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五十三章 别人这事干不成!

  张天德二爷同志猛然惊醒,他不是在外面折腾生瓜子吗?
  他满脑子,不仅是醒着睡着,现在全部都是瓜子……
  瓜子,瓜子,无数的生瓜子在一道声音下突然全变成了自己的婆娘。
  自己娘们怎么来了!
  “桂花!”
  猛然一睁眼。
  那里有自己那娘们。
  面前只有张高兴。
  他一副阴谋诡计得逞的模样对自己笑。
  年纪轻轻的瓜子,却笑得跟老坛酸菜似的。
  “你……你耍我。”
  “诶,诶,诶,不是耍二爷,只是觉得二爷睡板车会不舒服,要睡去那屋子里睡去啊二爷。”
  张二爷环顾四周。
  “这是哪里?”
  “这是我在镇上租的房子。”
  “你个高兴龟儿子啊,住这么好的房子,这么好的院子,你这住得是不是太爽了。”
  “一般一般。”
  “啧啧,还有花,这还有秋千……”
  “二爷,得了您先别欣赏了,您先跟我来抬下瓜子。”
  ……
  张二爷这一觉睡得是昏天暗地,居然睡了一天一夜再加上第二天上午,直到中午饿醒了,或者说是被张高兴做得饭菜给刺醒了。
  “太香了!”
  这味道。
  “绝对是红烧肉!”
  张二爷腾地从床上爬起……
  从里屋面走到厨房。
  “高兴啊高兴,没想到啊没想到啊,你居然藏得这么深,别人觉得你现在很落魄,谁知道你这个家伙这么滋润呢!住这么好的大瓦房,吃这么香的红烧肉,你这辈子过得真白瞎啊。”
  “呵呵,一般一般啊二爷,你这也真能睡得,从昨天上午睡到今天上午,我就没见过你这样一觉能睡二十四小时以上的。”
  “还不是因为那些生瓜子,我这大半个月我都没有睡过一场好觉,太惨了。”
  张二爷一边说着太惨了,一边就去用手直接去抓碗里的红烧肉。
  张高兴一个筷子朝他的手拍去。
  “二爷,筷子,拿筷子,不然你让我怎么吃。”
  “嘿嘿,看你嫌弃的,好好好,我拿筷子。”
  张二爷拿着筷子正去夹上一块,张高兴开口了。
  “别吃多。”
  “你个小气巴巴的样子,这生瓜子我收的是好不容易,身体都给累坏了,吃点肉多吃几块补补咋滴了。”
  “待会我们整两盅,你都吃完了,可就没下酒菜了。”
  “这还差不多。”
  待张高兴炒好其他两个菜后。
  两人开吃了。
  张高兴听了张天德收购生瓜子被狗撵到怎么将瓜子运回来,路上离奇艰辛,宛若一部冒险探险剧。
  当然不乏这张二爷添油加醋,张高兴就当故事来听好了。
  然后,给二爷来点安慰。
  “二爷,这还真的是你,别人这事情真干不成。”
  “那是绝对的,这事情除了我,别人还真干不成,我张天德这些年别人都说我是瞎逛悠,你现在见着我的本事了吧。”
  “那好,你再去一趟北河,再收购几百斤葵瓜子。”张高兴冷不丁道。
  张天德手中的筷子一下子哆嗦得都有点掉了。
  这一次大半月收购,他褪了一层皮,再来一次,他不得掉大块的肉啊!
  “二爷,怎么了,这是?”张高兴问道。
  “没事,只是手抖了一下。”
  张天德甩了甩筷子继续夹了一块菜。
  菜还没到嘴巴。
  “高兴啊,你那来的那么多钱,你怎么还有钱让我去收购生瓜子啊?”
  “我这钱啊是我起早摸黑挣来的,怎么,二爷,不乐意继续去收购啊?”
  “这样,我一个月给你开40元工资如何?”
  “40元!这么多!”
  张天德赶忙捂住嘴巴,自己这是不是傻!
  给自己越多越好啊,嘴真蠢得要命。
  “多啊,那三十。”
  “不不不,三十太少了,太少了。”
  张高兴看着张二爷,这年代镇上的工人工资都没三十。
  “真少吗?”
  “三十其实不少,但你这活累啊,又不能磨洋工。”
  “那好吧,我还是给二爷你四十块一个月,二爷这收购不易,都累坏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二爷这以后啊看情况可以给二爷更多,你二爷跟着我,你以后绝对不会年年瞎逛悠,一年到头还是落得两手空空。跟我保你今年至少挣一大笔钱。”
  二爷现在很纳闷,明明这张高兴是晚辈,自己怎么在他面前怎么就感觉自己是晚辈似的,什么都在听他的,不过张天德最后也明白了,这瓜娃子所谓的找自己合伙,其实是让自己给他打工。
  他这是不是就是资本家了?!
  不过他愿意,他能挣着钱就行哩!
  高兴娃子已经提前预付他工资了。
  给钱比啥都好。
  接着在彭埠镇张天德跟着张高兴好吃好喝了几天,然后被张高兴又撵出去了。
  再次往北河收购生瓜子去了。
  这几天,张高兴嫌弃张二爷得要命。
  这张天德太碍事了。
  自己跟赵高红的独处都被搅合了。
  他看见赵高红给张高兴辅导,两人那么近乎,他就要上前捣乱,他这是干啥啊!
  张高兴不知道这是张天德为媳妇家侄女郝翠花而捣乱,在他看来,张高兴应该只能跟郝翠花亲近的,年前张高兴不是与郝翠花见面“相亲”了吗?
  郝翠花才是正主。
  这那里冒出的女生……
  “张高兴我告诉你,别辜负人。”
  张天德在离开的时候警告张高兴。
  “我肯定不会辜负她的!”
  “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
  “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
  ……
  张高兴以为张天德说的是赵高红,其实他说的是郝翠花,这让张高兴误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