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103 章 理念的冲突

  能成为中忍的就没有蠢材,大家都自觉的压低身体同时减缓呼吸的频率来降低自身的存在感。
  轰雷眯着眼望去,来的人只有三个,其中一人是一副老农的打扮,他驼着腰脚步虚浮,身后还背着一个竹篓,草鞋和小腿上沾着泥土,肩头搭着汗巾,头顶上还带着一顶草帽。
  这幅模样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破绽,不过他身边两个年轻的‘小农’在伪装上面就差了一步,轰雷发现他们在行走的时候就会无意识的避开了脚边的野草和肩头的树枝来减少自己留下的痕迹。
  三人越走越近,轰雷他们也将身体绷紧准备随时出手。
  但是就在这时,那位老农突然停下来喘了口气,他用肩头的汗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对着两名小农招了下手。
  轰雷的眉头皱了一下,对方停下来的地方有些巧妙,这正好是在第七班的攻击范围之外,而在这时,没等轰雷深想,山寺立刻大叫了一声不好,然后马上就冲了上去!
  轰雷反应最快,他双腿一蹬,紧紧的跟在了山寺的身后,随后其他人也陆续的冲了出来,察觉到异常的两名小农立刻从怀中抽出了长刀做出了战斗姿态。
  山寺一马当先,他双手一翻,两支苦无瞬间就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他的手臂突然一挥,两支苦无化作了两道流光,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两人的身前。
  叮叮两声,两支苦无同时被磕飞,但是山寺也来到了一名小农的身前,轰雷在他的身后一闪而过,朝着另一人就冲了过去,沉重的铠甲让他在地面踏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深坑,轰雷双目凝神注视着对方手中的长刀。
  “雾隐流·三水!”
  刀光骤然一闪,一分为三,其速度甚至让轰雷的双眼都无法捕捉到它的踪迹!
  可是,从双目和咽喉上传来的异样感却让他轻易的感知到了对方攻击的目标!
  轰雷立刻将上身后仰,同时用双膝在草地上开始滑行,瞬间就躲过了针对双目和咽喉的三次刺击!
  接着他在地面一滑立刻转到了雾忍的身后,然后双臂突然探出抱住了他的后腰,同时双腿在地面一蹬,上身猛的向后一折,一个德式拱桥摔直接让雾忍的头部砸到了地面!
  砰!一声闷响过后,雾忍的头部呈九十度弯曲,双眼立刻就失去了神采。
  但!
  噗的一声,被他抱在怀中的雾忍一下就化作了一团清水!
  水分身!?
  轰雷立刻弹起身来,警戒着四周,这时山寺也来到了他的身边,他的脸色很差,他之前战斗的地方同样只留下了一摊水渍。
  而就在这时,老农才好像突然反应了过来一样,大叫着一下就摔倒在地,一脸惊慌的向后挪动着。
  “是水分身?让他们跑了吗?”,从后面赶来的云忍自然将发生的事情都看到了眼中。
  山寺沉着脸朝着老农走去,“不,这不是还有一个吗?”
  “啊!!!不,不要杀我,我只是个农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老农立刻就吓的痛哭流涕,他这幅样子甚至让轰雷都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不是雾忍伪装的了。
  一名女忍纠结了一下,然后说道,“会不会之前的雾忍只是拿他当伪装的?”
  “是不是,只要砍上一刀不就知道了吗。”,山寺又抽出了一只苦无,警惕的朝着老农走去,他要确保可以将对方击杀,如果对方真的是雾忍伪装的话,那么光靠苦无投掷是杀不死他的。
  “可他要真的是平民怎么办?”
  “那就算他倒霉。”
  “怎么能这样!?”,山寺的话让其他人都有些无法接受。
  而就在这时,瘫坐在地上的老农突然暴起,他的身体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山寺激射而去!
  山寺一直保持着警惕,老农的暴起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此时他手中的苦无突然电光大作,雷光在上面延伸,让苦无一下就化作了一把短剑,然后骤然向下猛劈!
  次啦一声,老农头顶的草帽被一分为二,但是在那后面却根本没有人!
  “我流·雷蹄!”
  呼!一阵强风吹过,轰雷双腿在地面蹬出了一个浅坑,瞬间就出现在之前说话的那名女忍身前!
  叮!!!
  一声脆响,轰雷用来格挡的苦无应声而断,但是他争取出来的这点时间也让大家全都反应了过来,都已经是中忍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样的事会有,但是因此而惊慌失措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唰唰唰,锵锵!
  数名云忍一下就出现在老农的身边,三把武士刀和十几支苦无瞬间就将他扎成了一只刺猬!
  可是被刺中的老立刻就变成了漫天的碎屑,然后一道黑影骤然一闪,朝着旁边的树林激射而去!
  中忍们的反应慢了半拍,但是一直在等待机会的山寺立刻就堵到了对方的退路上面!
  “休想逃!云流·月影!”,山寺手中的雷电短刀瞬间光芒大作,而就在大家的视线被他吸引住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从下方窜出,手中的苦无一下就在雾忍的身上切过!
  噗次一声,苦无带起了一片血迹,但是雾忍的嘴角却向上勾了起来。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突然炸响,山寺的身上带着焦黑的痕迹从中退了出来,但是雾忍的身影却哪里都找不到了。
  “哈哈哈哈。”,一个老迈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真是好险好险,差点就要栽到这里了,好在老头子我技高一筹,哈哈哈哈,不过,看你们的样子好像不是木叶的忍者啊,能告诉我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吗?嗯?不说吗,那让我来猜一猜吧,特意隐藏自己的身份,还有那种傻瓜一样的战斗风格,你们就来自全部都是蠢货的云隐村吧!啊哈哈,果然被我猜中了不是吗,你们这群云隐的笨蛋真是太好懂了……我……赶紧报告……功劳……”
  老迈的声音越来越低,最终消失在茂密的树林当中。
  山寺的脸色不好,好不容易埋伏到了三名雾隐的忍者,结果不单一个人都没有留下,而且还把云隐到这里的情报给泄露了出去,虽然他们就没有想过能隐瞒多久,但是第一天就暴露也实在是太快了。
  “好好看看吧!这个差点杀死你们的,就是你们口中可能是平民的家伙!”,脸色不好的山寺朝着之前质疑过他的人开始发火。
  不过之前说话的女忍却并没有被他吓到,“山寺队长!我看的很清楚,他确实是一名雾隐的忍者,但是我还是认为您的做法是错的,仅仅是因为有嫌疑就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全部杀掉,这样的人和杀人狂没有任何区别!如果是想要确认他的身份的话,就算是我也可以想到至少十个既不会伤害到他,也不会让我们处于危险之中的办法,而您,采取的却是最极端的那个!我们放弃平和的生活参与到这场战争当中必然不是为了品尝敌人鲜血的味道!绝不对无辜的平民出手,这就是我心中坚守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