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九十三章 竖起大拇指

  卡车一路颠簸在县道,国道上。
  张高兴,朱厂长也和卡车司机打成了一片。
  “赵师傅,你开车多少年了。”朱厂长问道。
  “差不多十二年了吧得有。”
  “哟,您是老司机了。”张高兴也蹦跶出话来。
  “听诊器方向盘,这年头都是红火的职业。”
  “是啊,这些年他肯定是不少赚,那像我们这种工人哟。”
  “诶小同志瞧你这话说得,我这赚其实也就比工人多十几块钱而已,一个月能拿五十左右吧。”司机说道。
  “那你收入不错。”朱厂长说道,他是乡镇工厂一厂之长,以前拿的工资其实还没这个数,只是四十块,虽然张高兴现在给他涨了工资,他现在承包了,这自己工资的事情就不是厂里说了算,就是他说了算,这才收入才高了一些。
  “我这收入比那些偷偷干“个体户”差远了,要不是看单位的福利,以后可以拿退休工资,不然我也干了。”
  “您这话说得,干个体那是投机倒把,我看你啊才舍不得这红火的司机位置。”
  “嘿嘿这倒被小同志说对了,开卡车也挺好的,就是累点,这开到偏僻的地方,十里八村的晚上看不到一点灯火,睡在车上,吃也吃不好,好待这名声就是好。”
  当年我差不多要谈对象的时候,乡里好多女孩家里都是带着女儿来我家踩破门槛哩,我知道他们不为我这个人,嘿,就为我是司机!
  “那里从里面选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吧?”张高兴打趣道。
  “不,我一个都没选,我找的老婆是我以前的同学,上学的时候我就喜欢她,那时候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但是我当了司机以后,我觉得我配得上她了,我就她们家直接提亲去了。”
  果然是有故事的老司机,这让张高兴不禁又想起了赵高红,她为什么不给自己回信,她为什么寒暑假也不来彭埠镇找他,既然你不不来找我,那我就去找你,我已经报考上了,我相信我会考得上的。
  接下来张高兴说的话比较少了,他陷入对赵高红的思念之中,沉迷不可自拔,朱厂长跟赵司机聊起来了。
  “赵师傅,你跑了不少地方,最近都听到啥新闻没有,比如其他地方农村里的,不要报纸那种的。”
  “你们先前说的我都听了,跟你们说的差不多,只不过我们去过一些地方,知道那里真的在那么干,比如你说的承包土地,我去过的湘北,鲁豫,那里公社有的村子就是把生产队划成小组,搞了承包制,超产还带奖励呢,结果庄稼比往年的要好,农民不仅吃饱了饭,还有余粮,照我看啊,像我们东杨那里还是一个村里人一个锅里搅,劳力们现在不像是前些年头了,干活气劲足了,干多干少都一样,一个个现在比一个个会磨洋工,这哪能成,都不使力,庄稼怎么种得好,种庄稼的不饿肚子才怪。”
  ……
  经过三天两夜,卡车逐渐接近沪海,这个神州大地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
  无论是改革开放前还是改革开放后都是神州大地经济体制的探索之地。
  第一家国营公社,“公私合营”率先启动,市场经济打开新局面,第一家外资企业在此落户……
  现在沪海也是全国最多国营大企业的地方沪海电机厂能生产国产12.5万千瓦的双水内冷汽轮发电机,沪海汽车制造厂能制造32吨自卸载重汽车,沪海新造船厂能制造自行设计的3200吨大型破冰船,录像带,在别的地方只能生产黑白电视机,沪海已经试制成功国产彩色电视机,当然那彩色电视机那价格万元户都有些承受不起,只能买黑白电视机。
  朱厂长这次来也可谓是见一番世面,他还未到沪海这样的大城市来过。
  抵达了沪海。
  张高兴建议现在招待所洗澡,去买两套体面的中山装,他们几天几夜在卡车里,身上都闷出臭味来了。
  并且电话通知了沪海工艺品出口公司的同志,他们来交货来了。
  1978年改革春风即将满地吹,大量的青年返乡,应届毕业生也要开始融入社会,这对于沪海这种大城市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青年人不能就业,他们没工作,于是1978年神州大地开始倡导发展个体经济,许多人可以开始名正言顺地做个体户了,可以领取营业执照了,虽然大多是摆摊一样巴掌大的地方。
  不过早期干的一批人,感觉做个体户没有面子,也很迷茫,他们开修理摊,理发店方面了许多的居民,但是开个自信车修车铺一个月能赚200块,都赶上国营上班一年,他们感觉不踏实……
  但是钱他们已经挣上瘾了。
  就像现在沪海的街头,练摊的一眼望过去,比东杨县城赶集的公社市场还热闹。
  这还离倡导个体经济有段时间呢。
  “高兴啊,看着大城市,再看看我们东杨县彭埠镇镇市场,以前的我是多么的坐井观天呀!
