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三十三章:毒神

  江庭郡西市,也是江州最大的集市。
  天还没亮西市门口就排满了来自于天南海北的商队,等待着开市。
  西市坊门外车马塞满了一整条街,来自于各国的各种奇珍异宝、香料瓷器、稀罕物件都聚集于此,等待着交易。
  与此同时,毒神坛、山神坛也都设立在西市。
  西市有着来自于各地的商队,天南海北的消息,毒神坛需要依靠此地来收集情报,更需要依托此地来将毒神坛旗下的大周各处的细作整合起来。
  而山神坛则本身就是五神教的钱袋子,西市大半就是在山神坛的掌控之下,加上往日大河河道这条黄金水道也由河神坛掌控,山神坛就如同西海巨鲸一般源源不断吞噬着来自各方的财富。
  然后蛊神坛再通过这些财富构建一个巨大的关系网,形成了这个盘踞江州的庞然大物。
  山神坛、毒神坛、河神坛、蛊神坛四坛就好像环环相扣的四个零件,如同一辆马车的四个轮子。
  总坛则高高在上,调度一切。
  如今河神坛没有了,水道失去了掌控,暂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是时间久了,就很有可能崩及全局,人仰马翻。
  所以河神坛的全军覆没,给五神教其他几坛的震动是相当大的。
  风雨生敲开了一家商行的门,进去绕了几圈,穿过层层守卫和暗哨,才在后面一座大堂之中见到了刚刚起身的毒神坛坛主。
  毒神坛的坛主是个有些阴郁的中年瘦高个,蓄着八字胡,一双眼睛不似常人,微微带着绿色,让人感觉格外渗人。
  风雨生一进门便恭候在一旁,等到坛主看座的时候才开口。
  “坛主,幸不辱使命。”
  “那剑仙空尘子已经朝着江庭过来了,今日应该就会抵达江庭,我发现之后提前赶回来通报。”
  毒神坛坛主抓起身旁侍女捧着盒子中的两枚珠子盘了起来:“一路跟随?那剑仙空尘子没有发现你?”
  风雨生立刻表现出一副铁骨铮铮的模样,仿佛接受不了这种侮辱:“当然,我风雨生在江湖之上号称铁腿水上漂,轻功绝世,还有那精湛的伪装之术,天下还没有人能够发现我。”
  “这是这些日子空尘子在十里八乡的所作所为,还有河神坛覆灭的全过程细节,一点一滴全部都记在了上面。”
  风雨生递上了删减过部分的册子。
  毒神坛坛主立刻让人接了上来,翻开看了看。
  “竟然连你都发现不了,那看起来这神仙之名做不得,也不过就是强一些的道人。”坛主满意的点了点头,看起来自己这个新招揽的护法还不错。
  虽然没有什么头脑只有一些小聪明,但是这一手轻功和伪装术,还是很厉害的,尤其是对于自己下的命令不打折扣的完成,忠诚度还是有的,以后可以大用。
  风雨生连连点头,恭维毒神坛坛主:“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都是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凡夫俗子,将一些装神弄鬼的手段当作了仙术。”
  “依我看来,那空尘子也不过就是懂一些异术的妖道而已。”
  风雨生嗤之以鼻,却将话题不经意间转到了这世上有没有神仙上面,不仅仅降低了毒神坛坛主心目中剑仙空尘子的危险程度,也暗指五神教的五神。
  果然,毒神坛的坛主认真了起来。
  其面色凝重严肃,直言训斥:“休要胡言乱语,你身为我五神教护法,难道不知我五神教的玄朱火德真君便是真正的神仙?其他四神也是由玄朱火德真君点化的神祗?”
  风雨生仿佛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家五神,连忙起身行礼:“属下口不择言,还请坛主赎罪。”
  毒神坛坛主抬起手:“不过也不怪你,你加入我五神教的时日还短,不知我五神教之强,真君之神通广大。”
  仿佛觉得也是时候了,火候也差不多足了,毒神坛坛主对着风雨生说道。
  “雨生你也当了我毒神坛的护法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让你看看我五神教的真正底蕴,顺便交给你一个任务。”
  “随我来。”
  跟着毒神坛坛主而去,在后院一处井中乘坐绞索而下,通过一道暗门,对了暗门后守卫的口号,就一路朝着底下而去。
  越走,越感觉心惊,这么四通八达的暗道,仿佛连接到了江庭郡的各个坊市。
  走了大概小半个时辰,才停下。
  这是一扇铁门,再次对了暗号,才得以进去。
  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座如同底下城一般的巨大空洞,一条条锁链从天垂下,悬挂着火灯,将地底照亮。
  前面更是有着不少五神教的弟子,将上上下下的通道门打开,把来自地面上各坛的人接引下来。
  身为一名精通追踪和轻功的高手,对于方向感还是很强的,加上记忆之中江庭郡各个坊市都记在脑袋里。
  他隐隐觉得,自己这上面,应该就是元德坊。
  说起元德坊,整个江庭郡都立刻会联想起一个地方:“建王府?这难道是建王府下面?”
