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102 章 守株待兔

  云雾队一共分成了十个小队,轰雷所在是第七小队,带队的特别上忍叫做山寺正治,同样是个皮肤黝黑的忍者,在云隐村,拜高海拔所赐黑皮肤的忍者差不多占了有一半左右的数量。
  他的队友是三女四男,女性占的比例多了一些,不过既然能在二十岁之前成为中忍,那么实力都不会差的。
  只是可能因为轰雷之前那浑身带刺的态度,大家都没有跟他说过话,不过轰雷当然也乐得清闲。
  如果说在云隐的生活教会了他什么东西的话,那就是人类就算完全没有社交也可以独自一人好好的活下去。
  在离开进川谷的时候轰雷见到了穗花,虽然她的脸色依旧阴沉,但是轰雷还是能从中感到她的担忧,不过现在已经进入了行军状态,轰雷不能随意离开,两人相互挥了挥手就算是告别了。
  这次的进川谷之行见到了穗花让他的心情愉悦了不少,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忍者并没有什么过人的才能,能在这场残酷的战争中活下来就比什么都好了。
  云雾队在特洛伊的带领下很快离开了汤之国的境内,开始进入火之国的领土。
  整整八十人的部队在火之国的境内穿行,留下来的踪迹简直不要太明显,无论多么出色的反侦查技术都清理不掉这么多的痕迹,但是特洛伊就像完全不担心会遭到袭击一样,而木叶的忍者也真的就跟瞎子差不多,就这么放任他们在火之国的境内长驱直入。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这就不显得奇怪了,在忍界中并没有什么长久的敌人或者是朋友,今天的朋友为了利益可以反目为仇,明天的敌人自然也可以为了共同的目标化敌为友。
  木叶因为人手的问题全线吃紧,这个时候云隐想要借道去揍雾隐的话,他们完全没有理由拦着。
  而云隐又因为雾隐将据点全部都设立在船上,根本无法进行强攻,所以为了猎取到足够的‘护额’,他们和木叶进行一定程度上的合作又成了必然的事情,否则云隐就只能去攻打水之国的本土了。
  上次雾隐的行动只能说是云隐自己给了别人机会,而这次,云隐面对毫无破绽的雾隐战线,就只能花两个月的时间一点点的慢慢磨了。
  在特洛伊的带领下时间又过去了七天,云雾队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向川原据点。
  而两个月的时间限制也正式的开始计时了。
  向川原是火之国境内的一片平原,距离海岸线并不远,周围也有很多的城镇和村庄,还有不少的木叶据点在四周星罗棋布,是一个雾隐的忍者经常出现的地方,当然,木叶的忍者也很多。
  而特洛伊所说的,村子在这里建立的秘密据点并不是在地面之上,而是在地面之下。
  向川原据点与其说是一个据点,倒不如说是一个废弃的实验基地,在特洛伊将大门的封印解开时,风遁忍者往里面吹了整整半个小时的风才能让人进去。
  因为一直处于密封状态,这里倒是不怎么脏乱,但是从墙壁的老旧程度来看,这里至少也有二十年以上的历史了吧,说这是云隐建立的,谁会信呢。
  “哇,好厉害!”,轰雷的一名男性同伴立刻就惊呼了起来,“村子竟然在火之国建立了这么大的据点!”
  呵呵,当他们年轻又愚蠢的时候,村子说什么他们都信。
  大家都进入了据点,然后特洛伊将大门封闭后,让所有人都在一间大房间里集合。
  “我长话短说,现在我们已经在火之国的境内了,狩猎任务正式开始!不过在那之前,你们把村子的护额全部都收起来,见到木叶的忍者尽量避开,不要主动发起攻击,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雾隐!”
  这时一名女性中忍举起了手来,“特洛伊大人,如果木叶的忍者主动攻击我们怎么办?”
  “你是笨蛋吗!我只是说不要主动发起攻击,被人打了那就打回去!我们和木叶可没有签什么同盟条约,能够保证你们安全的只有这个据点而已,当然,如果你们觉得能够顺手解决掉木叶的忍者也可以动手,但在我这里雾隐的护额才是最重要的,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很好。”,特洛伊点了点头,“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你们全部都去休息,带队的特别上忍跟我来一下。”
  说完,特洛伊直接转身就走,而轰雷他们队长山寺正治则转身说道,“按照编号,我们第七班落脚的地方就是第七实验室,你们先去休息。”
  在众人应了一声后,他就离开了,山寺在一路上的说的话并不多,是一个比较冷淡的人。
  不合群的轰雷先行一步找到了第七实验室,不过这里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他将额头的云隐护额解下来后,随便找了两张破旧的桌子拼到了一起,直接就躺了上去。
  之前的战斗中遇到的特别上忍是他唯一见过的雾忍,他那神出鬼没的刀术让轰雷吃了不少的苦头,据说这次侵入火之国的同样有很多出自雾隐暗杀部队的忍者,他便在脑中不断的复盘当时的情景来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
  而且刚刚特洛伊还说过,除了这里之外其他的地方并不能保障他们的安全,那也就是说云隐和木叶之间的协定应该十分的有限,在遇到雾隐的同时,他们也可能会受到木叶的攻击。
  没过多长的时间,带队的山寺便回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了一下大家好好休息就没了。
  轰雷回头看了一眼,山寺独自坐在一边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另外七人也全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这种临时组成的小队根本不用想什么团队默契,只希望不要再打成一场烂仗吧,轰雷想着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吃了过早饭之后,十个小队便陆续的离开了向川原地下据点,朝着四周辐射了出去,轰雷他们的第七小队同样也离开了地下据点。
  山寺带着大家奔跑了一断时间之后,便在一片树林中隐藏了起来,山寺没有解释,其他人自然也没有多问。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山寺带着他们在数个地点之间来回的奔波,警戒法阵和各式的陷阱设置了不少,不过却连一个鬼影都没有见到。
  众人在中午啃完了难吃的行军干粮,然后继续跟着山寺跑来跑去,即使大家都很疑惑他也依然没有什么要解释的样子,至少他在队长的职责上面并不怎么称职。
  而就在时间来到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一直在四处埋伏的他们,终于从远方听到了一些轻微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