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六十五章 气,气,气死我了!

  第一天在集市上,四个人卖出去了一百多斤的熟瓜子。
  第二天张高兴等人拿了两百斤的货,更是一上午就卖完。
  这东杨县城随着年关的迫近,对葵花子的需求简直像是一个无底洞似的。
  第三天,张高兴是包了货运公司的车送到东杨县城。
  四个人是夜里炒多少,第二天白天就是卖多少。
  ……
  “高兴啊,你二爷我已经累成了狗,我要歇几天。”
  “歇几天完全没问题啊二爷,提成我可就给不到你说的点了。”
  “别,我就只是说说,我就只是说说……”
  张二爷越发地想着明年自己出去单干,但是这念头,今年就想着一万次,但是失败了一万次,那个张高兴狗娃子不知道用什么魔法将他制服得死死的,自己一点反弹的浪花都翻不起,他赶紧自己真是白瞎白活了比张高兴痴长的岁数,怎么就被一个小辈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1977年,张高兴着实地要过一个肥年了。
  他资产一举突破万元,现在愁得是如此巨款不知道放在那里,这一万块不是后世的百元大钞,最大的钞票也就是十元钱,也就是说全部是十元钞,那得有后世十万块那般多。
  自己成为万元户这件事情还没有另一件事情让张高兴更加的兴奋,看着那耸起的五间大瓦房,这比前世自己住进三层楼房更加欣喜,这毕竟是自己重生后为家里做的最大的事情,也是让他觉得做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因为他让家里改变了居住环境。
  张家在年底办了进屋酒,一大家子住进了宽敞的五间大瓦房了,以前那三间小破瓦房,张银贵准备养点鸡,养两头猪放在里面。
  在热闹之后,张家更是来了一个“贵人”。
  赵母来了。
  作为吴家沟的姑娘,吴玉兰跟昔日在吴家沟做知青的赵母自然很是熟识。
  “玉兰姐,好久不见。”
  “叶玲妹,真是好久不见,我这快认不出你来了,你这比年轻的时候还年轻漂亮。”
  当年赵母叶玲在吴家沟带着女娃娃干活,那二十多岁的女人因为重体力劳动,十分的沧桑显老,但是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半点当年的模样,俨然如同戏文里的贵妃,气质优雅,看看她,再看看自己,她像是三十岁,而自己都快像是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了。
  见面后除了嘘寒问暖,聊了这些年各自的变化。
  叶玲说老赵回来之后,就进了县里,自己和女儿为了不分心老赵,在镇上待了些时间,如今她的女儿已经是大学生了……
  吴玉兰也说了家里的光景,大儿子前些年在工厂,倒是没有说近况,儿子挣钱也是二道贩子,这事情现在说得是不太光彩。
  接着说了家里其他孩子和老人的情况。
  叶玲是个“聪明”的女人,有些话是点到为止。但是赵母则是感觉如坐针毡了,儿子啊儿子,人家赵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落魄的赵家,人家闺女不再是那个泥巴田里的娃娃,人家现在……他们在一起,想想就知道不太会有好的结果。
  天仙配的故事,祝英台和梁山伯的故事,哪一个有好的结局。
  唉……
  不般配啊。
  自己儿子现在是人人喊打的二道贩子,将心比心,如果他们是赵父赵母,也不给让女儿跟了这样的人。
  叶玲走后。
  张银贵和张妈妈都是忧心忡忡。
  或许孩子们小时候有好感,但是大家现在都长大了,他们未来是两种光景的人生。
  “咱老张家现在确实是高攀不起人家姑娘。”
  ……
  “我说孩子他爹,桂花介绍的侄女翠花那姑娘我见了,那姑娘勤快又漂亮,跟我们家高兴挺般配的,我看这两孩子很合适。”
  “这事情我和高兴说说,姑娘去年就见了,这一年一年的,我跟高兴说说,开年找人过去说媒。”
  张高兴跳起脚来“啥,去郝翠花家说亲去?”
  “你咋呼啥?”张银贵瞪眼张高兴。
  “我不去。”张高兴头摇成拨浪鼓。
  “怎的,人家那么好的姑娘,从去年到今年都对你念念不忘的。”
  “我又没要她对我念念不忘。”
  “你,别的事情我都由着你,这事情我不会由着你,男大当婚,你这年过去就二十了……”
  “过完年也才虚岁十九,实岁我十八,怎的就二十了。”
  “连你在娘胎那年也算上。”
  ……
  “农村大龄不好找好女娃子的!”
  “你那是老思想,爸,你看,出不来一年,这社会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十九岁结婚那都还是娃娃当爸,没责任心,没二十七八岁体会不到那种对家庭的责任心的,所以我不着急结婚。”
  “你个混账,你那里来的一套歪理邪说,还二十七八岁,我打不死你,你那么大年纪那个女的要你。”
  “爸,女娃子二十七八岁都不大的,男人三十才最有魅力。”
  “气,气,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