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015 章 夺取生命

  第二天上午,轰雷在家中准备好了所需要的东西之后,就直接来到了云隐村的大门处,委托人和津元都等在哪里了,卡库伊是最后一个到的,因为昨天晚上太激动睡不着,结果早上却睡过头了。
  穗花背着个大大的双肩包,脸色依然阴沉的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多看两眼的话总感觉她会在背后诅咒别人什么的。
  “大家都到齐了,我介绍一下,这边的就是委托人的和光一夫先生。”,津元用手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一名老者。
  和光一夫对着四人稍稍欠身,“这次就全拜托各位。”
  “您放心,一切交给我们就可以了,我们小队的任务完成率可是100%呢。”津元拍着胸脯保证到,没有说全部都是打杂任务的事。
  “哈哈,那可真是可靠呢。”,和光一夫笑呵呵的应了一句。
  “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津元在守门的忍者那里登记完毕之后,就带着大家离开了云隐村。
  在正式成为忍者之后,无论是从村子离开,还是从外面归来都需要登记,这样做主要就是为了方便掌握忍者的动向,不至于想要找人的时候还要翻遍整个忍村才发现对方已经出去做任务去了。
  在路上,津元也把这次任务的详细情况和大家说了一下。
  就是在距离云隐村大概半天多路程的和光村附近出现了一伙十几个人的山贼团伙,据说是从其他的地方流窜过来的。
  他们在不久前抢过和光村一次,不过这伙人倒是挺有分寸的,只是教训了几个不开眼的家伙,然后抢夺了一些食物和医药,并且声称很快就会离开,所以希望大家最好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个被打断了腿的‘不开眼的家伙’就是村长和光一夫最疼爱的小儿子。
  然后热血男儿和光一夫就决定要为自己的宝贝儿子报仇了。
  卡库伊出门太急什么都没有带,现在看起来一身轻松,不过等到中午的时候他就会傻眼了。
  穗花则是准备的过于充分,她背着个大背包,就像是要去海岛7日游似的,现在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
  轰雷摇了摇头,实在是看不过眼,一把就抓住她的大背包挎到了肩上,“太慢了。”
  “对,对不起,狮子星先生。”,穗花对着轰雷鞠了一躬,她那一脸阴沉的样子就差直接说出‘我已经记恨你了,等着被诅咒吧!’。
  但实际上她其实挺开心的,只是表现不出来罢了。
  中午的时候卡库伊不出意外的傻眼了,轰雷也没带多少东西,没训练的时候他也没那么大的消耗,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里的野兽随处可见。
  轰雷花了5分钟抓了点野味,穗花贡献出了不少的食物,再加上准备的非常充分的津元,吃白食的卡库伊大呼着‘卡库伊(帅气)’,算是度过了一个非常丰盛的午餐时光。
  众人休息好了之后,便再次启程,终于在傍晚的时候来到了据说风景十分秀丽的和光村。
  和光一夫将四人迎进了自己的家中,然后对着自己的大儿子问道,“怎么样?那群家伙们还在那个地方吗?”
  “是的父亲,我刚刚才回来,他们都在。”
  “那就好。”,和光一夫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津元,“那群山贼落脚的地点可以让我的大儿子带你们去,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没问题。”,津元同样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对着轰雷三人说道,“你们先待在这里,我们午夜之后开始行动,我现在先去查看一下地形,你们好好的休息一下保持体力。”
  看到三人都没问题了之后,津元就和村长的大儿子去查看山贼们的营地了。
  轰雷把背包丢回给了穗花,对她说道,“有本事的人是不会去当山贼的,如果觉得怕的话,就拉开距离朝对方扔苦无就好了。”
  “谢谢您,狮子星先生。”,穗花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轰雷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梦想’会被称之为‘梦’的原因了。
  摇了摇头,轰雷巨大的双角不小心刺破了旁边的纸门,他当作没有发现的样子,拍了拍卡库伊的肩膀对着他说道,“能成为山贼的人不会是没有本事的,否则早就死掉了,到时候你不要太冲动,要时刻记得团队合作。”
  穗花:???
  在津元离开之后,轰雷三人便去客室休息了,发动攻击的时间是夜晚,他们现在需要保存好体力。
  轰雷闭目养神,卡库伊兴奋的来回走动,穗花则是一遍又一遍的整理着她的忍具包。
  对于这些小鬼们来说,这次的讨伐任务就是他们的初阵,学校里学来的东西始终都是理论,夺取他人生命其实并不是什么轻易的事情。
  人类拥有很强的学习模仿能力,我们模仿飞鸟发明了飞机,模仿鱼类发明了船舶,模仿蝙蝠发明了雷达,就算我们现在得到的知识和技能也是通过模仿和学习得来的。
  但是模仿不单单仅存在于行为当中,还存在于心理上,而来自于同类的心理模仿,影响则是最大的。
  比如在电视上看到白发老人声泪俱下的诉说自己的孩子因为见义勇为而英年早逝的时候,我们在潜意识中会下意识的对其进行心理模仿,然后便感觉到了他的悲伤,为他的遭遇落泪。
  运动员因为意外而受伤,导致小腿的骨骼外翻时,通过潜意识的模仿,所有人都会觉得恐惧并下意识的躲避这个场景。
  说到底,我们会喜欢温馨快乐的事情和讨厌悲伤恐怖的事情,都是因为我们通过心理模仿将自己带入了其中。
  夺取他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在动手之前绝大多数的小鬼都会陷入到这种潜意识的模仿当中,因为他们害怕自己也会落到同样的下场。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在第一次杀人之后,在噩梦当中自己都会被同样的手法杀死的原因。
  在忍界,每年都有这样的人因为不敢对敌人下手反倒丢掉了自己的性命,也有人在首次杀人之后便出现了心理创伤而再也不敢握起武器。
  所以,即使卡库伊和穗花两人吵的轰雷根本没法好好休息,他也没有去向那两个小鬼去抱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