器厂的厨房,这事情,田婶能给我保密,那我就感激不尽了。”
  ……
  张高兴给出的茶叶蛋那对于田婶他们那是拿人手短,他这段时间还需要借用修造社厨房,等他做了点时间之后,还是要出去弄,但是现在没条件。
  给朱厂长好几个茶叶蛋也是希望他能为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天,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不必寄居在这修造社木器厂的厨房里偷偷摸摸了。
  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当神州大地知道如若不改革,人民生活只会更加得贫困,当人们发现神州大地这年代的所谓“资产分子”,越批越多了……
  春天的故事在一位老人的挥手下。
  生意人的春天就到了。
  那是一个大发展的时代,一个大有可为的时代,一个潮水涌起的时代。
  在修造社吃完饭,张高兴又离开木器厂,前往石桥公社,那里有公社有片山林专门做养鸡场的,早年很多镇集体厂子还在那个公社签订专门的鸡蛋供给协议,只是后来,镇上的集体产业都不经济,鸡蛋吃不起了,逐渐地停止对石桥公社养鸡场鸡蛋的采购。
  当然也还有一些效益比较好的单位,镇里的医院,机关单位的,他们依旧还在采购石桥公社养鸡场的鸡蛋,那里的鸡蛋个大蛋黄更黄。
  石桥公社养鸡场。
  周场长现在愁眉苦脸。
  石桥公社书记问他能不能继续干了,今年上半年养鸡场鸡蛋的收益惨不忍睹,镇企业从去年开始就对石桥公社养鸡场的鸡蛋陆续减少甚至停止采购。
  他做了很多工作,让社员更加细心喂养母鸡,那些鸡蛋每一个都清洗十分干净,他周某人敢挺着胸膛说自己场上的鸡蛋品质那绝对是没话说,鸡蛋倍儿大,鸡蛋倍儿香。
  但是销量就是不行。
  他对市场也调研了,发现了问题,是镇上的集体产业不行了,它们于是开始进行厂子成本减少,在吃上也是缩减,陆续减少了鸡蛋的采购,甚至一些镇集体企业是停止对石桥公社鸡蛋的采购。
  但是公社书记不问原因,他给自己十天时间,若是还没想出办法来,就要让自己失去这份肥差。
  突然门被打开。
  思维被打断,他一阵恼怒,但是看见来人,他的怒意消失,这是自己的下手,一般不会毛手毛脚的,肯定是有事情。
  周民进问道“小吴,有什么事情吗?”
  “周场长,镇上修造社木器厂有人来了,恢复对石桥公社养鸡场鸡蛋的采购,木器厂的代理人想和周场长谈谈。”
  吴性青年的话语让周场子猛地心神一震。
  这人是来救自己“命”来了。
  “快请他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