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三十章 血性二狗!

  彭埠镇高中,这本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赵高红心里不知道怎么的,不太舒坦,感觉一定有事儿发生一般。
  特别是课堂上一些同学今天谈论社论上的东西,让她不由得心纠,在县城她在周日的时候也会听到一些父亲在这方面的言语。
  他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好时代会来临,但是那个时代的来临,必然会掀起一些不愿这个时代来的人垂死挣扎,他们会激烈地阻碍这个时代的到来。
  ……
  如果高兴哥想要做个体户,最好不要这个时候做,等那个好时机再来的时候,不然,她怕高兴哥会被枪打出头鸟。
  那茶叶蛋的生意,现在他最好是不要做。
  好多报纸都在说这些事儿。
  她想着要把心里的想法对高兴哥说,然后她就往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而去。
  ……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真是敏锐。
  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一个低矮瓦房的宿舍的工友们,大部分人正忏愧羞愧地抬不起头,他们感觉自己背叛了兄弟。
  背叛了自己的工友。
  只有二狗子周耀天在修造社大会上没有“坦白”。
  他自然是受到了孙玉保的雷霆,扣掉其三个月工资。
  其他人见周耀天受罚,一个个纷纷说出自己知道张高兴的一些事情。
  那孙玉保那杀鸡儆猴是玩得贼溜。
  同在一个窝,张高兴那能隐瞒得好,再怎么隐藏的好,也不过是老头自欺欺人罢了。
  宿舍工友们将张高兴许多事情多多少少都说出来了一些,他们没有说张高兴是投机倒把,但是拼凑起来的故事就是一个工人不好好上班,去市场倒卖鸡蛋投机倒把的故事。
  ……
  此时对于宿舍工友们的背叛,张高兴没有一点的生气,他原谅他们了。
  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自己若是他们,怨不得别人。而且没有重来的经历,他不见得都能做到二狗子周耀天那样义薄云天。
  不过,这让张高兴更坚定了将来去做某些事情。
  二狗子前世没能好好珍惜到他,这辈子二狗子他张高兴以后有啥,一定也让二狗子有啥,他前世替自己失命,这辈子依旧这么过命,他真的很感动!
  一辈子遇到多少人,认识多少人,能为过命的人,到老来你发现几乎没有,而他却是。
  明年,明年过年我就要把你从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挖出来,不让你的脑袋开瓢了,开谁的脑袋瓢也不能开你的。
  张高兴心里想道,此时他看着不太高兴扑克脸的二狗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搁别人那里都是应该别人安慰自己啊,怎么这里就成自己安慰别人。
  “大家,你们哭个球啊,走的是老子又不是你们啊!”
  “真是的!”
  “高兴哥们对不起。”土根说道。
  “那晚上我要是没起床尿尿就不会见到你去厨房,都是我那泡臭尿害的。”
  “高兴哥,我也对不起你,我,我不该说。”田来福说道。
  “哎哎,得了啊,我一直都没怪你们,好了好了,有缘我们再相会。”
  被这些宿舍工友搞得张老汉,眼角有些湿了。
  “二狗子,朱老五,赵土根,田来福,你们这些混蛋,我走了,终于可以不用忍受你们的磨牙声,呼噜声,半夜放屁声了,哈哈哈!”
  张老汉大笑。
  很是潇洒的模样,奶奶个熊真想哭,老汉是颗玻璃心呐!
  宿舍门外孙玉保的“二扛子”们一听对方还在笑。
  当即是怒了。
  “张高兴你这个投机倒把你还真猖狂,这个时候你还笑!”
  “兄弟几个,我们把他的东西都扔到厂子外面去,叫他笑,叫他还笑!”
  “我看你们谁扔,我跟他没完。”
  又是二狗子站出来,怒目对着孙玉保主任的二扛子们。
  二狗子怒目那些狗腿子的人。
  这激发了其他人的血性。
  宿舍工友们本来因为大会上迫于压力检举,本来就内疚,此时,他们都跟二狗子一样,站了出来。
  “你们不许动张高兴的东西!”
  几个人挡住那些二扛子。
  其中一个二扛子说道:“你们是不是也想一样被开除,你们也是资本主义的尾巴。”
  “徐蛀牙,别把帽子扣那么大,我们资本主义尾巴,我们只是不让你们向疯狗一样砸我们高兴哥的东西,你他就是一个二流子,你进厂里之前那些不干净,别让我说出来,让你后悔,带着这些二扛子们离我高兴哥远远的!”
  朱老五说道。
  朱老五的话,没想到还很有威力,让徐蛀牙特别的忌惮。
  如果自己的事情兜了出来,就是自己现在抱着的大腿孙玉保主任也保不住自己。
  可孙玉保主任的意思是把张高兴的东西都砸了。
  最终他没有砸张高兴的东西。
  顶多孙玉保责怪自己几句,但是砸了,这朱老五放炸弹出来,自己可就砸完了。
  “快点收拾东西,赶紧走,现在我还能让其他人不动手,再过一会我就不能保证了。”
  徐蛀牙冷冷地说完。
  这一间瓦房的宿舍工友都给自己收拾东西。
  东西都收拾好了,那做茶叶蛋藏起来的配料那些玩意东西,也一股脑地拿出来了。
  这要是没有朱老五,张高兴估计自己又要重头再来买了,这情他张高兴记下来了。
  宿舍门外,候师傅也来了。
  这位前世自己的木匠师傅,这辈子还是,两辈子做自己的师傅。
  “师傅,对不起,我这就要走了。”
  “哎,高兴娃子,你是个好娃娃,可惜了,你这是吃了什么迷魂药了,要去走那个路子,哎,师傅本来很看你好的,你在这木器厂啊再过两三年必然成材,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什么都晚了,都怪师傅,都怪师傅没有盯紧你,让你这动了其他歪念头,这下好了,师傅才对不住你啊!”
  “师傅你别那么说,路是徒弟我自己选的。”
  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门口,张高兴的东西被全部搬到了厂外。
  孙玉保来了,其他人也就不能再帮忙张高兴了。
  有些人想帮,比如二狗子就不怕孙玉保已经罚了还怕啥,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帮,张高兴被这么突击一下,在镇上根本没时间找窝,都不知道将东西搬到那里去。
  “哎应该早点准备后手的。”
  还以为自己多么谨慎,自己这谨慎个屁哟,一下子就被赶了出来,他丢人了,上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上辈子回去刨地了一些年头,那也是因为农具修造社木器厂倒闭,大家都失业的!
  事以至此,谁叫自己上辈子没做过生意,这头脑还是考虑少咯,要吸收经验教训!
  “高兴哥。”
  突然的女声,让张高兴抬起头来又很快低了下去。
  本来想最荣光的时候跟你表白,现在却让自己在最喜爱的人儿面前如此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