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016 章 陷阱

  大概在夜晚11点的时候津元便回到了村长家中。
  “地方不算远,大概一个小时我们就能到,大家先吃点东西吧,我们在午夜一点的时候出发,然后在三点的时候对山贼们的营地发动袭击。”
  “对了”,津元顿了一下,“在忍者出外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一般都只食用自己携带的食物和饮水,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在外部获取这些东西。
  说着他便从自己的背包当中拿出了三份干粮递给了轰雷三人,“这就是我们经常使用的军用干粮,这次大家都吃这个吧,就当是提前体验一下未来的生活,这些东西下次就要你们自己去准备了。”
  “这个就是军用干粮吗!?卡库伊(帅气)!”,卡库伊立刻就从津元的手中接了过来,然后就撕开了包装啃了下去,“呃!好难吃!”
  “哈哈。”卡库伊吐着舌头的样子逗得津元哈哈大笑,“军用干粮这种东西只会在保证营养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的缩减体积,怎么会去考虑味道那种东西。”
  看到卡库伊这个样子,刚想尝一口的穗花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轰雷也吃了一口慢慢的咀嚼了起来,然后无奈的站起身,“我去弄些水来吧。”
  三人捏着鼻子吃掉了这些难吃的军用干粮,然后休息到了午夜一点,津元便带着大家朝着山贼们的营地出发。
  短短一个小时的路程便让卡库伊和穗花二人有些气喘,这倒让轰雷有些意外。
  “好了,现在我就来说明一下这次任务的情况。”,津元招手让大家都聚了过来,然后用个小木棍在地面上画出了几个圆圈算是地图。
  “首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委托人的情报出错了,这伙山贼的数量是22人,而且从他们的行动风格和装备来看,这伙人应该是军队出身。”
  穗花和卡库伊疑惑道,“军队?”
  “嗯。”津元点了点头,“不过这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事情,我们的工作就是完成委托人交给我们的任务,不用去理会别的,无论发生任何状况,任务最优先,这就是忍者的铁则。”
  “我接着说,他们落脚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村庄,村子从东到西大概有150米的间距,其中21人都集中在西边的一间大屋当中,剩下的1人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在最东面的一间废屋里面。”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和卡库伊还有穗花三人负责西边21人的那件屋子,狮子星你的速度最快,你解决掉东边的那个人之后快速赶到我们这里,然后从他们的背后发动攻击!”
  津元看了大家一眼,在确保三人都挺明白了之后便说道,“嗯,虽然时间还没有到三点,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现在就开始行动吧。”
  众人点了点头,津元最后对着轰雷说道,“狮子星你到了地方之后先不要行动,等我的信号。”
  轰雷点了点头,“没问题。”
  津元看了一下三人,然后说道,“那么现在,山贼讨伐任务,开始!”
  众人瞬间分散。
  轰雷的目标并不远,大概在5分钟之后他就发现了一个有着微弱灯光的废屋,他将身体压低,悄悄的潜行到了距离10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侧耳倾听了片刻,又耸动了一下鼻翼,和预想中的差不多,轰雷便停在那里等待着津元的下一步行动。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轰雷皱了下眉,时间太长了,然后开始慢慢的移动,靠近了废屋的窗口,然后向里面望去。
  果然,空空如也的屋子当中除了一盏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油灯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狮,狮子星先生!”,远处的穗花捂着自己的腹部摇晃的跑了过来,同时哭着喊道,“我们被骗了!咳咳,这是个陷阱!是津元老师,都是他的阴谋,咳咳!卡库伊他,他已经死了,咳咳。”
  “发生了什么事?”,轰雷鼻翼一动,朝着穗花就迎了上去。
  “都是津元老师,都是他……”,穗花哭着扑到了轰雷的身前。
  锵!
  一点寒芒乍现!轰雷的嘴角带着冷笑将手中的苦无刺向了穗花的心口!
  乒!
  一声清脆的声响在两人之间炸响,轰雷左手刺向穗花心口的苦无被她从侧面磕飞,但这只是一个诱饵!
  轰雷右手一翻,一支手里剑瞬间出现在他的两指之间,然后手指一弹,手里剑直接从穗花的视觉死角突然射向了她左手的手腕!
  穗花双腿猛的一蹬地面,急速的向后暴退而去!
  噗刺一声,轰雷的手里剑仅仅在她的手腕上划开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穗花又向后跃了几步,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阴沉着一张脸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轰雷看了一眼她手腕上的伤口有些可惜的说道,“现在还这样就没意思了吧,津元,我可是在穗花和卡库伊的身上都抹上了特殊的气味的,你骗不过我的。”
  “呵呵。”,‘穗花’笑了一下,然后双手结了个印解除了变身术,在一团烟雾散去之后,出现在轰雷眼前的果然就是津元!
  津元并没有出现什么吃惊的神情,而是对他问道,“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轰雷慢慢的渡了两步,然后笑着说道,“当让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啊,白痴。”
  津元的嘴角稍稍的抽搐了一下,然后又换上了平常的那副温和的笑容,“最开始?”
  “就是在我们分组的时候,你知道在我的整个人生当中遇到过几个对我施加过善意的人吗?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了,所以在我发现我的队友和带队老师竟然全都十分和善的时候,我就发觉不对劲了,特别是在我本身就是因为别人的恶意而被迫提前毕业的情况下。”
  “竟然这是这种原因!?你的疑心也太重了吧?”,津元一愣,随之又恍然,“所以我给你们的东西,结果只有你从来都不吃吗。”
  轰雷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实际上他从来都不会吃别人给他的任何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