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八十章 倒计时一百天!

  郝翠花来了,笑得更花儿一样。
  能到彭埠镇修造社当工人,她心情能不开心高兴嘛。
  两只乌黑得大眼睛在厂里不断溜溜地转。
  厂里的什么东西仿佛对她都很是很新奇的样子。
  毕竟一直在庄稼地干活,还没进过厂子哩。
  她来了。
  再次见到郝翠花,这又是隔了半年多。
  张高兴再次见她时候竟然不由得一怔。
  感觉郝翠花全部长开了,更加俊了,圆润得下巴底下昂然地挺起的上围,啧啧,前世这么水灵漂亮的她当年怎么就看上了自己呢。
  那时候自己没工作乡下刨地长得吧,张高兴自认自己很普通,都没人家二狗子一半子的颜值。
  二狗子真是生的五官均匀,脸型跟刘德华似的,完全不输于后世那一众小鲜肉。
  怎么怎么她就看中了自己。
  想不透。
  不过郝翠花漂亮是漂亮,但是性格,张高兴一想起后世的折磨,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所以那次自己那老头强制自己去相亲,他就直接跟郝翠花说开了。
  郝翠花对张高兴那时候幽怨的也是发狠地说再也不见,毕竟张高兴太不给她面儿了,去她家相亲,还跟自己说那样子的话,那是人话吗?
  现在再次看到张高兴的脸,还是气,只见面前的他又在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出来。
  “怎么,我们不是再也不见吗?”
  张高兴道。
  真相锤死他。
  郝翠花腮帮子鼓鼓着道:“你以为你我想见你啊,这不是天德姨丈跟我爸吹牛皮说能将我安排进彭埠镇修造社,我就来了,哼唧。”
  哟,到自己厂里脾气还摆出来了。
  这郝翠花丝毫依旧没有讨好张高兴的觉悟。
  还是很直爽啊。
  不过张高兴倒是明白了,那个死二爷,原来他是跟人家吹牛皮然后,自己还真当成郝翠花是对自己牛皮糖,丫的,看来自己这是有点小钱开始自恋膨胀了。
  “好吧,来了就好好做,不过你这不识字女人做木匠活也不像话,有点头疼把你安排啥事情。”
  “我已经开始识字了,在扫盲班学了两年多了,一天念三个新字,我认识会写一千五百个字了。”
  我滴个拐,张高兴目瞪口呆,之前相亲的时候张二爷说郝翠花去扫盲班,张高兴觉得她是去打酱油接着扫盲班里的煤油灯打毛线衣,因为郝翠花是见到字就头大的人,怎么能好好学习认得字,但是她现在说什么,怎么现在就认识会写上千个字了,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汉字常用字也就三千个,这现在就认全一半了?
  前世不会汉字,更不会拼音,这目不识丁的老婆子微信就只是大嗓门语音,看来这辈子能以后见着她打字了,感觉很神奇,张高兴甚至感觉到很有点意思。
  所以忍不住地考验考验她。
  “那几个标语你给我念念。”
  “发,奋,图,强。”
  “那里呢?”
  “战天斗地,其乐无穷!”
  “那这份厂里安全知识文件你给我念念。”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抓生产,必须人人也要注意生产安全,预防为主,工人作业要严格遵守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和操作流程,发现安全隐患或其他不安全因素,应给小班长,大组长,车间主任,厂长及时汇报。”
  ……
  “呀呀,还都认识哩。”
  自己蝴蝶效应,也让这郝翠花有文化啦,前世她个文盲,算数都数不清楚。
  “既然你会一点字了,那你就在办公室做点行政工作,替厂长给工人们发发指令什么的,厂子现在人多了,田婶子那忙,没事的时候厨房里去帮帮忙……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现在修造社整个一个男人厂,就田婶子那么一个老女人,张高兴想给厂子带去一些活力,点燃点燃工人们干活的热情。
  这方面他知道郝翠花能做得到,郝翠花是那种大大咧咧,很容易跟人融洽的人,这方面性格跟张高兴正好相反,张高兴比较内敛,郝翠花比较外向。
  “好,就这么说定了。”
  张高兴一副打发郝翠花的模样说道,然后转身离去,又去看看那边加工樟木箱的工序现在工人们配合得怎么样了?
  郝翠花跺了跺脚,她一直都想不透为啥这张高兴老是一副挺对她避之如虎,爱搭理不搭理的感觉。
  自己好像不丑啊,可是郝家村的一朵金花,心气高的周围没几个小伙能看得上。
  她摸了摸自己的羊角辫,实在想不透。
  索性也不想了。
  “现在自己也是女工人了,这下咱爹得可劲乐了,挣的可是比地里多。”
  在厂子里,张高兴打了一个转,然后回到自己的小院继续学习。
  一本一本书地啃,一道题一道题的做,张高兴也没有其他的习题,就是做书上面的例题,按照书中的步骤,照着葫芦画瓢的学习。
  主要是数学难点,其他科目张高兴感觉还好,毕竟他是选择文科,虽然不久后喊出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张高兴前两年看了物理化学感觉那些费脑子,他并没有打算成为发明家,他要学的是管理的学问,因为以后他可是要做公司,做许多公司,那些公司大了多了没点墨水就不好管,所以自然是选择文科了。
  文科嘛,书看得多,阅历有了,那学得就比较轻松,只是数学和地理需要不断地动笔杆子,进行演算,1977年高考除了报考英语专业的学生要考英语,没做要求,张高兴自然不像是孙子那样头疼英语了。
  迎接大考的倒计时开始了。
  倒计时一百天。
  现在已经是1977年8月19日了。
  四九城的会议室已经拍板改变推荐上大学的招生办法,但是详细研讨在展开中。
  高考正式宣布恢复的时间是1977年10月21日,正式高考的日子是11月底,这是神州大地上唯一的一次在冬季举行的高考。
  张高兴在做着题目,那些真正的高中生们在社论,活动,他们的念书的教材更坑爹,以
  《工基》,《农基》为主,和高考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