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五十章 命中注定要火!

  在这时代,张高兴能做什么,他能做的就是抢占先机。
  在“别人没有”“下海”时,他“下海”了,在别人没有投资一个行业的时候,他投资了,在别人还没有怎样的时候,张高兴就怎样了,他就能在未来神州大地各个商业领域独占鳌头。
  张老汉前世只是普通人啊,他要建立资本优势,才能在未来有立足之地,股票,互联网,房地产,他上辈子都没玩过,那些他不会玩,但是有钱了,他就能进去玩了,那些玩的人他们最开始的时候大多好像很苦逼,很多人都是抱外国人的大腿,然后才有了资本打天下的,国内那时候有钱的人少,而且有钱的又不懂互联网。
  大多都是老传统思想,不懂就不愿意冒险,毕竟他们的大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张老汉感觉自己很有机会啊。
  自己到时候伸出去粗腿,他们也就不用去抱那些老外的腿了。
  张老汉重生后,偶尔夜里还想这个问题,一想这些问题,他觉得自己眼界格局就不能只是茶叶蛋和东杨木雕,还应该想点其他的。
  于是有了打这二爷的主意。
  背靠着大树,你就成为了大树,这是后来一把年纪的二流子张天德自立门户后还成为大老板跟人们说的一句话,人们都知道那棵大树指的就是张高兴。
  “说外面的生意,那我比你懂得要多得多。”
  此时张天德倒很是自信地说道。
  在张高兴面前,他别的不说,就说他闯荡的时候,张高兴这崽还没出世呢!
  他贩卖过冰棍,水果,老鼠药,进去过好多次了,很多买卖他都做过。
  本来张二爷想吹嘘一番自己的战绩的,这些年在东杨诸县,他阅历不少,正是可以吹牛皮的时候。
  不过话才到嘴边,就给憋了回去,张高兴倒是先开口了。
  “这东西搞到不容易吧,二爷。”
  张高兴掀开张天德桌上的桌盒,这桌盒是农村过年时候,或者谁家办办大喜事的时候才拿出的,里面装着些花生,瓜子,糖果,糕点什么的。
  张高兴说的是瓜子,他一边说着一边抓了一把出来磕。
  “诶,你,你少抓一点。”
  张天德心痛不已道。
  “你放回去一点你放回去一点。”
  张天德说着就是要掰开张高兴的手。
  “二爷,别这么小气嘛,我这到手的东西,你好意思拿回去,这大过年的。”
  “算了,你小子说啥买卖生意?”
  “我说的就是这生意,瓜子。”
  “呵,这东西我好不容易才在城里搞了点票买上一点,拿回家,这东西精贵得很,做这生意没门。”
  张高兴闻言,笑笑然后说道“二爷你说这瓜子为什么精贵啊,因为买不到,为什么买不到,因为没有,如果做这瓜子生意你说赚不赚?”
  张天德继续听着,张高兴嗑着瓜子继续说着。
  “这瓜子又要票又贵的,如果我们在那城里卖这不要票又便宜的瓜子,你说生意会不会好?”
  “这生瓜子我们没票那里能买到,而且有票我们又那里有那个本钱去买,然后再炒了赚钱?”张天德道。
  “是的,生瓜子的本钱我有,怎么样,要不要合伙干上一番,我可是知道二爷这些年都是瞎逛悠,我这次可是给二爷挣票子的机会。”
  村里“新晋”的“二流子”张高兴对着“老二流子”诱惑地说道。
  “你哪里来的本钱?”
  “不管我那里来的,你敢不敢干?”
  “敢,怎么不敢,我什么都贩卖过,这瓜子还真没有过,你说怎么做,我们怎么干?”
  “我给你先出两百块,你去北河那边收第一批生瓜子。”
  他张高兴要学徽皖的年傻子卖瓜子了。
  不过,这瓜子的消费还是城里人消费多,他准备让张天德在东杨县卖,先让他去北河那边收购生瓜子,自己在彭埠镇的生意还做上一段时间,后面他也是准备去东杨镇大地方进行发展的。
  彭埠镇毕竟太小,随着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大有可为的时代来临,自己必须挣足了更多的第一桶金,才能更大有可为!
  “两百块,你这瓜娃子真是的,到底那里那么多钱。”张天德对张高兴能拿出那么多钱惊诧不已。
  “别忘记我以前是工人啊。”张天德不知道张高兴家里的经济情况,但是这么一说,张天德还真信了。
  “你这瓜娃子,还是当工人好,可惜你把差事给弄丢了,你看你二爷我晃悠了这么多年,口袋里还是空空,不说两百,唉,连二十块现在都拿不出来,既然你出本钱,这事情我给你干,咱以后赚的,二爷拿小头,你拿大头。”
  张天德这些天在外晃悠,没挣到钱,他认为都是没有本钱的缘故,现在有这么个机会,他跟高兴娃子玩一玩,考虑到他出本钱大,赚钱了高兴自然拿大头,当然亏钱了,张高兴也是亏大头,而他只不过又瞎逛了一段时间。
  他们两人悉索地谈着,那边郝桂花也给郝翠花在分析。
  “结婚了分家肯定要是分的,你参合他们那一大家子,你这要是嫁过去了以后的日子还能好过了,他们家现在一口十口人全挤在一起,你这结婚了,到时候肯定得要有房子,不然你们新婚小夫妻住那里……”
  郝贵花给郝翠花分析着。
  “不过你和高兴也年纪都还小,那小子现在认死理,想着自己刚长大就分家,心里肯定是接受不了,要不再过一年,等那小子成熟了些。”
  郝桂花还是那心思,宁拆十栋庙,不毁一桩婚。
  给郝翠花开导着,不让这事黄了。
  而且她认识的张高兴真是好孩子,完全不同于自家的男人,但是今天张高兴的表现,她也不太好恭维,真是太差了,一副没长大的样子。
  郝翠花不认为自己模样差了,这张高兴气坏她了,村里村外多少年轻小伙对她有意思,不过她都没搭理,她没意思,这张高兴小时候自己见过,对他印象不错,后来听说其还在镇上当了工人,最近却是遇到了人生的挫折,姨丈去她家说这张高兴的事儿,她小时候对这男孩有崇拜,那时候她见她护着一个小女孩,很有爱心,所以就来见了,但是没想到对方是个大木头,一点都不懂人家女孩子的心思。
  若是其他人这么对她,她早就看都不看那男生一眼,直接走人,但是他是张高兴,那一切不同了。
  谁让他曾经在自己的心里留下了一颗种子。
  如今懵懵懂懂地开始发芽。
  正屋里,张天德对张高兴卖瓜子的生意的生意策划听得出神,无意间一屁股坐到了一个火盆上。
  一声惨烈得尖叫响起。
  “二爷你这坐火盆,命中注定真要火一把了。”
  “去你的,我的屁股啊!”
  听到张天德杀猪般德尖叫,房里的郝二娘和郝翠花连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