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一八章 北方王!

  不过眼下,这么长的队伍,那得排到猴年马月啊。
  所以张高兴准备行使他老板的特权,但是被赵高红给拽了回来。
  “高兴哥排队呢!”赵高红以为张高兴要插队,虽然他们人多吧,但是他们是大学生,排队的素质是要有的。
  这一拽,张高兴顿了一下道“哦,是哈,排队。”
  张高兴刚才没想到这么带一大帮人过去,直接插队,待会估计肯定是天怒人怨的,这不是砸自己的场子,好吧,那就老老实实地排队,况且张高兴暂时还不想让大伙知道这轮滑场是他开的,这年代还没大学生创业这说法,万一学校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他别想安静了,还想把书念完,不是为了文凭,为了上辈子的遗憾,上辈子自己初中生毕业,这辈子算圆自己的大学梦吧。
  现在按照这情景,这轮滑场会很火爆,自己这生意会遭人眼红,还是低调点的好。
  “嘿嘿,排队,排队,刚才我只是上前准备瞧瞧哩。”
  周末的上午算是大半光景都贡献给了排队,这年代还好时间不是金钱,大家的时间现在都还不值钱,因为所有的生产效率还十分的慢。
  终于是轮到他们了。
  看见老板到来,郑旦哗啦站起。
  “张老……”
  老板的“板”还没喊出,张高兴对着郑旦眨巴了一下眼睛。
  郑旦会意,这是不让自己喊吧,虽然不知道为啥,但是还是照着了,看到张高兴后面如花似玉的姑娘,呵,这老板这是高手啊,能交到这样漂亮的对象。
  郑旦将张老板改成了张老弟。
  “张老弟,你来了,你直接过来就是了,你不用排那么长的队的,呵呵呵。”
  “郑哥,大家都排,我怎么好意思插队,这不是坏了规矩嘛,人气挺高的嘛。”
  赵高红一脸疑惑两人的唠嗑。
  见赵高红疑惑,张高兴对着赵高红眨巴眼睛。
  “我们认识。”
  “难怪高兴哥刚才想径直走过去,原来是认识这里的老板呀。”
  “对了张老弟,这位是,你不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对象。”
  “哟,真有眼光,这姑娘长得真好看,真羡慕。”
  张高兴脸都被夸红了。
  “咳咳,拿轮滑鞋过来吧,我的朋友们我都请了。”
  ……
  五毛钱一个人,张高兴付费了八元。
  还真付钱啊,郑旦一脸的无语,这老板到底是玩啥套路,简直不按常理出牌呀,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进入轮滑场通道。
  张高兴宿舍哥几个都是摇摇晃晃的,扶着墙壁试着先找找平衡感,然后试试往前滑。
  然后众人扶着木栏杆进入场地了。
  张高兴等人直接看到了场上最闪耀的明星,郑旦的小弟,张高兴嘴里的小虎,林生虎同志亮瞎了众人的钛合眼。
  他酷炫的表演,让在场的人都自己忘记是来玩了,看着他的表演那真是赏心悦目,原来这轮滑是这样玩,真酷炫啊!
  尖叫声,叫好声,此起彼伏。
  林生虎前些日子因为找不到工作,整个颓废的他此时身上洋溢着无比自信的光芒。
  看见别人崇拜他的光芒,他觉得前些日子那摔得太值得了。
  在轮滑场上激情飞舞,这是他的青春。
  “大家要想像我一样玩得溜,按照我教你们的步骤来哦,大家先练正滑,内八字……”
  张高兴正滑已经完全没问题了,高红我带你滑,狗娘撒的那个叫仇恨……不过这给其他人一个启迪,这轮滑场是很好和女同志亲密接触的机会呀!
  因为其他场合你这种靠近女同志,扶着女同志,绝对是耍流氓,但是这里,你是有爱心,这里你是在保护她……
  男同志们发现了奇迹大陆一般。
  舞会那里有这里刺激啊!
  张高兴把这些家伙心里的想法一点一点地拔出来。
  他觉得自己在做一件特别伟大的事情,让这个年代的年轻人可以不用那么压抑自己,让他们很纯洁地接触喜欢的异性。
  溜冰场里的爱情,相信以后是许多人曾经最美好的回忆。
  你们以后天天来玩,我负责收钱。
  看着溜冰场的人气,张高兴是真心的高兴。
  按照这人气,一两个月就能收回投资的成本,后面都是尽赚的钱了。
  这轮滑溜冰场会从现在火到九十年代,这里的模式成功,随后也在其他城市推广一些,不过张高兴也没想那么快做,现在主要是挣些去岛国投资的钱。
  承包木器木雕厂的钱虽然资产破了十万,但是工人工资一发,加上樟木原来的购买,其实赚钱还不如之前炒瓜子来钱快,当然雕花樟木箱的生产张高兴主要不是赚钱,而是培育东杨木雕产业。
  为了岛国之行,有足够的资本。
  突然,张高兴萌生了另一个想法,他决定去电张二爷,他想在北方卖瓜子,年傻子八十年代初几年里在南方赚了数百万,张高兴决定着瓜子生意还是不能丢,他要成为北方瓜子之王。
  东三省是这年代华夏富饶的地方啊,前世的老工业基地说的就是这里,这里许多的工厂,而且还是国营大厂,当年下岗潮这里影响是巨大,但是这里现在是最有钱的地方,工人们有钱,更有消费能力。
  所以,张高兴准备让二爷不要再给自己收那些瓶瓶罐罐了,让他北方!
  张高兴以前的目光受限,在大学里视野满满开阔,也逐渐想到以前看到的那些报纸里面的一些东西。
  他的格局慢慢地变大了一些起来,比如布局东京房地产和股市,可谓是雄心勃勃,那边的钱不赚白不赚,把他们那些年从神州大地夺走的财富拿一部分回来,张高兴觉得理所当然。
  特别是神州大地免了岛国的战争赔偿款,那些家伙不为此感激,反倒是一直以来都做美帝的走狗,使劲地给神州大地的崛起下扳子,张高兴觉得很可气。
  自诩工匠大国,但是钢铁都造假,老坏老坏的。
  还有自己的太爷爷就是他们当年打死的,太奶奶没少唠叨太爷爷被他们戳了多少窟窿。
  东杨县彭埠镇修造社木雕厂。
  “天德,你可回来了,高兴一直找你。”
  “他给了我地址,让你去滨江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