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甜婚天定:学霸小妻好V5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只能这么做了

  不用费人力去调查了,这个人是明哲。”厉少卿不拖泥带水的直接说出来。
  
  万万没想到,明哲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来。雷飒的脸变得通红,他气的拍案而起。
  
  “可有证据?“雷飒拿着烟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如果真是他,那这件事就更加棘手了。
  
  见他此状,司机急忙开口道:“我确实看到了明哲的脸,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长得这么像的两个陌生人。”
  
  厉少卿继续说道:“他朝我开枪的时候我就更加确认是他了。”
  
  雷飒陷入了一番沉思之中,脸色十分奇怪。
  
  “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以明哲的身份,他和警察联系起来,也不难吧。”厉少卿冷静的分析着。
  
  厉少卿所说的确实有道理。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那时候明哲真的联合警察来对付我们?”雷飒做出一副懵然的样子。
  
  “没错,而且我们逃跑的时候,明哲还想开枪攻击我们,不过我们最后还是逃了出来,不过老板你放心,钱我么已经拿到了!”司机说完便将手中的钱交了过去。
  
  然而看着箱子里面的钱,雷飒却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不仅影响到自己的声誉,而且计划有可能让其他人掌握,显然他们要尽快做点事情。
  
  桌面上的钱还没看几眼,座位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雷飒看了他们一眼,两人立刻识相的离开。
  
  “你好,是安老板?是是是,这次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听说,是你的手下联合警察参与这件事的,你倒好,拿了钱直接走人,你知道那些人都是我的心腹,现在货没了,手下也被人抓起来,我还得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面对安老板的质问,雷飒也是只能说尽好话,哪怕是一个客户,现在的雷飒也得罪不起。
  
  “对不起,安老板,我明白这次的事情你的损失最大,但是事情时发生在交易完成之后,若是我赔偿所有损失的话,我的货也是给了你们了啊。”
  
  安老板听见后顿时就不乐意了,“你说什么?谁不知道明哲是你的人,现在是你的人带人来搞事情,难道我不该找你吗?难道你有后都想着这样钓鱼?你不会已经投靠警方了吧?”
  
  一连串危险的质问让雷飒只能选择妥协,“安老板,这样吧,钱我可以换你一半,但是这事情能不能当做没发生过。”
  
  “一半就想了事?那以后你也别想混了,我来不是为了让啊你还钱,而是想要让你给我一个交代!”安老板激动地说。
  
  雷飒见状立刻说:“那这样吧,钱我还你八成,至于明哲,我会派人找到,然后在你的眼下亲手了解可好?”
  
  见雷飒让步,安老板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和雷飒拼个两败俱伤也毫无意义,放下了几句狠话后便挂了电话。
  
  雷飒整个人躺倒在椅子上,看着桌面上的钱一声叹息,立刻叫来了厉少卿。
  
  “传令下去,一个月之内一定要把明哲给找出来,然后发布追杀令,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到!”
  
  有了雷飒的话,厉少卿立刻点头,嘴角间却是不由上扬了一点。
  
  然而对于这样的情况,厉少卿却是做好了准备,想要找到明哲,只需要斐月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于是厉少卿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把斐月接回来了。
  
  回去后,厉少卿便唤来属下询问斐月的状况。
  
  “斐月小姐这几日恢复得挺快的,但就是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属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厉少卿眉头一皱,等他把这些紧急事物做完,他得亲自去看一下斐月了。
  
  “一定要保护好她。必要时候,把她接到我安排的地方。”厉少卿郑重其事的吩咐着。
  
  看着属下离去的身影,厉少卿久久没有释怀。最近他的压力真的很大,一方面是斐月,另一方面是关乎人民安全的。
  
  斐月待在医院的这段时间,经过医生的调理,恢复得差不多了。
  
  今天她的心情格外好,便起身朝窗户走去,拉开窗帘,感受着早晨的微阳。
  
  看着窗外的病人晒着太阳有说有笑的,斐月心里涌起一阵喜悦。
  
  “斐月小姐。”厉少卿的属下敲了敲门,惹的斐月心情有些变化。
  
  “进来。”斐月倚靠着窗户,继续看着窗外的事物。
  
  她能住这么“豪华”的单人病房,也是多亏了厉少卿的安排,按理来说,她得好好谢谢人家才是。
  
  “厉少卿怎么还没让你回去啊?”斐月看向属下,朝病床走了过去。
  
  属下将一束花呈现在斐月面前,原本以为她会开心,却不料想,她脸上的愁容未减。
  
  “斐月小姐,这是我们上校送给你的。”属下把花束放到斐月面前,“你要收下,这是我的任务。”
  
