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五十七章 踩得地皮都响的人物

  “二爷,这一晃眼都是在忙,你这回家了,我这也要回去一趟了,这几天要卖的瓜子我都炒好了。对了,你别想耍小滑头,所有的营业款,我回来要一分不差地收上来。”
  “你这瓜娃子,首先我是那种人嘛,其次你比谁都贼精着,我能耍的出来。”二爷愤愤道。
  “你知道就好。”
  张高兴一副老气横秋理所当然的道。
  毕竟前世的岁数你这二爷要大,他在心理上是占优势的。
  这也是二爷心里一直不明白的地方,莫名其妙地一直被压制。
  为什么啊!
  自己比他大一轮,那个死瓜娃子。
  “要是有自行车就好了,很快就能到家。”
  想着明天回去,只能得走路了。
  后世出门几十里,谁会走的啊……
  “但是现在还不能买自行车,家里到时候又是建瓦房,又是买自行车的,很难不叫人眼红,那么自己也别想低调发财了。”
  “明天起大早走吧,一二一,不就是走两三个小时而已,这年轻,练练,跑个两个小时的马拉松也没得问题啊。”
  自己这健壮的,果然吃得好,才能长得好啊,看看自己长高一点没有,前世自己这时候早已经定型了,但是这一世自己伙食这么好,天天猪肉排骨鸡蛋……红火的大队书记也绝对没自己这么滋润。
  门头上有自己去年划的刻痕。
  “长了长了!”
  真长了一点。
  张高兴在原来的痕上面又划了一道。
  目测两者隔着0.8厘米吧……
  下午的时候,张高兴在镇上供销社给家里买了些夏天的玩意,比如熏香去蚊子的,比如蒲扇,还有一些夏天家人的衣服。
  这个乡下满身破烂补丁衣服不可耻的时代,但穿不破烂的脸上红光。
  第二天五点多,张高兴就从彭埠镇出发
  家,这个他为之奋斗动力的地方。
  名利啊,这些如果没有家人的欣赏,那也如同锦衣夜行,比如你很厉害了,会被很多女孩崇拜,那些美女的喜欢,这种已经不适合他张高兴了。
  他张老汉啊,看那些如神马。
  那些东西是转瞬就不在的东西,人不会一直虚荣,虽然年轻的时候都喜欢被别人仰慕,喜欢,漂亮女生追求,但是人一旦过了一个玩乐的年纪了,才发现那些啥都不是,反倒是避之如虎,不然不止晚节不保,万事都不保了。
  如同公交车老司机开车的时间越长,速度会越来越慢,胆子越来越小,能刹车一步,就绝对不会抢那一下,如果遇到那种抢的司机,那绝对做公交司机这行时间不长,如同一些脑门冲血不成熟的年轻私家车新手一样,很激动,飙车很快,抢一般,见不得别人超车,跟着开野车,也就是那几秒,几分钟,可能就断送自己或者别人的生命。
  所以老司机做得久了,他路上看得多了,甚至自己都冒险过,他们成熟后,心中对开车是敬畏之心。
  真正成熟的人,真正行业里的高手,他越活着越是充满敬畏之心。
  比如做人,不爱惜羽毛的人,不择手段的人,不顾伦理的人纵使取得了一时的成绩,但是绝对走不了更远,最终他的结果是失去别人对你的信任,曾经的一切努力也是白费,再重则是失去自由和改过自信,甚至失去生命的机会。
  张高兴对这个时代,对许多的东西的认知,不像是那些年轻人,不像一下当下正目光短浅的二道贩子了。
  老汉虽然敢做,但是心里敬畏,谨慎,低调,小心翼翼的……
  他张老汉还想后半辈子都能舒心地枸杞保温杯,遛遛狗,十几套房子收收租子了,嗯,世界那么大,再去满世界转转。
  而这必须要有一颗敬畏之心,才能让自己一路免于灾难。
  不能给自己整进去了,第一代走歪楼的人太多啊,进去的不少。
  自己要坚守住咯所有底线。
  张高兴走在乡间的小道上,思绪翻飞,走路的时候,他喜欢思考一些问题,也许那样是能打翻走路的无聊,又或者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思考,给了他一次和心里静心下来独处的机会。
  他很享受那种感觉。
  河村公社初中。
  张家老二现在满脸涨得通红。
  “张起劲,抄下你作业,为什么不给,你还真跟你名字一样起劲了,是吧?!”
  这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张家老二的书本作业全部扫落在地上,他还凶狠地瞪着张起劲。
  “王洪虎,你干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快把张起劲的书捡起来,道歉。”
  旁边有女生学习委员说道。
  “道歉,我还没打他哩!呵呵!”
  服软忍气吞声,还是……去报告老师。
  张起劲站起身来。
  班级其他同学凑上前。
  他们不嫌事大,最好打架起来。
  这个年代这个年纪大部分是又楞又虎。
  张起劲没有去报告老师,也没有直接跟对方火拼打架,而是走到王洪虎的课桌前,将他的课桌整个掀翻,顿时王洪虎课桌里面的书本都散落一地。
  王洪虎没想到张起劲刚才是去掀他课桌的。
  “张起劲,今天我就要打你,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没老师护着你了。”
  “老师来啦!”
  “***我这还没有走,你这就要翻天了!”
  一个老师呵斥道。
  “给我住手。”
  出现的老师姓罗,就是教了张高兴他们两年的罗老师,不过今天罗老师就要走了。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的堂哥王洪辉要替代他罗浩然了。
  罗浩然在这公社中学教书了五年了,但是就要被那个刚高中毕业的娃子抢了饭碗,没有办法,王洪辉他伯在公社是通天的人物,他爸也是河村公社一大队大队长,他们都是在河村公社踩得地皮都响的人物。
  “王洪虎给张起劲道歉,我现在还没走,就一天还是你们的老师。”
  “我的罗浩然罗老师你得了吧,我堂哥一会就来了,你得瑟什么,我就不道歉,怎的?”
  罗浩然气得鼻孔冒烟,但是张起劲就要给罗老师出气了。
  他知道老罗被挤兑走,这个他十分喜爱的老师,凭什么他们要他走,他教了他们两年。
  拳头紧握要朝王洪虎打去。
  不过被罗老师拉住了。
  那个挤兑他的老师来了,王洪辉,一个十九岁的后生。
  “呵呵,罗老师,这是怎么了,我这刚来接手,就看着有学生当作你的面要打王洪虎,罗老师你这教育失败呀,不过,我来了,我将改变河村公社初中教育现状。”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