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六十二章 悄然变化
夜已深。
  
  张高兴横竖睡不着,想起先前老罗老师和二狗子的打趣。
  
  张高兴有点越发地想赵高红了。
  
  想起她小手的温暖,想起她……这幅年轻的身体啊,正是火山活跃期,如同炽热的岩浆,那情感随时都要喷发出来。
  
  不知道妮子元旦回来不,要是回来,他一定要见着她,他感觉实在太想她了。
  
  于是他从床上骨碌碌爬起,点着煤油灯,写信给赵高红,希望她元旦回来一聚。
  
  “赵高红妹妹,你去滨江已经几月有余,我对你甚是想念,想念你的笑,想念你为我讲习题的模样,可惜我不能再为你送茶叶蛋了,不知你在那边是否能吃上茶叶蛋……”
  
  张高兴写了很多土味的情话,这搁在孙子那里绝对是土得掉渣那种,不过张高兴边写边乐呵,他只想把自己里的那一肚子话吐出来。
  
  然后他装进信封,写着滨江大学赵高红同志收。
  
  去了邮局,盖了邮戳。
  
  信寄出去之后,就等着回信了。
  
  这年代写信和回信都是一件很令人快乐的事情,在窗前的小桌子上铺开信纸写信,写得不好还要重新写一遍,如果字迹过于潦草也要重新抄写一份。
  
  等信的时间,所有的思绪和心情也被牵动着,如同酿酒一半,那样等来的信每次都要细品一遍又一遍。
  
  赵高红回信了,说她元旦回来,这把张高兴高兴坏咯。
  
  不过这离元旦还有些时日。
  
  两人又是连连书信,并相约在东杨县城见面。
  
  张高兴这一年的“第一桶金”在张二爷,周耀天,罗老师的加入下,他口袋厚实的速度增加得更快了。
  
  他离那个万元户得目标越来越接近了。
  
  财富得的加使他心里十分地欢喜,但是这社会的变化更让他打心眼里高兴。
  
  元旦一过,就是1977了啊!
  
  1977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是一个神州大地经济转变的一个节点,街上的“二杆子”们少了,全面集体公有制开始明显松动,到1978年确认公有制不再是神州大地的唯一经济发展形式。
  
  此时东杨县城活跃着不少商业的气息。
  
  这在今年就有人感觉到了,社会某些方面开始慢慢松动了起来,某种变化正在悄然发生着。
  
  1977年这种变化将以一种更快的进程变化着。
  
  上大学不再是推荐,而是要考试了,这个停滞学习的神州大地开始提倡学文化知识了,有本事的人要开始吃香了。
  
  报纸上的社论开始少了。
  
  这片神州大地将做一次历史性的总结,为迅速改变这个国度落后的局面,一些老人们用他们的最后生命时光进行最后一次爆发,神州大地进行一个艰难的转折阶段,除旧破新,开始一个新的历史事情,让神州大地的人们都富起来!
  
  穷不是社会主义,富不是资本主义,吃饱穿暖是当下这片土地的人们最需要解决的。
  
  彭埠镇张家河村,张高兴家现在可劲热闹了。
  
  外村人看到他家的大瓦房,家里有女娃的就打听这家男娃子成亲了没有,没成亲,一般是女娃子家说媒的门槛踏破,但是张高兴家因为那大五间红砖瓦房,男娃子家被踏破了。
  
  他们认为女儿去了这家人家不会吃苦啊。
  
  无论那个时代,都是一样天下父母心,自己感激贫穷的时候女人嫁给了自己,但是做父亲的时候,希望女儿要嫁得好一些。
  
  前者是爱情,后者是亲情。
  
  对于张高兴家,不仅是外村人,本村那些伯叔啥的也开始关心起张高兴的婚姻大事来。
  
  “银贵啊,你家大儿子冬天公社会战回来不,到时候各村来人,其中女娃娃不少,你家建了大瓦房,条件好了,你家大儿子的婚事有着落了。”
  
  作为工人,或者吃公家饭的娃子二十好几结婚都不算大,但是作为农民,二十好几,那不抓紧,岁数到了上梁山的时候,在农村找好女娃就不那么好找了,现在张高兴的年纪,正是农村小伙子最佳找女娃子的年纪。”
  
  以前张银贵家是没有钱来造房子,那破烂三间瓦房,一家十口人,那破烂光景儿子找媳妇的事情一直就拖着,现在家里不一样了,人家女娃来自己家不会委屈,不过去年年底儿子跟那郝桂花介绍的女娃也不知道行不行,儿子回来没跟他说什么,那两个娃娃到底有没有处,要是没有看对眼处上,这次冬天公社会战是来张家河村会战,那女娃娃多,喊大儿子回来,中一个,中了他就去托人说媒。
  
  不过这之前,他要先去张天德家问问,看看郝桂花介绍的女娃子中不中意他家高兴娃子。
  
  “我家那侄女对你家高兴印象不错。”
  
  张银贵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心里高兴不已。
  
  “那好,那好,回头我找媒人说媒去。”
  
  张银贵开心不已,儿子人生大事着落了,他心里就舒坦一件事,他觉得孩子们啊,只有成家了之后才能稳沉下来,那怕儿子现在有本事了,他觉得只有成家了才能稳重。
  
  忙好了他,以后他去好好搞他的小家,而他则是他继续下一个忙老二的事情。
  
  儿女们都成了,他这一生就能全部舒坦了。
  
  此时,郝桂花似乎话里有话地说道“高兴他爸,银贵老哥,这事情感觉不用那么快,你先问问你家高兴娃子的意思。”
  
  想起那天张高兴那娃子冷落自家侄女,而她家侄女却对那小子有些死心眼,郝桂花心里不是滋味。
  
  “有女娃看上他,他还能挑咯,这事情我给他做主哩!”
  
  张银贵打着包票道。
  
  其他事情,他可以依着高兴了,这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把关,这事情不能由着他儿子。
  
  他心里想着自己是为他好。
  
  1977年元旦。
  
  张高兴和赵高红都穿成了球。
  
  冷啊。
  
  今年的冬天有些格外的冷,但是这挡不住两个年轻人火热的心,就是再冷,他们也要见面。
  
  就如同这大街上开始多起来的一些人,以前在这城市街道的人大多都是城市干部和下班的工人,但是现在多了许多的普通人,除了上下班时间,这些路上才热闹,但是现在这么冷的天,不是上下班时间,却是依旧有不少的人。
  
  ”高红妹妹,你看这街上比以前要热闹多了,那还有个体理发店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