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009 章 代价200万

  乒!
  一声巨响,那名武士的刀因为轰雷的斩击直接弹回了自己的额头,而轰雷的大袈裟斩则顺势而下差点将其劈成了两半!
  “混蛋!”,这时在轰雷身后的一名武士才反应了过来,他立刻就拔出了刀朝着轰雷劈了过来!
  轰雷瞬间转身左脚探入地面,然后猛的向上一踢,将一大片沙土扬向了对方的双眼,同时趁其不备双手握刀猛的向前一冲,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将手中握着的武士刀刺入了对方的心脏!
  随后他耳中一动,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轰雷将刀从对方的体内抽出,然后猛的向后斩去!
  乒的一声,两把武士刀相撞,又瞬间弹开!
  轰雷立刻抬腿,一脚就踢中了对方持刀的手腕将其踢开,同时调转刀刃,双手握着刀柄以最快的速度猛击对方的胃部!
  “砰!”
  强烈的冲击一下就让那名武士弓下了身子,而轰雷双腕一转,手中的武士刀自下而上猛的一撩,瞬间就抹过了他的脖子!
  这是剑道体舍流手足并用的战法,斩击,打击,踢击,是一种相当实用的实战型刀法。
  此时除了刺猬头之外的另一名武士看到轰雷瞬间连杀三人立刻被吓得肝胆俱裂转身就跑。
  而刺猬头这时也大喊着猛冲了上来,同时高高的跃起一记大力劈斩迎头斩下!
  轰雷丝毫不乱,手臂突然一甩,将手中的武士刀甩向了逃跑的那人,有些卷刃的武士刀瞬间就穿透了他的身体将其钉到了地面上!
  同时轰雷顺手夺过了刚刚被抹了脖子的武士手中的刀剑,然后一脚将其踢向了刺猬头的刀锋,紧接着就地一滚躲开了一大片飞溅的红色液体!
  随后轰雷就站起了身子,他的右手握着一把武士刀,左手握着的则是在地上捡到的一柄刀鞘,然后摆出了一个二刀流的架势不等刺猬头说话便立刻大喊着冲了上去!
  “二天一流!无念想斩!”,无念无想,轰雷将双手轮的像风车一样,除了将眼前的敌人彻底消灭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想法!
  乒乒乒乒乒乒乒!!!
  一连串如疾风骤雨般的攻击让刺猬头应接不暇,他甚至连换气的时机都无法得到!
  而就在刺猬头全心全力的应对来自上方的斩击时,轰雷的右腿骤然弹出踢向了他的下体!
  砰!
  一声闷响!
  刺猬头痛得瞬间就憋红了脸,这让他的双手微微一顿,然后突然就感觉到脖子一痛,紧接着视线就天旋地转了起来……
  轰雷扫了一眼已经被彻底吓坏了的三木,然后就开始打扫战场。
  从刺猬头那里得到了一把还算不错的新刀,又在五个人的身上总共摸出了7万两左右的现金,总的来说,收入还算不错。
  “对对,对不起!”,三木立刻就朝着轰雷跪了下去,一边哭一边对着轰雷磕头,额头上都出现了丝丝的血迹,“请您原谅我吧!我是被鬼迷了心窍,再也不会这样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轰雷没说话,一阵微风吹来让他的鼻尖微动,然后他的身子就突然的一僵。
  而就在三木双眼发昏几乎要失去意识的时候,轰雷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
  “三木,有野心是好事,但是你做的太过火了。”
  三木又是连声的忏悔,但是轰雷没去管他,而是继续说了下去,“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也不可能再合作了,不过看在我们过往的交情上面,200万两!我们之间就彻底两清,我不会再去找你,那份生意也归你了,你不是一直抱怨我不肯扩大规模吗,你自己做主的话,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三木闻言一喜,然后又一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那就去借!”轰雷在三木的耳边低语,“你应该知道我每个月能从你们那里得到多少钱吧,如果你把规模扩大到100人呢,那可是每月30万啊,好好想想吧,我以武士的名誉起誓,这可是我最后的仁慈了,你不要错过了机会啊。”
  每个月30万两,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三木一咬牙立刻就对着轰雷说道,“给我七天,不!五天!五天之后我就给您送去200万两!”
  “三天!只有三天!到时候我会到你的家里去取。”
  “好!三天就三天!我现在就去!”,三木一跺脚,立刻就转身快速的离开了。
  轰雷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三木在他的视线中消失。
  片刻之后,他的鼻尖又微微的动了一下。
  树林中的陌生气味离开了吗,轰雷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监视了,不过接下来不管是要做什么,都要更加的小心才是。
  轰雷朝着三木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便转身向家中走去。
  想要砍人就要做好被砍的觉悟,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理不是吗。
  轰雷所提出的200万两自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云隐村的所有资源都被大家族把持在手中,普通人根本没有出头的机会,这也是他一直不愿意扩大规模的原因。
  但是即使这样,轰雷也感觉到了,有一些小家族终于将视线放到了他的身上。
  所以他也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让自己脱身,至于三木的下场,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回到家中后,轰雷在公共洗澡房洗去了一身的血腥味,然后就开始自己做饭。
  先是十斤米下锅,然后又炖上了三斤的红烧肉,再炒了二两大白菜之后,轰雷扒拉着饭碗就吃完了一顿晚餐。
  看着又下降了一大截的米缸,他不由的疑惑最近的大米是不是买了假货,明明没吃几口,‘米平线’却是一截一截的往下掉。
  “唉,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轰雷叹了口气,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开始坐在榻榻米上练习螺旋丸。
  没有橡皮球的话训练效果要打不少的折扣,但是在三木的200万两到手之前,他也只能这么做了,总之,要比什么都不做好得多不是吗。
  第二天早上六点,精准的生物钟让轰雷睁开了双眼,然后他在洗漱完毕之后,又是十斤米下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