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002 章 最伟大的时代 上

  轰雷将视线从龟田那张恶心的脸上收了回来,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对面的六年生身上……
  他这一年里完全没有关注过学校里的事情,所以并不了解对面那家伙的情况,但这并不妨碍他能分析出对方的情报。
  毕竟,他可是来自于一个最伟大的时代啊!
  发动!福尔摩斯的基本演绎法!
  身高在1.6米左右,六年级应该是12岁,在普通人里面算是比较高的了,从小鬼们的惊呼中也可以判断出对方是一位比较出色的忍校生。
  手指修长并且一直都放在忍具包的上方,方便随时抽出忍具,推测擅长苦无投掷,并且喜欢在开战的时候使用苦无投掷作为第一波攻击。
  右脚的站位略微靠后,鞋底的磨损也要比左脚要多一些,也就是说很可能十分擅长右脚的踢击。
  还,还有……
  轰雷眯着眼继续观察,不过好像再也找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
  呃,从,从外面来看……推断对方是一名男性……
  没有办法,即使轰雷是来自最伟大的信息大爆炸时代,他也没有掌握太深奥的知识。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很少会去网络上完整的成体系的学习什么,不过像是这样残缺的知识片段倒是每天都会接收到一大堆。
  对面的六年生向前走了一步,依然闷声闷气的说道,“不要记恨我,这是你应得的下场,要怪就怪你体内流淌的血吧。”
  轰雷听了也没在意,这样的话几乎每天都会听上几十次,他同样上前了两步,让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5米左右,忍者在野外一般的遭遇距离也就是在5~10米之间。
  “准备开始吧。”,轰雷看向了旁边的龟田,同时发出了一声轻笑,“这个场景,想必你已经期待很久了吧。”
  “嘿嘿嘿,说的是呢,那么就……”
  ……
  “麻布依,快点,快点!要来不及了!”,一名金发少女拉着一名银发少女快速的朝着演习场奔跑着。
  “等等,萨姆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有着一身巧克力般健康肤色的银发少女麻布依突然就被好友拉了过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肤色白皙的金发少女萨姆依一边跑一边对着麻布依说道,“你肯定不敢相信,我听高年级的前辈们说,有个一年级的小鬼要在考试的时候挑战六年级的前辈!超酷的对吧!”
  “挑战六年生?真是大胆呢,不过由木人那边怎么办?我们不是说好要去给她加油的吗?”麻布依稍微惊讶了一下,不过立刻就想起了两人的另外一个好友,二位由木人。
  “呃。”,听到由木人的名字萨姆依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拉着麻布依跑得更快了,“由木人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她的对手甚至都不敢对她出手,一点都不酷!还是那个敢挑战六年生的家伙更酷一点!你不这么觉得吗?”
  “不。”,麻布依无可奈何的被萨姆依拽着走,“我更担心的是我们能不能及时赶回去参加体术考试。”
  闻言,萨姆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麻布依,“现在哪里还是关心那种事情的时候啊,麻布依你真是一点都不酷呢。”
  “是,是。”,麻布依只好举手投降。
  看到好友这么敷衍,萨姆伊立刻停了下来,一本正经的对着麻布依说道,“你该不会以为我这么做是在胡闹吧。”
  “难道不是吗?”,麻布依趁机喘了口气,还整理了一下跑乱的衣服,她十分的注重自己的仪容。
  “当然不是了!你知道吗,据说在木叶村出现了一位和我们同岁,名叫旗木卡卡西的超天才忍者,他5岁就从忍者学校毕业,更是在年仅6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中忍,打破了整个忍界的最年轻晋升记录,可以说是木叶村的骄傲呢,而现在我们云隐村也终于要出现一名天才了,难道你不想去看看吗!”
  “如果他真的能够打败六年生的话,不过真亏得你能知道木叶那边的情报呢。”,虽然早就知道,但是麻布依还是有点惊讶于好友的知识面。
  “在图书馆的忍者见闻区就有啊,去年就更新了,你不是也一直泡在图书馆里吗?难道没有看到?”
  麻布依摇了摇头,“我一直在看政务方面的书籍,见闻类的还没……”
  “啊!遭了!”,萨姆依大叫了一声,然后抓着麻布依就开始跑,“我们快走,不然要来不及了!”
  ……
  而当两名少女来到了演习场上的时候,一眼就发现了在场地中准备开始考试的轰雷。
  毕竟,他那对巨大的双角实在是太过于醒目了。
  “云隐的骄傲?萨姆依,我说……”,麻布依再次将衣服理顺,然后一脸平静的对着有些尴尬的萨姆伊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一年生应该是传说中忍界史上最凶恶的重罪犯,金角的后裔吧。”
  “呃,啊哈哈……”,萨姆伊挠了挠头,“忍,忍界史上最凶恶的重罪犯什么的,不,不觉得超酷的吗?”
  “如果那个罪行不是在我们的村子里犯下的话。”
  “抱,抱歉。”,萨姆伊老实的低头认错,金角银角两兄弟对云隐村造成的伤害直到二十年后的现在也无法抚平,她的话确实有点过火了,“不过,我听说那个家伙好像也受到了大家的排挤,如果把他介绍给由木人的话,说不定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呢。”
  麻布依摇了摇头,否定了好友的建议,“最好不要这么做,由木人好不容易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取了大家的一些认可,还是不要和罪人的血脉搅和在一起了。”
  “麻布依你也认为他是个坏人吗?”
  麻布依看着独自一人站在场中的轰雷,这场景有点像是当年独自在角落里哭泣的由木人那样,“他是不是坏人不在于我们怎么看,而是在于其他人怎么看,除非我们能够改变他人的想法,否则的话,还是不要惹麻烦上身的好。”
  “……可是这样一点都不酷嘛。”萨姆伊摇了摇头,然后快速说道,“好了好了,他们就要开始了,反正我们都来了,就一起看到最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