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九章 实验小白鼠

  民富才能国强。
  联盟苏民穷国富的路子不是没走通。
  穷得叮当响,没奔头谁过得下去,发家致富过得好一些这就是个人的奔头。
  现在大家都是表面谁最贫穷谁光荣,其实这光荣个屁啊。
  老婆孩子饿的都是哇哇叫。
  张高兴就是想发财。
  发家致富,早日挣足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鹈鹕和海燕,别人可能说他是贪图个人享受的鹈鹕,他知道自己不是,他是有着海燕的志向。
  一路走来,赵高红没有瞧不起自己卖茶叶蛋,练摊卖瓜子……他心里挺感动的。
  虽然挣了一些钱,但是别人在他后面戳脊梁骨,二流子,二道贩子,投机倒把,贪图……就知道捞钱。
  “高红,我准备这周末去看看你妈。”
  “高兴哥你不用去看她的。”
  赵高红一个劲地拦着,她妈妈不同意她和张高兴之间来往处对象,高兴哥这去看,那是自找没趣。
  “那也得去,毕竟是你妈,我这来大学这么久了,就算没跟你谈对象,那不去,那也没晚辈的礼数,更何况我现在还跟你搞对象在,所以我周末买点东西去你家,这事我决定了。”
  “好吧,高兴哥。”
  周末。
  滨江叶玲单位分配的房子里。
  “叶阿姨,一直想来看你,今天才来。”
  张高兴笑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叶玲还是热情地接待了张高兴。
  “呵呵,高兴来了,恭喜你考上大学,你们学习忙,不像是高红这种工农兵学员大学生,你们恢复高考后第一批严格笔试通过的大学生,你们学术水平上要高一些。”
  “哪里哪里,也是一样的老师教。”
  由于之前推荐上大学的那群工农兵大学生,他们知识水平那时候不是最考量的目标,最重要的是红心,他们学的东西大多很浅薄,大部分读工农兵学员大学生也只是镶金的目的。
  赵母说得是一点都没错,但是张高兴不能说,赵高红也是工农兵学员大学生呢,那不是说她女儿推荐上学,也是水货吗?
  张高兴不上套。
  “嘿嘿,对了高红,你去买点菜回来,我跟高兴谈谈,我们好些年没见了。”
  见妈妈有些面热其实心不热的样子。
  “妈,让高兴哥跟我一块去呗。”
  “是啊,叶姨,我跟高红一起去。”
  “不用,你不用去,高红你怎么回事,我要高兴说说他家的事情,你跟着瞎起哄干嘛?”
  赵高红有点担心,张高兴给了其一个放心的眼神。
  搞定未来的丈母娘,他是有准备滴!
  赵高红去买菜去了。
  “叶姨,我给你去百货商场买了毛衣,买了……你看都合不合身?”
  “你把东西放下,这些东西你待会都拿回去。”
  “怎么,叶姨?”
  “高兴,我女儿走了,我们直接说开吧,我希望你跟我女儿离得远一些,你好不容易考取了大学,你未来继续努力,成就自然差,但是前提是你需要在大学好好学习,学到真本领。”
  “嗯,我知道的叶阿姨,我会好好念书的,可是这并不影响我跟高红妹妹的事情。”
  “影响,怎么不影响,不仅影响她还影响他父亲,你别以为你在东杨县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居然打国家的主意,你竟然……你是随时都可能被抓进去的人,你跟我女儿来往,你这是害了我女儿!”
  “叶姨,你说得严重了,现在农村不都有的地方还搞承包田地了吗?以后集体工厂,国企工厂也会改革,时代会变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你别给我扯,我们家再经不起折腾了,只想平平淡淡,但是你野心太大了,你考上了大学,已经是国家干部,毕业会分配工作的,但你还在个人投机倒把,你迟早会出事的,阿姨以前受你外婆家不少帮忙,你听姨一句劝,东杨的工厂你快点收手。”
  “叶姨,你不懂我,东杨的事情我不会放弃的,我大学毕业后,我会放弃分配的铁饭碗……”
  赵母叶玲摇头不已,这个张高兴娃子已经是绝对无药可救了。
  ……
  赵高红回来,气氛不大对。
  “高兴哥你就吃完饭再走吧。”
  “下次,我还有点事情。”
  “好吧,那我送送你。”
  “不准去,你去送你就别再回来!”
  赵母叶玲大发脾气,这把赵高红都大吓一跳,母亲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发这样大的脾气。
  “高红,不用你送,我走了。”
  “我绝不同意你再跟张高兴来往,他是一个危险分子,他太危险了,太危险了,女儿,他迟早出事。以前那么一个着调的娃子,他完全变了,完全变得我不认识了不认识了。”
  ……
  和赵母叶玲自然是谈的不愉快,她完全不同意赵高红和自己来往,也否定他的一切。
  张高兴很郁闷,饭都没吃。
  “是你!”
  一辆吉普车停了下来,并摇下了车窗。
  来人是徐向东,他也是来赵高红家里的。
  “看样子你是被叶阿姨给轰出来了。”
  “你别幸灾乐祸,就算被轰出来了,高红喜欢的也是我。”
  “我们谈谈?”
  “谈就谈,怕你啊?”
  对于这个情敌,他真搞不懂了,他没黏皮糖赵高红,但是听赵高红说他跟她的妈妈打成一片,他什么意思,先搞定叶阿姨,然后曲线来搞定赵高红吗?
  “张高兴,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我这么狼狈地对象她妈轰出来,你还羡慕我?”
  “你在做我不敢做的事情,你在……。”
  “我没空听你虚伪地夸赞我,你说啥事情找我谈?”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告发检举你吗,倾吞集体工厂资产,投机倒把国有资产?”
  “得得得,我什么时候做你说的事情了,我不就是承包了吗,我让工厂起死回生,我让工人有工资可以发了,我给国家创外汇了,我给镇集体产业创收了,我做的好事,对哪一方都是好的。”
  “我认为你是对的,但是现在政策允许了吗?”
  张高兴沉默。
  徐向东继续说道“张高兴,你知道我的工农兵学员论文议题是什么吗?”
  “我没兴趣。”
  “你会有兴趣的,我在工厂实习,我这一年里大量的调研,你知道我在国企工厂看到的是什么吗,许多的工人并不是干劲不足,无论工资,就业保证,退休金保证让许多人挤进工厂,工人们上班聊天放羊,过长的流水线,工人们干活没有积极性,工人的身份世袭,当一名工人退休时,她的子女可以到工厂工作,一些工厂里还有一百多年前的老古董机器,40多年前英国制造的蒸汽式轧钢机竟然还在使用……”
  “松松垮垮的工作态度,爷爷的爷爷使用的机器还在生产,这些都是妨碍我们这个人口最多国家实现现代化的主要障碍,别看现在那些工厂红火,人人挤破头皮地进去,但是四个现代化全然是那样,不可能实现,只能改革,工厂改革……”
  “我听明白了,原来你没找我茬捅出,你这是想把我当研究对象小白鼠?”
  “不,我们志同道合为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