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022 章 但是他没有

  轰雷走了过来,挑出了一些药物,先往自己嘴里塞了半瓶增血丸,然后才和穗花一起包扎伤口。
  经过简单的包扎后,两人算是暂时的止住了失血,轰雷稍微想了一下,便对着穗花说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几分钟后回来。”
  穗花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下头,她只是5年生,在第一次出战斗任务的时候就遇到了这样的事,这让她的心中异常的不安。
  “放心,很快的,这附近已经没人了。”,轰雷扶着她来到了一个还算是干净的小屋,让她远离了那些尸体,然后就朝着津元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津元的死对于轰雷来说算是个麻烦,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名中忍,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了云隐村是不会对此坐视不理的。
  而且,七岁就能干掉中忍?
  轰雷不想回到云隐的视线中去,他现在至少还拥有自由。
  所以,津元的尸体必须要处理一下。
  拖着沉重的身体,轰雷再次来到了津元所在的位置,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像是要散了架一样,痛苦和疲惫不停交替着冲刷着他的精神,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致命伤。
  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挖出了一个浅坑,然后往被扒了个精光的津元的身上撒了一些从黑市里入手的药粉,这东西可以吸引一种食腐虫,一个晚上就能让津元彻底消失。
  喘了口气,把津元掩埋起来后,轰雷又把他身上的东西全部都拿到另一边给烧了个精光。
  然后他又把两个山贼背回到了山贼们所在大屋那里,并且清除了一些血迹。
  一切都完成之后,轰雷便回到了穗花藏身的地方。
  穗花并没有听话的躲在里面休息,轰雷还离得老远就看到她的小脑袋出现在窗口,同时也能够发现她在见到自己的时候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穗花脸色阴沉的担忧着轰雷,这感觉非常奇怪。
  “没事,这个等一下再说吧,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爆炸声和血腥味会招来很多嗜血的野兽。
  比如长度在十米以上的老虎,体重在十吨以上的黑熊,身体比轰雷还粗的巨蟒。
  穗花点了点头,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息并没有让她的身体得到好转,反而让她更加的疲惫了起来。
  不是身体上的恶化,但就是提不起任何的力气来。
  轰雷看着穗花的样子微微的摇了摇头,他大概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津元之前在下毒的时候为了不让他起疑,应该是在三份军用干粮里面都使用了这种可以让人浑身无力的毒药。
  所以说卡库伊和穗花应该就是被殃及的池鱼。
  轰雷背着穗花来到了卡库伊在身边,在卸下了一面门板之后,找了根绳子便将他绑在了上面,然后轰雷背着穗花,拖着门板便朝着和光村走去。
  至少,他要把卡库伊完整的带回到他的家人身边。
  “穗花,还醒着吗。”
  “嗯。”,穗花轻轻地嗯了一声。
  “穗花,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穗花又点了点头,没有犹豫。
  轰雷继续说道,“我们回去之后,村子里面的人应该会对我们询问发生的事,我需要你在讲述的时候修改两处地方。”
  “第一,在我闯进去救你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受伤,第二,我在干掉了那群山贼之后,就直接带着你和卡库伊离开了这里,并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事情,穗花,可以拜托你吗。”
  穗花在她的身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轰雷也稍微放心了一下,只要她答应就可以了。
  穗花的表情管理可以说是现象级的,即使是受到了严酷的拷打,她也依然阴沉着一张脸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所以仅仅是在两处微不足道的地方说谎而已,没人会从她的脸上发现异常的。
  轰雷给自己也安排了一个故事,他遵从着津元的安排一直躲在村子的东边等待津元的动手信号。
  但是随后他就发现自己的目标地点里根本没有人,然后因为担心自己的队友,轰雷就去大屋那边查看情况,结果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制造查克拉,再然后就和穗花之后的证言连到了一起。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都会以不知道来回答,津元本身就是间谍,只要他的身份被扒出来,那就和轰雷彻底没有关系了。
  能做的一切他都已经做完,接下来就只能静待事态的发展了。
  轰雷背着穗花,拖着门板在树林当中缓慢的前行,他在路上使用变身术掩盖了一下右手被忍术伤害的痕迹,然后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才回到了和光村,敲响了村长和光一夫的家门。
  和光一夫见到轰雷他们的样子吓了一跳,不过轰雷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任务已经完成,让他去云隐村把尾款付清而已。
  当然,最后还向他要了一间房间用来休息,轰雷已经到极限了。
  …………
  第二天早上,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的轰雷和穗花终于醒了过来。
  轰雷身上的擦伤经过一天的休整已经消失了,一些比较大的伤口也合拢了起来,穗花的体质则要弱上许多,虽然她的体内已经没有多少残余的毒药,但是在经历了拷打之后,她身上的伤势至少要花费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离开的时候轰雷向和光一夫租借了一辆马车便带着穗花和卡库伊向着云隐村的方向行驶而去。
  不过说是马车,但其实只是一匹老马拉着一辆板车罢了。
  轰雷坐在前方赶车,穗花则是阴沉着一张脸在后面看着卡库伊发呆。
  “穗花。”,轰雷叫了她一声,“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还想要继续当忍者吗。”
  同伴在眼前死去,自身也受到了拷打,这对于一个不到11岁的女孩子来说实在是有些太残酷了。
  穗花没有立刻回话,而是呆了一小会儿,“卡库伊……他当时能够跑掉的,他的体力要比我好,如果他一开始就抛弃我的话,他是可以跑掉的。”
  轰雷转头看了一眼穗花,然后继续赶路,“但是他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