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艾泽拉斯有精灵 > 第二十章

  “可惜的是,她们没有你看的长远。”
  “她们没有错,即使是你,也不是全理解我的想法。”
  “我无需理解,我只要相信你就好了。”达芙妮不假思索的说,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
  阿扎尔点了点达芙妮的头,笑着说:“你这是领袖崇拜,这个习惯不好。万一我错了呢?”
  “你错了?”达芙妮先是噗呲一声笑,马上又换了一幅严肃的表情,语气坚定的说:“你不会错的,你就没错过。”
  “死丫头,就会哄老师开心。”阿扎尔笑了笑,突然脖子一歪,满眼好奇的问达芙妮:“我们换个话题吧,比如,为什么你讨厌艾力克?”
  “这种人,要不是有个好爹,我早一刀砍死他了。”达芙妮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恶狠狠的说。
  “不至于啊,他对你用强了?不可能啊,他也打不过你啊。”阿扎尔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还记得我们有一只半精灵的唱诗班吗?”达芙妮反问道。
  “知道啊,最有潜力的一群孩子,已经能感知圣光了。”
  “你知道她们是怎么来到礼拜堂的吗?”
  “嘶……”阿扎尔倒吸了口凉气,脑子里冒出了个恐怖的答案,“难道是?”
  “没错,是我从人贩子手上抢下来的!”达芙妮的回答很直白。
  阿扎尔制止了想要继续说的达芙妮,自己开口道:“她们都是人贩子送给瑞文戴尔父子的礼物。”阿扎尔一拳砸在墙上,他上辈子最恨对的就是人贩子!
  “回来的路上……有一个姑娘自杀了。”
  “我现在在想,怎么样可以弄死他?”阿扎尔摸了摸脸上的刀疤,邪恶的笑着。
  “那就现在去吧,”达芙妮扬起了嘴角,“没有人会怀疑到我们,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阿扎尔面露思索之色,自顾自的踱步。
  他在思量着得失,瑞文戴尔请自己帮忙照顾艾力克,一转身,他的儿子就死了,他会不会怀疑自己?没有了继承人,泰瑞纳斯国王和一众贵族们会是什么态度?
  “你说,艾力克死了,谁的收益最大?”阿扎尔猛的一抬头,看向达芙妮。
  达芙妮也没闲着,脑子也是一直转着呢,听到自己老师的问题,张嘴就答:“奥里克斯.瑞文戴尔!”
  “谁会相信?一个圣光的虔诚追随者会是凶手?”阿扎尔追问道。
  达芙妮咧着嘴笑了起来,她盯着阿扎尔,一字一句的说:“侯-爵-会-信!”
  阿扎尔也笑了,他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不,是所有人!所有人都会捏着鼻子默认。”
  “那我去了。”
  说完,达芙妮转身离开了房间。
  阿扎尔目送她离开后,扭头看向窗外,美丽的夜景让他着迷。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万物复苏,野猫叫春,春天的夜晚更是让人心痒难耐的时候。
  他想起了莉蕾萨,这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子,阿扎尔这心啊,跟猫抓似的痒痒。窗外的微风吹动了嫩枝,哗哗的声音更是撩拨着阿扎尔的心神。多少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阿扎尔都在月光下审视自己,死了几次了,都戒不掉这个“色”字。
  “你在发呆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耳中,打断了阿扎尔的春梦。
  阿扎尔抬眼一看,一名女性高等精灵正吊在他的面前,他抬扬起脸来,看向这位不速之客,对方也在看着他,一脸的好奇。
  “精灵游侠?”
  “答对了!”女精灵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看得出来,她很满意这个称呼。
  “预备成员?”阿扎尔追问道?
  小姑娘的脸立即垮了下来,嘟起嘴,一副“我不高兴”的表情。
  她气呼呼的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阿扎尔摆出一副“我是好人”的笑容回答道:“嘿嘿,猜的。”
  随即又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在练习啊,练习攀爬。”
  “掉下来了?”
  “嗯……”小姑娘面色沮丧的回答。
  “你也是来参加宴会的?”
  “是啊,下午刚到的。”
  “你一个人?”
  “不是啊,妈妈带我来的。”
  “你妈妈是谁?在哪?”
  “在楼上,我们就住你楼上。”
  “你要进来吗?总吊着,不累吗?”
  小姑娘咬了咬嘴唇,思索了片刻,一扭腰就把自己晃进了房间,顺势一个翻滚,卸掉力道。
  她站起身,朝四周看了看,转身看向阿扎尔,随口问道:“你叫什么?”
  “我叫阿扎尔,你呢?你叫什么?”
  “阿扎尔?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叫什么?”
  “我叫温蕾萨,温蕾萨.风行者。”
  “你妈妈是莉蕾萨!”阿扎尔猛的一抬头,一个箭步上去,紧紧抓住了温蕾萨的手臂。
  “放手!你弄疼我了。”温蕾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慌乱中不停扭动身体,奋力的挣扎起来。
  尖锐的喊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惊醒了无心睡眠的人。一道白影从窗户飞了加进来,就地一个翻滚,与刚才温蕾萨的动作一模一样。阿扎尔刚想回头,一把匕首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阿扎尔缓缓松开手,温柔的呼唤一声:“莉蕾萨……”
  “啊!”
  又是一声惊叫!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莉蕾萨刚想开口,被阿扎尔嘘声制止!
  “砰!”
  又是一声响,这次的声音很近,就在房里!三人猛的回头,是阿扎尔的房门被撞开了!一群人呼啦啦的冲了进来。
  “子爵大人,您没事吧!”一名卫兵慌忙的问道。
  “老爷!”这是达芙妮的声音,她挤出人群,跑到了阿扎尔的身边。
  “我这里没事。”说着,阿扎尔向达芙妮使了一个颜色,后者心领神会,立刻给卫兵们发钱,最嘴上不停的说着,“打扰了,辛苦了……”之类的话。
  看着人人都喜笑颜开的,阿扎尔才微笑着开口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子爵阁下,我们也不知道。刚才听见您这里的声音,我们就赶过来了,”说着,侍卫还偷看了一眼阿扎尔的脸色,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继续说道:“刚到楼梯口,又听见一声尖叫,队长带着一半人赶过去了。”
  “队长带了一半人去?”阿扎尔走到回话的士兵面前站里,“去哪里?”
  “好像是艾力克少爷的房间。”卫兵咬了咬牙,还是说了出来。
  阿扎尔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但是转念一想,阿扎尔还是决定做的保险一些,“等等!”他喊住即将出门的卫兵,“派两个人,帮我护卫一下。”说着,又示意达芙妮掏钱。
  两个自认为幸运的人喜笑颜开的开始守门,屋里的众人又是另外一副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