  “叮叮咚咚!”
  “叮叮咚咚!”
  远处最响的便是这个声音,一听就知道中央另一座挖空的空洞之处,大批匠师正在热火朝天的劳作,风雨生已经联想出了他们在炼制着刀兵、枪矛、铁甲、马镫。
  风雨生好奇的看去,毒神坛坛主立刻说道:“那不是我们坛的地方,不要瞎看,这里也一切也严禁泄露出去。”
  毒神坛坛主迈入这座空洞之中,一众弟子纷纷前来拜见,毒神坛坛主也没有在意,直接从跪倒成一片的弟子身前走过。
  这座独属毒神坛的地下空洞里,分割成一个个小空间,每一个都摆放着大量的书架,放置着来自于大周各地的情报,每一处都有单人进行整理。
  最后走到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宽十几米的深渊。
  深渊下烟雾缭绕,弥漫得周围到处都是,仿若仙境。
  “着便是我们毒神坛最重要的地方,毒神的所在之处,嘴里含住这枚药丸,才可以接近毒神。”毒神坛的坛主这个时候拿出了一个瓷瓶,两人一人倒了一粒含在嘴里,才敢上前。
  “呱!”骤然间一声叫喊,甚至感觉地面都开始震动。
  风雨生听着声音立刻就感觉全身发软,就好像远古时代人族面对那些无法抵抗的存在的记忆和恐惧,这一刻从血脉之中涌出降临到脑海。
  “不好!退,到了毒神进食的时候了。”毒神坛坛主立刻抓着风雨生后退。
  “咚咚咚咚!”敲钟声响起。
  旁边一扇铁门打开,一群带着铁面的五神教弟子,推着一些身上涂满了血纹的囚徒出来,又抽又打,仿佛在刻意折磨着他们。
  这些人赤条条的人呼号惨叫,跪在地上爬。
  带着铁面的人挥舞着鞭子,就好像驱赶着牛羊畜生一般,将这些人朝着深渊那边赶去。
  “不要!不要!”一位女子临近迷雾之中,想要跑,被几鞭子抽翻在地。
  “求求你们放了我们。”一位男子跪地求饶,磕得满头是血。
  “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五神教作对了,我给你们做牛做马,做什么都可以。”
  “放过我们家孩子吧,我跳下去就好了。”一中年妇人抱着两个少年,哭的鼻涕横流,想要上来抱铁面人的腿,被一脚踹的口吐鲜血。
  “呱咕!”一声异兽的怪叫,迷雾迅速膨胀。
  这些铁面人有些着急了,急匆匆的将那些人推下深渊。
  “啊!”
  那烟雾笼罩之下,每掉落一人,就看见从深渊之下伸出一道影子,影子扫过,人就不见了,然后传出一声满足的咕声。
  那是毒神的舌头。
  眨眼之间,上面那些男男女女被吃的一个不剩,连骨头都不吐。
  看着这骇人的惨状,风雨生不由得连连咽下口水,背脊冷汗连连。
  毒神坛的坛主却习以为常:“人,灵性最足。妖,肉身强横。”
  “只有以人之灵性为祭,又拥有妖物一般强横的身躯,才能成神?要不然上古之时那些王朝,为何屡屡人牲祭祀不断?”
  毒神吃饱了,那弥漫的烟雾也收拢了回去,沉入深渊之底。
  毒神坛的坛主才带着风雨生上前。
  风雨生这才看见下面那是什么怪物。
  这是一只如同三层小楼一般大小的金蟾,浑身散发着白色的烟气,只能够看到部分身躯。
  此刻这怪物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风雨生。
  风雨生瞬间感觉全身发软,差点没从深渊上掉下去,还好毒神将他按住。
  “好了,毒神已经记住了你的气息,你的任务,便是看好那空尘子。”
  “这道人不是个好惹的,最近我们五神教有大事,不宜出风头,若是他只是从江庭路过,我们就服个软,将这瘟神送走。”
  “若是当真要对我神教不轨的话,万不得已之时,我们需要你提毒神指引路线,杀了他。”
  风雨生连忙单膝跪地:“属下定然办得妥妥当当,万死不辞。”
  毒神坛坛主欣慰的笑了笑:“那河神不过近年来才被玄朱火德真君点化,也只是每年才祭一次,五神之中以其最弱,若是那道人不识相,当真以为我们软弱可欺的话,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他就算真的是仙,我们也有神灵护佑。”
  “敢来,就让我们来斗上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