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九十二章 星火燎燃

  “老刘,联系好卡车没有?”朱厂长吸了一口烟说道。
  如今的他这一两年那一身肥肉都没了,这两三年为这木器厂操心的那还能长肉。
  孙玉保搞垮了木器厂进去了,修造社也被掏空了,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他愁的呀,如今修造社虽然起死回生,但是却也是在钢弦上,在步步冒险,别看现在表面红火。
  如果有差错,不仅是厂子倒闭,他晚节更将是不保,他竟然将乡镇公司承包给了个人,担惊受怕来形容他是小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来形容他更为贴切。
  “朱厂长,联系好了。”
  “这次两个人押车,此次不仅是去交货,还希望争取到沪海工艺品出口公司明天的订单,不能做完这次生产,咱们木雕厂的工人们就歇菜啊,老刘我看我这次必须去一趟。”
  “老朱,还是我去吧,我跟高兴去过,熟悉……我跟一个青工去就行,我一定给咱们厂争取到明年的订单。”
  “你不要再说了,我想我这次还是非常有必要要去的,要争取明年的订单,另外,开拓我们的市场,我们不能只依靠哪一家工艺品出口公司,不然我们厂会搞得很被动……所以,我决定了我也得去。”
  “老朱,我们两个人都去了,那木器厂谁来主持大局,这帮兔崽子青工可都是闲不下来的主,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我们不能都去。”
  张高兴推开木器厂办公室大门。
  “高兴,你咋来了?”
  “这不是高考也都考完了,没事了,这趟沪海押车的人算我一个。”
  “哈哈,既然高兴去,老刘你这次留在厂子里面主持工作,这次,我跟高兴去,顺便我也熟悉一下市场。”
  朱厂长高兴地说道。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
  “张高兴,一路上注意安全,要平平安安的。”郝翠花凑上来说道。
  “哟哟哟……”
  二狗子,朱老五,田来福,赵土根他们一个劲地酸的。
  厂子里来一个漂亮女工,他们和木器厂其他青工是嗷嗷嗷,但是发现对方丫的奔的是张高兴来的。
  一个个拍手,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你看,张高兴吧,没我帅。”二狗子周耀天说道。
  “没我壮!”田来福露出胳膊如大腿般的肌肉来。
  “没我高!”朱老五一米八三的个头,张高兴不够坎。
  ……
  “那么大的美女同志就怎么只是眼里只有他。”
  一个个过来跟张高兴比划一下,然后摇摇头赶紧跑开。
  张高兴:“……”
  真想一人踹他们一脚。
  说啥呢!
  这不是把郝翠花往自己身上推吗?
  他跟她不想有戏,哪怕翠花改变了许多,上辈子一块四五十年了,他们老来互相嫌弃,还没嫌弃够啊,打死不敢再在一块。
  他其实怕她……心理上真有阴影,在她那里,前世畏惧惯了,没办法。
  所以,对她总是装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装混蛋犊子,这郝翠花心气那么高的人,自己那样了,还往自己这边凑,这一个劲地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不是吗?!
  可是她的事情,他也不想全然撒手不管,你说吧,前世再不好,下了一窝的崽,虽然自己普普通通的,但是普通人过日子也遇到许多磕磕碰碰的坎,跟她经历了大半辈子的事。
  那张二爷一说她想来木器厂上班不想刨地,他心立即就软了,能帮助她的地方他会帮她的,如果不出手,他这良心不行,不安,夜里安稳觉都睡不着。
  “一路上平平安安的,注意安全,这话你得对那个司机讲啊,翠花同志,是他开车,不是我开卡车,你去找他说去。”
  张高兴对于郝翠花很犊子的说道。
  “你,你……”
  气得郝翠花连跺脚。
  银牙都愤愤的痛。
  五十只龙凤呈祥雕花樟木箱装上卡车,嘿,满满一车。
  全厂工人,近小半年的心血,全都在这卡车里了,木器木雕厂的现在,以及未来都寄托在这些樟木箱上了。
  在卡车里,张高兴挥手告别木器厂工人们的送别。
  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青年。
  朱厂长一时心思复杂,这木器厂到目前为止都是这个年轻人的资金在撑着,未来他一己之力还能撑多久,这一次樟木箱生意其实冒着很大的风险。
  但是木器木雕厂如果没有这次冒险地承包,冒险地进行转型木雕,只怕早就被弄散了。
  这个年轻人啊,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了,当年这个小家伙啊干活尿血的干劲,后出厂练摊,搞来的一两万资金真是救了木器厂的命,自己跟他一起让全厂人跟其玩火,胆大包天地将这乡镇企业承包给了他。
  他战战兢兢,个人的事情是小,他不能让木器厂砸在了自己的手里,全厂工人失业,那才是他最大的罪过,相比之下,他个人的晚节他不是那么看中。
  如今探索木器厂的未来,进行木雕生产,未来木器厂真能靠木雕生意活下去吗,他没谱,所以他要来看一看。
  “高兴啊,此次我们真是全赌在这樟木箱上了,木器厂转型木雕成不成就在此一举了,我现在心里真是没谱,你给我说说这木雕产业你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朱厂长,这木雕产业是蓝海产业,您这一路啊,好好感受一些味道,这时代的味要变了,不仅是高考恢复了,你看到街边的摊贩咱们东杨都多了起来吧,沪海那边您去瞧一瞧,更热闹了,咱们这神州大地啊,日子越来越好,大家手头有了,咱们这樟木箱不仅可以出口,在沪海都能消化了,咱这樟木箱搁在以前那叫女儿箱,那是给陪嫁女儿的必需品,咱东杨的老师傅手艺好,未来必定全国开花……”
  “你这后面说得太贫了高兴。”
  1978年的元旦,夜晚和白天,张高兴和朱厂长是在卡车里度过的。
  新的一年到了,一个新时代真的要来了,神州大地就是这一年宣布改革开放,这是改革开放的开始之年!
  这是神州大地极其重要意义的一年,神州大地的人们在四十年代末站起了,那么这一年是这个大地走向富裕道路的开始。
  皖徽农民承包星星之火点燃。
  无数人的命运随着时代的命运而改变,从这一年开始,神州大地每前进一个脚步都引起世界的目光关注……
  一个普通人可以大有可为的时代来了,从土地上先迈出去的第一波人,在胡同里返乡的迷茫青年开始练摊,成为先富裕起来的人,一个歌颂万元户的时代要来了。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苦不是社会主义,吃保暖奔小康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