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114 章 哪个神农?

  带土,带土。
  轰雷在心中犹豫了一下,作为忍界未来的黑手,他在考虑要不要想办法把带土在这里解决掉,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
  带土是个笨蛋,他的实力基本上全靠神威空间的免伤和白绝细胞的再生,虽然麻烦但总有解决的办法,但是波风水门不同,他是个实打实的天才,让他活下去将来绝对会是个超级大麻烦。
  而只有留着带土,他才能在四年后鸣人出生的时候把波风水门坑死!
  想到了这里,轰雷立刻转身离开,波风水门就是他们的带队老师,一旦被盯上他现在只有一死了,而且腹部的伤口太严重了,要不是附近的组织直接被烧焦坏死,他真的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忍的住。
  卡卡西见到轰雷立刻转身撤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对他喊道,“你是什么人?”
  轰雷本不想理会卡卡西,但是他的身子一顿,随后答道,“狮子星,轰雷。”
  然后又赶紧补充了一句,“黄金的狮子王,狮子星轰雷!”
  说完,轰雷的老脸一红,立刻就跑开了,黄金的狮子王什么的太羞耻了,但是急切间他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好的外号,而在忍界,这帮家伙给人起外号的能力是在是太差了。
  像是之前他和卡拉就有一个黑白双煞的诨名,而作为影级之下第一人的卡卡西他的外号是什么呢,是木叶第一技师。
  【先森,你好,我是木叶第八十八号技师,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先,先森,乃表酱紫了啦~】
  【先森,还需要加钟吗?】
  【好的,先森,欢迎您下次光临~】
  太糟糕了!
  他将来要是传出一个云隐的牛头人之类的名号那还要不要做人了?
  在轰雷走后,带土嗖的一下就从树丛中窜了出来,“卡卡西!你没事吧,我听到了你那个忍术的声音。”
  “没事。”,卡卡西倒在地上喘了口气又吐出一口血沫,胸骨应该没断,内脏受到了冲击,但幸好也不致命,给自己做完诊断之后,他才转过头去看向了一脸紧张的带土,“都叫你走了,还过来干什么。”
  “别说傻话了,我们可是一个小队的队友!我怎么可能抛弃你。”,带土走了过来把卡卡西扶了起来,“还能动吗?”
  “没问题。”
  “我们快点回去让琳给你看看。”,带土说完一愣,“对了,老师不是给了我们信号弹吗?你怎么没用?”
  “呃。”,卡卡西脸色一僵,他早把这件事给忘了。
  带土摸出了自己的信号弹发射到空中,然后开始调笑卡卡西,“哈哈,卡卡西你忘记了吧,果然这里还是要靠我带土大人啊!”
  忘记?
  好像真有什么东西忘掉了。
  然后卡卡西突然就反应了过来。
  我刀呢!???
  …………
  “这是……白牙短刀吧?”
  亡命了将近一个小时,几乎累到虚脱的轰雷在藏身的山洞里看着扎在小腹上左侧的短刀默默的陷入了深思。
  这算是赚了?
  在忍界出名的兵器根本就没有几件,白牙的短刀算是一个,卡卡西的老爹手持着这把短刀在忍界大杀四方,他的实力比肩木叶三忍甚至还可能超出一线,不过他却在几年前的一次任务当中为了拯救同伴而放弃了任务,最终在回到村子之后在谴责当中自杀身亡。
  而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在忍界任务重要还是同伴重要的话题才第一次的摆到了明面上。
  不过从轰雷听到的消息来看,底层的忍者大都支持白牙为了拯救同伴而放弃任务的行为,但是高层却正好反过来。
  不说别的,以白牙的身份执行的任务至少也是S级的,而S级的任务几乎都是关乎一国或者一村的大事,有的甚至可以影响到一场战争的胜败,具体的情报轰雷不得而知,不过白牙最终被逼到了自杀的地步,想必也是因为他放弃任务而造成的损失,要远远的超出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吧。
  不过现在不管这些,白牙短刀确实是一把名刀,这波碰到卡卡西一点都不亏。
  面色苍白的轰雷嘴里咬着一条毛巾,然后左手按住伤口,右手缓缓的将短刀从小腹中抽了出来。
  汗水从他的脸颊不停的滴落,来自腹部的剧痛让他的大脑一跳一跳的。
  噗次一声,短刀被抽了出来,但是从伤口中却只流出了极少的血液。
  卡卡西不知道用了什么招式,他在短刀上附着了大量的雷属性查克拉,灼热的高温烧焦伤口附近所有的肌肉细胞,也就是说他被穿透的这个伤口附近和内部的组织已经完全的坏死了。
  换一个人受到了这样的伤势只有死路一条,但是轰雷却凭借着强壮的肉体坚持了下来。
  不过这个伤口不能就这么放着,他必须要把这些坏死的组织全部切除才行。
  从卷轴中通灵出了奈良一族的止血粉和增血丸,还有一把崭新的苦无,他握着苦无过了一遍电流消菌,接着在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后,一咬牙……
  “啊!!!!!!”
  …………
  脸色苍白的吓人的轰雷转身离开洞穴,然后呼的一下,整个山洞突然就燃烧了起来,消除了所有的痕迹。
  腹部的伤口缠着厚厚的绷带,坏死的组织已经全部处理好了,用的止血粉还是从夕日红那里得到的史诗药品。
  不过这种程度的创口如果要等它自己再生的话,需要花费的时间可就太多了。
  “必须要找一个医生才行。”,轰雷用手中的白牙短刀转了个圈,不得不说,白牙短刀的质量确实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好的。
  “咳咳。”,轰雷扶着大树喘了口气,他将短刀封进了卷轴当中,腹部的创口稍微一动就有血迹渗出来,生生的挖掉了一大块肉,就算史诗止血粉都挡不住,他现在连铠甲都没穿,就是因为实在是没有那个体力了。
  不过就算要休息他也得再走远一些才行。
  轰雷十分的小心,他在路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终于在三天后来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小镇当中,多亏了这片区域的战斗烈度很低,才没让他遇到什么危险。
  腹部的伤口恢复速度的十分缓慢,但是万幸它并没有进一步的恶化,这具使用金角的DNA制造出来的身体确实有着不凡之处。
  该说不愧是外星人的血脉吗。
  轰雷还是走进了一间小饭馆,点了一份猪扒盖饭,然后便对着老板问道,“请问这里有没有什么比较出名的医生?”
  “客人您生病了吗?那么在街尾有一间医馆,您可以去看一下。”
  “实不相瞒,生病的并非是在下,而是在下的一位邻人,他遭遇了山贼,腹部被刺了一剑,现在一直徘徊在生死的边缘,所以他的家人拜托在下帮忙打听一下优秀的医生。”
  “遇到了山贼吗,那可真是可怕呢。”,老板稍稍的想了一下,“如果说一般的伤势的话去医馆还可以,但是这样……嗯……对了,我之前好像听说神农大人正在距离这里不远的村子里行医,如果你现在赶去的话说不定能够碰见他。”
  “哦,是吗。”,轰雷点了下头。
  等等!
  “你说的是哪个神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