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九章 他苍天不负有情种!

  一秒,两秒,三秒,又是好几秒过去,张高兴猛地从怔中恢复过来。
  “嗨,红妹,不,高红妹,不,赵高红同志,同学……”
  张高兴有点语无伦次了,不知道如何称呼得好,以致于英文式,传统式,各种混乱问候,完全是激动的。
  按照他现在的心理年龄,赵高红做他大孙女是绰绰有余,张高兴还是有点不把自己当少年郎,老有些将自己当作老头。
  而且如今时隔多年这么面对面对视可人,他老不羞局促了。
  时代不适应综合征等集中爆发。
  赵高红此时没用计较。
  只是兴奋。
  “高兴哥,你也来车站啦,去城里办事情吗?”
  姑娘见到张高兴是真心十分欢喜,在她眼里高兴哥是她十分亲切和习惯的男人。
  父亲在她小时候都只是一个名词,母亲一手带大她,对男人的认识,她首先是从高兴哥那里意识到的,她和他在不懂得害羞的年纪就在一起了,他是自己身边最早的男生,也是她最小时候最依恋的男孩,他小时候保护自己就像是别人家的父亲一样,他在她心里一直很高大。
  如今青春懵懂的时期,有女孩在学校里说喜欢那个男生,她的眼前就立即浮现高兴哥的身影。
  不过不知道为何,她开始慢慢感觉高兴哥似乎和自己有了距离,后来她才意识到,他们似乎开始了分层,她是干部子女,不久就会被推荐上大学,也要成为干部的人,而高兴哥只是山村农民的儿子,现在更是木匠,可是那又怎样,玉皇大帝的女儿七仙女和董永不也在一起了,山台与英伯生前不在一起,死后不也在一起了。
  她相信爱情可以跨越距离和生死。
  可是高兴哥开始有点躲自己了,不过再一次车站的偶遇,她发现高兴哥不再躲闪了,他敢于直视自己的眼睛了。
  高兴哥不再自卑。
  她很高兴,她觉得高兴哥完全不需要什么自卑,她爸爸未从羊栅栏走出来的时候,她一直都是农家小女孩,她爸爸在县里公职后,她也从未觉得自己有特别的优越感,她还是她,她是吴家沟长大的那个小女孩,不是在城里长大的干部子女。
  面对面前美丽人儿的问话。
  张高兴慢慢适应过来,然后亲切地道“嗯呐高红妹妹,明天准备去县城一趟买些东西,担心明天是周天,买不上票,这提前来买了。”
  “高兴哥,我也是提前买票,明天去县城看我爸。”
  高红那大眼汪汪的眼睛看得张高兴真是又想起那洪水,这辈子你可不能再被洪水吞噬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上辈子洪水滔滔的日子的里。
  就那样。
  与她相忘于江湖,两个世界。
  她还那么年轻啊。
  特别是每次老伴数落自己的时候,他特别的孤单,空巢有伴寂寞也不消,总会想起这个昔日曾给自己暖阳的女孩,那时候思念真是如汹涌的潮水,势不可挡,不过,那就也只是偶尔不顺畅的时候想想而已,跟老伴的日子还照样过。
  她只是作古的人物,她的生命早已经停止了跳动,不过现在活生生地在自己的面前。
  前世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倒闭,自己又回到了村里,成为了地道的农民,那时候赵高红是上了大学,是有干部身份的人,吃公家饭,自己和她的差距太大,所以那时候那是根本无半分可能,所以,他最后顺从家人的意思,和前世那个老婆结婚,然后生了一窝的孩子。
  有什么办法,人一到了一个微妙的年龄啊,都不能回避那件事,结婚。
  所以他和老伴完全是搭伙一起过日子,那时候那有什么爱情,只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只要能看对眼,不讨厌对方哪怕讨厌对方,日子都过得下去,因为他们那年代没那个矫情,所有的心思都在田地里,干活上,一家人要吃上饭,那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饭都吃不饱,谈什么感情,感情又不能当饭吃。
  吃饱是重中之重,所以这年代会发现离婚率几乎是零,哪怕再不搭的两人,照样过日子,下一窝崽。
  不过,他们都只是传承生命的工具吗,当然不是,他们也都有感情。
  只是认命了。
  当吃饱饭了,他们成为最多愁善感的人,他们最喜欢跟人谈论家长里短,因为他们在想着那时候他们曾喜欢的人儿现在怎么样了。
  比如张高兴,后来家里生活慢慢好起来了一些,虽然没富起来,但是一家肚子是能吃饱了,曾经中年时期,曾经老年时期,他都突然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梦中的她都曾几度来梦中,张高兴问自己,我曾最爱的人是谁,我曾最思念的人儿是谁,他发现是高红,那是他上辈子一生的遗憾,不能说的遗憾,深埋在心理的遗憾,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
  如今老天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他张高兴早就时时迸发出追究赵高红的念头,就是面前的小丫头。
  高红被张高兴盯得脸被血冲红了,这年代这么看一个姑娘,那可是让姑娘十分害羞的事情啊。
  这是一个大街上牵手都不好意思羞耻的感情纯真年代啊。
  爱和喜欢大多都是藏在心里,很少有人能说得出口来的。
  不过,爱,也有传递的渠道,那就是书信,在信里偶尔一句想念的话语,对方能抱着信快活几个月,甚至好几年,这样的爱情是那样叫人欢喜。
  “咦,高红妹妹,你只买了一张车票,你妈明天不去吗?”
  张高兴知道赵妈妈是在彭埠镇的,她爸爸在县委工作,周末定然是一家人团聚,但是赵高红只是买了一张票。
  明显,她妈不去,岂不是他们二人有独处的机会。
  他观察细微,他内心如星火燎燃……追她,向她发起追求,跟她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至于身份地位,他一定会用自己的所知所见赚到很多钱,获得社会地位的成功,他就能完全配得上她!
  他想想都觉得好激动,都忍不住高兴地笑了出来。
  他老天不负多情种,老天让自己再来一回,肯定是为了弥补自己和她爱情的。
  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
  不过张高兴的笑,这让姑娘赵高红一脸狐疑地看着他,高兴哥怎么突然忍不住笑了,难道自己脸上有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