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七章 我很佩服你!

  带着手表,穿着皮鞋,梳着泛光的头发青年很有气质地自我介绍道:“我姓徐。”
  “徐同志你有什么事情吗?”
  张高兴有点戒备地道,因为他知道在自己和赵高红断关系的一年多时间里,这个人一直在追求赵高红,这是情敌了,能不戒备吗,这是挖自己墙角来了啊。
  “呵呵,上车吧,我们找个地方说,张厂长。”
  闻言,张高兴瞳孔微微缩了缩。
  一种生死命脉被这人握住的感觉。
  现在必须跟对方上车了。
  一家国营饭店包厢。
  “我们开门见山吧,离开赵高红,她是我看上的女生。”
  “我知道你,你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追求赵高红的徐学长?”
  “对,你知道就好。”
  “赵高红现在跟我搞对象,没你什么事情了,我不管你是谁,别再缠着我对象赵高红,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张高兴像是被惹怒的刺猬,身上的刺儿都炸起说道。
  “离开的人,是你,不是我。”
  徐学长摇了摇头,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对着张高兴说道。
  “高红喜欢的是我,我跟她从小一块长大,我努力看书,拼命考上滨江大学,就是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如今我做到了,别看你开了一个破吉普车就来吓唬我,你这吉普车我以后买一百辆,一千辆都不是问题。”
  若是前世,自己根本没有自信,遇到徐向东这样的人肯定会很自卑。
  但是现在他眼里,徐向东算得了什么。
  不就是开了辆吉普车,再过几年,他还准备买豪车。
  “所以,赵高红是我对象,你滚远一点。”
  张高兴动怒了,他什么意思啊!
  说离开的人是他张高兴,开的什么国际玩笑,他不怒还是男人吗,有人都这么明目张胆地来抢自己的女朋友了。
  对于张高兴的粗口。
  但是对方仍旧只是浅浅一笑,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这让张高兴更加警惕这个年轻人了。
  张高兴如妖,他是有一个老汉的心,但是这个年轻人也能做到如此,可见其从小生活的环境不一般,能做到这种训练的必然不是普通的家庭,那辆吉普车其实早就证明这年轻人不简单。
  “让我来说说一个人的故事吧。”
  “投机倒把起家,胆大包天承包集体工厂,我看几百口人都要坐牢了,而且还有一位在校大学生,哦,不,都进去了,还能是大学生,那学校不得开除?”
  这不就是说自己吗?
  张高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了。
  1978年年底宣布改革开放,现在离集体责任制承包的施行时间还有两百天,那怕就是试运行,这还早得很,如果这事情出事了,彭埠镇集体修造社两百个工人,那影响大发了,全部进班房,两百个家庭怎么办,还有自己这次上大学得机会可能葬送。
  “说实话,我还是满佩服你的,张高兴你聪明,胆大,敢干,危难之际救活一个厂子,不仅如此还成为当地高考状元,你是真正崛起于微末,你是一个人物,说句心里话,我打心眼里佩服你。”
  “如果你和赵高红不再来往,或许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我实习的单位是对外贸易部门,你的雕花樟木箱也是出口贸易,说不定我能帮上什么忙,前提是你不要让我帮倒忙,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跟那种一次只下一招棋的人过招,我喜欢那种能看出很多招,下一步知道不说六七步,至少要知道三四步的人吧。”
  徐向东的话透着凌厉的威胁不言而喻。
  面对这个青年徐向东,张高兴感觉现在竟无一丝还手之力的感觉,选择赵高红,自己工厂,连累一大批人全部玩完,自己这大学自然是念不成了。
  头一回,张高兴知道了重生不是万能的,他每一步都能被这个青年人掐死。
  商业之路,除了机遇,风口,还需要足够的睿智,指不定那里就栽了,被人下套子,吃得干干净净还不知道被人吃的,你还以为你自己很聪明,死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有时候。
  这个徐向东的年轻人真是给张老汉生动地上了一课,前世他的格局小,最多去过西杨工厂打工,老了就是农村一老头,在商业上看起来还很嫩,自以为一切都掌握,但是这徐向东的话,字字如五雷轰顶。
  他把一切想象得还是太简单了。
  自己漏洞四出,别人只是随便一调查,自己的弱点全部暴露无遗。
  先行一步是财富,也是巨大的危机,如今这个危机已经凸显,如果这是1978年底这都还会好一些,但是现在还是1978年上半年,他现在怎么办?
  无论怎么选择,其实都只有一条路,但是选择另一条自己会很惨烈,所有的一切将鸡飞蛋打。
  因为选择爱情,最后的结果是一切都会没有,包括爱情,自己进去了还有啥的爱情,不仅爱情没有,两百多彭埠镇木器厂工人师傅都给进去,自己振兴东杨木雕产业也全部玩完,所作的一切将付之东流。
  选择事业,还有一线生机,这个年轻人他没有把自己往死里逼,也就是为了让自己选择放弃爱情,这个青年人让他觉得很可怕。
  如果自己放弃爱情,选择事业,会有一线生机。
  张高兴不是没脑子的年轻人,他现在只能做这么一个选择。
  但是这对赵高红十分的不公平,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在玩弄感情吗?
  张高兴感觉自己好窝囊,好怂包。
  前世今生,自己都还是要错过她吗?
  “张高兴学弟,我等着你跟她在校园当众分手的消息,三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不然你和那些工人都进去吧,大学你也别想上了,到时候我可真为你可惜啊,你本应该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年轻人,我还想跟你更多的过招,但是你进去了,那一切都没意思了。”
  滨江校园。
  “高红妹妹我们不合适,你不适合我,我们分手吧,我只是把你当妹妹,我错把这当成了爱情。”
  ……
  1978年9月中旬,赵高红申请留学莫斯科,做了国际交流生。
  高红妹妹,你没在滨江也好,这辈子你去了莫斯科,那么滨江的洪魔这辈子不会再吞噬你的生命了,希望你在莫斯科一切安好,原谅我,我是个懦夫,我就是个怂人,我张高兴没用。
  滨江大学,张高兴不到大半年之间白了头。
  “高兴,你的头发,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