  斐月也不好为难别人,便收下了花束,走到床边坐下。
  
  看着厉少卿让属下给她带来了这么多好吃的,斐月心里有些感动。
  
  “我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想出院了,以后你也不用来了。”斐月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收拾东西。
  
  属下笑了笑,走过去帮忙。
  
  “斐月小姐,你怎么知道今天可以出院了?”属下一边收拾,一边询问着。
  
  听他这么一说,斐月倒是有些疑惑,难不成,厉少卿还要继续对她的行程进行干预?
  
  “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本来还想让斐月小姐休息一下再启程的。”属下朝外面指了指。
  
  斐月咬了咬红唇,欲言又止。厉少卿是上校,她又何尝能够反抗呢?
  
  “回去再休息吧。”斐月摆了摆手,便往外走去。
  
  属下帮忙提着东西,护送着她上车。
  
  一路上,斐月万千。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一直不自禁的涌现出那天的画面,让她十分难受。
  
  “斐月小姐,到了。”属下下了车,便亲自走到斐月的座位为她开门。
  
  一下车,斐月双眼就被眼前这座大宅吸引住。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它,这熟悉的构造,不禁让她想起了自己的房子……
  
  “厉上校呢?”斐月觉得厉少卿最近应该有得忙,一时半会是不会来这路的了,但是她还是想向属下确认一下。
  
  “厉上校还在办公务,不过斐月小姐请放心,厉上校已经为你安排好一切了。”属下一边说着,一边领着斐月往大宅走去。
  
  一进门,就看见许多女仆在里面忙碌着,她们见到斐月,纷纷向她问候。
  
  “你们都先下去吧。”斐月朝女仆说着,随后便走到餐桌边坐下。
  
  “斐月小姐要是有什么事,都可以让她们帮忙的。”属下说完,仆人们便附和着。
  
  斐月觉得自己的事一个人搞定根本不成问题,并且她现在是在养病,还是一个人来得清静些。
  
  “替我多些厉上校的好意了。”斐月笑了笑,眼底却没有任何神色。
  
  “那斐月小姐先吃完晚餐吧。”属下说完,便准备离去。
  
  “嗯。”斐月轻声应答。
  
  她不过是厉少卿的工具人罢了,利用她的时候她侥幸活了下来,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要对她养精蓄锐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斐月脑海里的想法越来越奇怪,甚至越来越控制不了。
  
  此时的斐月呆在厉少卿安排的房间里面,趁着没人的时候想要打电话,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被没收了,而外面也有蚀日的人在看着,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离开。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打开,进来的人赫然是厉少卿。
  
  “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过来!”斐月缩着身子往后退,脑海中是那些人的所作所为。
  
  而造成这一切的后果,全都是因为眼前的人一路妥协。
  
  尽管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这一幕却是印在记忆里,永远挥之不去。
  
  看着斐月这样质问自己,眼神中的怨恨让他有些愧疚,但是现在的他没有办法,如果不这样做,自己和她就会有生命危险。
  
  在斐月看来,厉少卿就是个将她推进火坑的人,而且仅仅只是为了获取雷飒的信任,甚至说是能够有为他卖命的机会。
  
  “斐月,我...”厉少卿上前关心,然而此时的斐月却是不停地往回缩,眼神中充满惊恐。
  
  看了一眼周围,厉少卿感觉有种被监视的感觉,刚想说出来的话只能咽了回去,转身为她冲了咖啡缓神。
  
  “上次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喝杯咖啡缓缓神吧。”厉少卿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生怕会刺激到她一样。
  
  看着眼前的人递过来的咖啡,让他想起了之前递过来的饮料,用力一挥手,将他手中的咖啡打飞。
  
  “你少在哪里装好心,这咖啡里面加了什么药?你到底要把我害成什么样你才安心?”
  
  声嘶力竭的大吼,厉少卿宛如雷击整个人被定住,那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重锤一样敲击着自己的内心,心痛与愧疚交杂。
  
  “对不起,但是我没有办法。”缓过神来的厉少卿,只能低着头,向斐月道歉。
  
  得到这样的回答,斐月的心宛如死了一样,甚至控制不住想要哭的情绪,也在厉少卿的这一句话中而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