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五章 纯真爱情

  “我……”
  赵高红欲言又止。
  想着妈妈说这周末有事情,有人来家里,她有点迟疑,犹豫。
  至于记仇高兴哥以前的事情,她早就不记了。
  看着高兴哥一次次来找自己,她知道高兴哥没忘记自己,他考入滨江大学肯定也是因为自己在这儿,不然以他的高考分数那里的大学去不得,来这飘雪的北地,冬天冻死人了哩,零下几十度的。
  只是她一直在等高兴哥给她一个解释,可是高兴哥那木头人每次都不跟自己解释,只是傻傻的。
  张高兴对谈恋爱这件事确实很傻的,虽然前世老汉活了那么大岁数吧,其实他都没太弄懂爱情是什么?
  跟翠花吧,就直接结婚的,两人相亲,然后就直接洞房了,他也没追过翠花呀。
  也别说给过她啥甜言蜜语,生活只有柴米油盐酱醋茶,说起来,他觉得还挺对不住郝翠花的在这方面。
  对她啊不说鲜花,巧克力,钻戒,他们在一起啊没有誓言,甚至像样的婚礼酒席都没有,当年结婚家里穷啊,结婚就那么个意思了一下,也没啥张罗,自己这次高考这种大排场宴席前世那只能是做梦。
  所以,那对翠花是不公平的,没有物质也没有誓言。
  但是一想到她天天河东狮子吼自己,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他那种愧疚的心思立即就烟消云散了。
  不是张老汉心眼小,你试试被吼一生的感觉,大男子主义都能吼软怂包蛋了。
  但在他的观念里没有离婚这个说法,一辈子或许不是因为爱情结婚,但是一辈子仍旧是生活在一起。
  所以,说张高兴虽然两辈子,但是还真没追过女孩子,其实他还是生手。
  所以,在跟赵高红的事情上其实他也算是盲人摸象。
  他现在都不像是那个搞茶叶蛋,卖瓜子,胆大包天承包木器厂,自信无比的张高兴了,不自觉地将自己的位置摆低,特别是在赵高红面前,在赵家那里他从来都不是特别硬杆,那怕自己在商业上现在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这片神州大地上赵爸那种人,他们有点高一级的想法,老汉这是浸透骨子里的,上辈子都是看着人脸色做事的,而且在农村老头眼里商人再有钱也是商人,怎么也比不过赵爸那种,所以不觉就是矮一头。
  他以为是这样,所以把自己放低,但是根本上其实他现在处于朦胧恋爱的初级阶段,做一些靠上赵高红,那怕她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在旁人甚至是在犯,贱,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啥情不自禁啊,有时候他都自己觉得自己是厚颜无耻,但是他不愿意今生再错过赵高红,前世自己错过了,遗憾了一辈子,这辈子不能再遗憾了。
  就算她对自己不怎么样,但是他依旧想着法子去接近她……
  前世,生活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外婆村里的大人在河村看着小娃娃们,说她是他“媳妇”,可是当他懂事的时候,知道在小孩的时候,一个人和一个人可能有家庭条件的区别,但孩子们本身的差别并不明显,但是一旦长大了,不同家庭的孩子生活道路是差别的,有的甚至是天壤之别,他就死了对赵高红的心思,但是这一世,他不一样,他可以做出不凡的事业来,他考上了大学,他再也不用前世那样自卑,他有信心一搏得到美人倾心……
  这次看电影,他是准备看《庐山恋》的,以前年轻的时候听过很多人说这电影的,不过他从来没看过,但是他知道那爱情电影很轰动的。
  不过,他去电影院买票,人家售票员说了你包场也没有《庐山恋》,现在上映的电影有《祥林嫂》,《**》,《儿子,老子和种子》没有那电影上映。
  《庐山恋》是在1980年初上映的,这还有一年多,所以张高兴想包场跟赵高红看这爱情片的想法是泡汤了。
  所以,他买了周末新上映的电影《大浪淘沙》,这是一部关于革命者在长期的激烈斗争中锻炼成长并经受考验成为真正无产阶级革命者的电影。
  现在都是这种片,文艺片还是资产阶级的玩意,后世孙子们恋爱看电影那招显然是不太行了的感觉。
  周末。
  徐向东的母亲和徐向东来到赵母那里。
  本来徐向东想好好跟赵高红分享一下他实习的经历,但是发现她不在家。
  “阿姨,高红妹妹去哪里了?”
  “向东,那孩子被同学约出去了,我让她不要去,一不注意,她就给溜了出去。”
  “哦。”
  徐向东有点微微失落,他这实习的时间里对高红的思念是与日俱增,本想好好倾述肚肠。
  老道外亚细亚电影院门口。
  “高红妹妹,我,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张高兴搓着衣服角,他的心咚咚咚地跳着。
  跟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这种单独的在一起过了,他心里真高兴激动儿。
  那一年多的苦恼在这一次见面之中一下子全都没了。
  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才是最好的。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爱情是什么,张高兴似乎有了一些体验,前世他一辈子都没弄懂啥叫爱情,这一刻有些明悟。
  电影看的赵高红是眼睛里有东西闪烁,这个善良的姑娘为革命同志的友情,纯净的爱情感动得稀里哗啦的,眼角都有泪花。
  看完电影后,走在西洋式浪漫的老道外一个林荫道上。
  “瞧你电影看得现在还是眼眶红红的,你个傻丫头,来深吸一口气缓缓,像我这样,呼……”
  “呼……”
  “不对,像我这样。”
  瞧得赵高红很认真地模样,张高兴一瞬间晃神,张高兴晃神,那边赵高红也跟着晃神了一下,甚至丫头脸红了。
  张老汉情不自禁,也就是厚颜无耻地忍不住。
  这一次他豁出去了。
  心里想着,脸越发的臊得满脸通红。
  亲亲上去一碰赵高红的脸颊。
  只是亲亲一碰。
  张高兴感觉到了赵高红的脸红得发烫,而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发抖。
  那年他牵了一下赵高红的红,如今第一次亲了她,只是那轻轻一碰,两人闪电般地分开,都不好意思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就是纯真的爱情吧。
  很纯情,简单,干净。
  不过在这年代,这行为是绝对的过线了,刚才他们两干嘛了,光天化日之下真是臊人。
  两人慌乱地告别,赵高红感觉心里的小鹿要跳出来了,张高兴则是傻呵呵地一路笑,路上的行人看他一副真见傻子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