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六章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张高兴回来,就见到了正准备提前下班的朱厂长。
  “哟。瓜娃子,你从医院回来了。”朱厂长热情道。
  “是啊,朱厂长,我回来了。”
  “病看得怎么样啦?还好不,严重不严重?”朱厂长问道。
  本来不严重,按照上辈子张高兴这时候的性格,那肯定是痛快地说啥事也没什么,都还好之类,但是现在的张老头不会这么说了。
  他要哭。
  “朱厂长啊,很严重,最重要的是医生说要修养十天半个月最好,不然以后麻烦就大了,尿血这是肾的原因,我这么年轻肾就不好,都还没娶媳妇,这要是调养不好,医生说我别想娶媳妇了。”
  张老头上辈子临走的时候嘴倔强,坚决绝症不治,但是之前,他是很会可劲的哭,可劲的认为自己可怜,可劲地跟子女,老伴抱怨,可劲地满足自己像个吃奶的娃娃一般,不给就闹。
  现在继续是发扬那种有鼻涕有眼泪的哭闹精神。
  “朱厂长,你得给我批假条。”
  “这么严重了吗?”朱厂长严肃地问道。
  “是啊,如果不休息,后果严重得不得了。”
  张高兴煞有心事,一副忧心仲仲的模样。
  “那……那……你……就休息吧。”
  这朱厂长真……真不想让张高兴休息。
  这口松开得真是艰难。
  这叫做张高兴的小伙子干活很实在啊,他干一天,抵得上别人干好几天,这么干活他能不喜欢吗?
  因为他拿的钱跟别人还一样,这么优秀的下属,朱厂长可真不想让他休息,别人少一天工没事,他少一天可就少好几个工啊。
  但是他要是干坏了,那亏得不是十几天,那得一年少了好几百个工,所以朱厂长拿出条子又给张高兴批了。
  看着朱厂长潦草的字划出。
  张高兴激动啊激动,批了批了。
  木器厂的活,当学徒的他,成天都是在锯木头,锯着那堆成小山一样的木头,后世电锯半个小时解决的木头,他张高兴现在靠人力要锯十六七个小时,没日没夜地锯木头,效率很低效,因为长时间弯腰,
  有时候,锯完那些木头整个人都直不起腰来。
  太糟蹋身体了,不仅糟蹋身体,几年学徒还啥都没学到,只是成天锯木头啊锯木头。
  所以,他现在直接想跟朱厂长讨要十天半月的假,当然不完全是嫌弃活糟蹋身体,还有学不到啥,而是他另有打算,他要搞茶叶蛋,等以后这位老朱厂长把木器厂搞倒闭了,进行收购,改造成木雕厂,进行他的大事!
  让自己脱贫,让未来的木雕产业成为东杨县的支柱产业,让东杨早日脱贫,前世东杨县那顶贫困县城的帽子可是带了那么多年,让隔壁的西杨县人都瞧不起东杨县的小伙子,太气人了。
  而且人老了之后,还受西杨县那些糟老头子的各种吹嘘,瞧见没有,东杨县老家伙给他们打工,儿子后代也给他们的儿子孙子打工,真是奶奶个熊,气死人不偿命,西杨县傲什么傲气,不就是先建了厂,把东杨的老师傅挖走了,然后鼓捣出了一条致富之路出来。
  老头子气啊,可是气又能怎样,西杨快一步先,然后步步先,东杨县后边模仿的都死了。
  可怜了东杨千年传承的木雕技艺都给西杨做了嫁衣,东杨人把东杨祖宗的木雕丢了,这样不孝,后世茶馆东杨的老头们都哀叹无颜见东杨祖先人。
  总之,张老头上辈子很不服气!
  所以,张老头要积攒第一桶金,进行他的头等大事业,继承东杨老祖宗们的事业,开创未来新木雕产业,让自己脱贫,让所有的东杨人都脱贫,摘掉贫困县的耻辱帽子。
  让西杨县俊俏的姑娘都争着抢着嫁到东杨,让西杨县以后茶馆的老头以吹嘘认识那个东杨县的人物为荣。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车间。
  “师傅,我回来了。”
  “高兴啊,还好吧?”
  “还好,不过要吃药,休息,厂长给了我假条,师傅,最近半月我不上工,休息。”
  “好好休息休息,你这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也大半年没回家了,你可以回家看看。”候光明说道。
  “嗯,师傅,我晓得了。”张高兴咧嘴笑道。
  木器厂仓库,张高兴哥们周耀天是负责木材搬运的。
  “二狗子,给我弄点料子,我要做点东西。”
  “麻秆,你想做啥?”
  “回头告诉你。”
  “好。”
  在别人下工的时候,夜晚张高兴就到木器厂里开始偷偷加工他的秘密,打造放卖茶叶蛋的柜子。
  白天,张高兴没躺在木器厂宿舍休息睡大觉,而是用身上还剩下的20元开始了采购,茶叶蛋别看只是一个鸡蛋,要做出美味的茶叶蛋,料子不可少。
  茶叶,八角,老抽,桂皮,茴香……
  这些材料不少在镇上还不好买,因为这些前世入寻常百姓家的料理现在不少是稀罕物,可能一些得县城里才有。
  所以,他张高兴估计还得去县城里买去。
  不过镇里能买到啥先买啥,毕竟镇里可能相对要便宜一点,不过这年代买东西,不光得有钱,还得有票才能在供销合作社买得到,卖这些玩意的小贩几乎没有,不像是后世随便那个居民区域都会有卖这些玩意的,而现在只有老老实实搞到相关的粮票,什么布票,烟票,酒票,火柴票,肉票,点心票,糖票……再花钱才能买到一些东西。
  前世随随便便就能做的茶叶蛋,现在其实还是蛮有难度的。
  张高兴有点疏忽了,他习惯了后世的模式,直奔一个供销社。
  镇里的那些供销合作社,是这时代的商店,集体产业,主要卖服装鞋帽,毛巾手帕,百货文具,搪瓷铝制品,糕点烟酒,副食杂食。。
  这也是一个肥差事的地方,一般售货员都是某些公社书记,主任的亲戚,都很牛,一些人说话还特别的刁钻刻薄,眼头很毒,你有钱没票,你有票没钱,她们都能火眼金睛地看出来。
  这些人不用风吹日晒,按月拿24元的工资,在这年代是很高的收入,因为许多人一个月也就几块十几块钱。
  听诊器方向盘,人事干部售货员,这些都是这个年代的好工作,十分红火。
  此时。
  张高兴前往一个镇里距离木器厂比较远的供销社开始淘货。
  这事情得低调做,暂时还不能让人发现。
  七十年代,供销社得门口上有着六十年代写着得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标语,可是这些供销社一些货物除了贵买不起或者是没有相关的票,又或者是需要的货物经常短缺,根本保障不了,标语就像是口号了。
  此时张高兴进入的这家供销合作社。
  红砖瓦房,芦席吊顶,半空中悬挂吊扇,还有六十瓦的白炽灯,青砖铺地,十分有排场。
  在镇里供销合作社,张高兴面前售货员一句。
  “买啥,票先拿出来。”
  他不管你有没有钱,而是先问你有没有票。
  张高兴都不知道说啥。
  票,就如同一瓢水,泼得他……得先搞到票,才能做茶叶蛋啊~这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