  看看这大街上的自行车,满地跑,还有马路上的汽车那么的多,我们那里自行车都是稀罕物,甭说小汽车了,只有县上才有几辆。
  看那位理发的老人,他都有自信车里,我们的工人都买不上自行车。
  朱厂长感觉到震撼。
  一家沪海百合商城皮鞋店铺里。
  “来,朱厂长,试试这双皮鞋。”
  “这个很贵的。”
  “同志,这个不贵,这双真皮皮鞋也就三块五毛钱。”
  “一双这么个鞋三块五,太贵了太贵了!”
  看到百货市场售货员鄙视他们一身乡下来的装扮。
  张高兴主意上心头道“我们批发这一百双,这三块五的价格确实贵了,回去我们的价格难卖,这价格其实都倒是好说,主要是质量,前几天我们买了鞋试穿了一晚,鞋子就质量问题,这……诶,有钱都花不出去。”
  张高兴抽出一踏十元大钞票,一副无奈得样子。
  朱厂长很纳闷地眼神看着张高兴,这啥,买一百双,这张高兴还给自己一个眼神,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同志,我们这鞋质量保真,我们是沪海闵宝皮鞋厂直销的,要不你们先买两双试试,明天你们看看质量,然后再来我这里订购。”
  “好吧,这样吧,价格我其实无所谓,主要看质量,如果中,明天你们就不用给我质量优惠,不过我们这两双试试穿的鞋,两双我给你们五块吧。”
  “同志这个真不行,这我们亏本的,那算了,明天这质量就是行,一百双也不来你这里订了,你这还是厂家直销,一点诚意都没有。”
  “好吧,我去跟我们经理说说。”
  “高兴啊,你要买一百双皮鞋干嘛?”
  “朱厂长我不是真的要买一百双,刚才女同志瞧不起我们的眼神,这女同志我给她上课呢。”
  “你啊你,我还以为你真要买一百双也去练摊呢。不过这两双鞋五块,这太还是太贵了。”
  张高兴:“……”
  老汉想朱厂长这是要想往死里杀价啊,转念一想,他应该是舍不得,这年代一双鞋好几块,在他看来是奢侈了。
  “朱厂长,穿上试试吧,我们跟人家出口公司做的是大生意,你这穿个大布鞋真不太合适。”
  ……
  回招待所换洗一番,睡了几天来的一个好觉。
  次日。
  沪海工艺品进出库公司仓库门口。
  “张高兴同志,欢迎欢迎你!”
  “杨经理你好,王主任你好,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
  “这位是我们木器木雕厂的朱厂长。”
  “哦,你好你好,朱厂长。”
  一番同志般的寒暄和问候后。
  “杨经理我们的樟木箱已提前完成任务,请杨经理和沪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同志检验。”
  “好。”
  五十套龙凤呈祥樟木箱全部从卡车上卸下。
  “我们的樟木箱依旧是全部是老祖宗的手艺榫卯结构打造,没用一根铁钉,你看我们所有木箱木材的厚度,都五十年以上小樟木打造,龙凤呈祥雕花是由我们东杨许多老师傅们精心打造过细节……跟上次送过来的样品绝对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
  接下来沪海工艺品进出口的检验同志汇报了检验的结果。
  “全部验收合格!”
  “没想到你们真的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出了五十套雕花樟木箱,你们生产的速度是这个!你们的质量也是这个。”
  沪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杨经理直接给张高兴和朱厂长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