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八章 挣钱发家致富

  对于赵妈所说的,赵高红没想那么远,她和张高兴享受着甜蜜的恋爱时光,以后的事情谁知道政策会怎么变化,七七年全会之后,街上的个体户更多了起来,时代在变了,正如高考一样,一切似乎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再等他们大学毕业后,时代还不知道会怎么变化,结婚吗,她没想那么远的事情,她现在只想跟她的高兴哥哥在一起读书,一起下课吃饭,一起谈论人生,结婚似乎离她太遥远。
  而且结婚后就是生孩子柴米酱油醋茶什么事情也做不了,结婚太早了吧,她觉得她还要自己的人生理想要完成。
  祖国还未四个现代化,需要她这些大学生发光发热。
  对于承包集体工厂的事情,她也问过高兴哥哥。
  “高兴哥你都考上大学了,以后就是国家包分配工作,不用再操心彭埠镇木器厂的事情了,别包了。”
  “不,彭埠镇木器厂的事业是我一生的事业,我不会放弃它,我念大学不是为了由国家给我包分配工作。”
  振兴东杨木雕产业,张高兴将其作为自己承担的使命,这种心情赵高红是无法体会的。
  她确实也体会不到。
  想到妈妈说的那些话,那些担心,有时候她想跟高兴哥说,但是看到高兴哥一提他的木雕事业就十分激动,她话到嘴边就咽下去了。
  所以,索性不想那么远了。
  ……
  滨江大学。
  清晨五六点,校园各个角落就是传来英语朗读声。
  张高兴正跟赵高红背英文。
  张高兴是脑门大地跟着赵高红学,他英语基础实在太差了,差到没底的那种。
  全靠赵高红带着。
  “Dearson……”
  “亲爱的孩子……”
  “ThedaythatyouseemeoldandIamalreadynot……”
  “哪天你看我日渐老去,身体也渐渐不行,请耐着性子试着了解我……”
  “IfIgetdirtywheneating……”
  “如果我吃的脏兮兮,如果我穿不好衣服了……请有耐心一点。”
  “Donotinterruptmelistentome……”
  “同样的事情我如果重复述说,请不要打断我,听我说……”
  “Whenyouweresmall,Ihadtoreadtoyou……”
  “你小时候,我必须一遍又一遍地读着同样的故事,直到你静静睡着……当我不想洗澡的时候,请不要羞辱我也不要责骂我,你可能不记得你小时候我曾编出多少理由,只为了哄你洗澡……请你对我耐心一些。”
  张高兴有点稀里哗啦,他老过,这英文赵高红翻译过来,他太共鸣了。
  都说家里有个老是个宝,其实是家里有个老一直嫌弃到骨灰盒里,才缅怀。
  “高兴哥,你怎么了?”
  “没事,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现在到我来读了。”
  张高兴让赵高红给他挑错。
  他的英语底子实在是太薄了,入学之后几乎是从ABCD开始的级别学习,所以这读出来,简直没有一句不是错得,赵高红一个个单词给张高兴扣出来。
  说来也怪,自己这些老师教好几遍不是不会,记不得单词,但是赵高红那好看得嘴唇绘声绘色地给自己发音得时候,他重复两次就能记住了,说来真是怪了。
  所以,张高兴的英文就交给她来辅导了。
  “你咋这么厉害,以前也没见念过英文哩,谁教你的呐?”
  “我妈妈教的,在60年代前她还没下乡,那时候她是英语老师,小时候我妈妈不让我在外面跟人说英语。”
  “哦,难怪,难怪,你英文这么好,看来我真是捡宝了,我这英语看来有希望了,赵老师,我这么光荣的学习任务就交给你了。”
  “高兴哥你就贫。
  ……
  现在张高兴感觉真比高考还高考了。
  早上背英文,上午下午上课,晚上也是各种书往脑袋里塞进去。
  就是前世高三的学生也做不到如此,在早餐吃饭排队的时候,掏出书本,争分夺秒看书呀。
  不少人都是带着小纸条背英文单词。
  课堂上老师讲课的速度非常快,老师们恨不得一下子将那些知识都教给学生们了,前十几年都是工农兵推荐上大学,那学生的层次相差悬殊,而且天天运动,活动啥的,没办法教,现在神州大地的知识青年都是处于断层状态,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把断层补回来,只有教出更多有为青年才能弥补这个断层。
  四个现代化建设不仅需要学生的努力,也需要他们老师用尽全力去交。
  所以,一下课,老师们也不得清闲,办公室里,教室里都总有一群学生围着老师请教。
  教室里。
  “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
  宿舍里,很多同学挑着煤油灯看书复习功课。
  “你们说人为什么要睡觉啊?”
  “是啊,一天怎么只有24个小时。”
  整个滨江大学的学习氛围将神州大地学子蓄积多年的能量一下子都爆发出来。
  高考被录取时候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现在是漫卷诗书喜欲狂。
  学校的图书馆里永远是没有座位似的。
  书别想借想看的书,要排很长的队伍才能借到书。
  1977届那一批学子每个人都坚定着一种信念,国家恢复了高考,给了他们上大学的机会,他们要为国家的富强,民族的振兴,以及建立公平的社会而读书。
  他们无论是城里学生还是农民学子,他们都有着底层意识,特别是城市学长他们知青的生涯他们看到神州大地广阔农村的贫穷,他们迫切地想读书有成,学以致用投身国家建设,或者更多的人是想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再也不想过那种看不头的日子。
  某乡下,包干保证书被……发现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小岗村通过分田到户,每户完成了当年上交的国家粮食,当年产量相对于全队五年粮食产量的综合,不再像往年那样找国家要钱要粮救济了。
  村民们一包就灵,太高兴吃饱饭了。
  这自然引起了别的公社注意。
  他们签订的承包制有三点,第一点分田到户,第二点不再伸手向国家要钱要粮,第三点是带头人坐牢刹头都成,社员保证他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
  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托孤”的方式,生死状,分田单干,揭开了农村大集体改革势在必行的序幕章。
  ……
  不久,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
  “神州大地一夜之间定调今后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
  一个新的时代真正的来临了!
  不过闸门的放开不是一下子,而是不断地试点,而这涌现出不断先富裕起来的传奇。
  张高兴想在这时代里成为第一代弄潮儿。
  “高兴哥,你的理想是什么?”
  “发财挣钱,挣更多的钱。”
  “……”
  “可高兴哥,大家的理想都是为四个现代化建设啊!”
  “对啊,我也是,有了钱才能四个现代化,没钱那里能买机械实现农业现代化,没有钱那里能实行科技技术现代化,那科研费用老费钱了,先进的机床自动化生产设备的购买不也是要钱,没钱能实现工业现代化咯?”
  “高兴哥,你说的好像也对。”
  赵高红有点迷迷糊糊地说道。
  头一回把发家致富,发财说得这么高大上估计也只有张高兴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