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107 章 桃地再不斩

  “水遁·千时雨!”
  一语落下,小小的水珠瞬间分化万千,化成了无数的钢针如雨般朝着轰雷当头盖落!
  一股透心凉立即就从他的头顶一直传到了尾椎骨的位置,轰雷连忙用右臂在树干上猛的一拍,整个人突然一个侧翻躲了过去,而他原来所在的地方直接就被无数由水制成的钢针冲击成了一个深坑!
  然而,就当轰雷刚从地面爬起时,一个人影便出现在了他的后背!
  “竟然一头撞到了我藏身的地方,你的运气可真是不好!”
  锵!一声利刃出鞘的声音从他的身后炸响,紧接着轰雷就感到后脑一凉!
  “雾隐流·一斩!”
  轰雷猛力一蹬急忙向前扑去,但是疼痛的双腿却让他的速度慢了半刻,紧接着刀尖就在他身后的铠甲上擦出了一片的火花!
  轰雷向前翻滚了两圈,双手立刻在地面抓了一把泥土猛的向后一甩,在后方追击的雾忍不知道轰雷甩过来的是什么,出于谨慎他只能放弃了追击向旁边躲了过去。
  而这时,轰雷才重新的站了起来恢复了战斗的架势,不过他在摸到身后的凹痕时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这,可是新的!
  对面的雾忍脸上带着面罩,身后背着数把武士刀,看身形只有十岁左右,他没有穿马甲,不过从实力却已经达到了中忍。
  “你不是木叶的忍者呢。”,雾忍甩了一下长刀,缓缓的走了两步,然后双手持刀放到肩头摆出了一个刺击的架势,“是云隐的忍者吗?呵,你们还真敢过来呢,不过现在好像还没人取得过云隐的首级呢,看来我再不斩大爷就要立下大功了!”
  再不斩?
  “桃地再不斩?”,他在消息通萨姆依那里听到过,在去年的时候在雾隐的毕业考试中发生了一件惨案,所有参与考试的学生全部都被一个人给杀光了,这件事闹的很大,甚至让雾隐村在后面改变了在毕业考试时让学生们相互残杀来淘汰弱者的传统。
  “哦,本大爷果然变得有很名了吗!”,再不斩的眼中透露着兴奋之情,在成为哲学♂家之前,他心中唯一存在的东西就是极为强烈的野心!
  “呵呵,你不是叫再不斩吗?那刚刚斩完了一刀的你打算怎么办?要改名吗?好逊。”
  再不斩那有些兴奋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冰冷一片。
  他的年龄比夕日红小一岁,两人的实力应该不会差太多,甚至可能再不斩会稍胜一点,不过夕日红是幻术的专家,轰雷在这个陌生的领域吃了不少的苦头。
  但是再不斩却不同,他和轰雷同样都是体术忍者,而在这个领域,区区不才,轰雷同样可以自称为专家。
  轰雷甩了甩手臂,又轻轻的跳了几下,然后在对面的再不斩朝他冲来的时候……
  突然转身!同时右拳紧握骤然向后猛击而出!
  “我流·暴乱!”
  大量的雷属性查克拉瞬间集中到了他的手臂当中,就像是作用于腿部的雷蹄那样给他带来了超绝的爆发力!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股力量太过于狂暴,现在的轰雷也无法保证其出拳的精准度,但是在这种距离上却足够了!
  乒!一声清脆的响声乍起,再不斩挡在身前的长刀应声而断!
  轰雷的铁拳如一辆急速行驶的火车那样,带着被掀起的气流直接轰中了他的胸口!!!
  砰!!!
  可是,被击中的再不斩却直接化作了一团烟雾消散。
  这个才是影分身!?
  与此同时,轰雷的上身突然向后一折,摆出了一个铁板桥的架势,随后一道刀光从身后袭来,瞬间在他的上方一闪而过!
  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始反击,又是一道刀光化作了白练朝着他的当头劈落!
  “雾隐流·断水!!!”
  乒!
  轰雷双臂立刻在身前交叉把它死死的卡住,长刀在厚实的臂甲上面留下了一个缺口,强大的劈斩力量也压着轰雷直接摔到了地面上,而这时再不斩右腿突然擦着草地朝着轰雷脑侧的太阳穴扫去!
  再不斩的体术连续性很高,一旦陷入了他的节奏就很难挣脱出来,所以轰雷现在必须要跳出这个框架来!
  轰雷卡着长刀的双臂猛地一个交错,乒的一声用臂甲将其折断,然后用脖颈和双肩猛的在地面发力一弹将上身弹了起来躲过了再不斩的扫腿。
  同时他就这样保持着铁板桥的姿势,像个醉汉那样不断向后醉倒,双手虚握酒樽连续的击向了再不斩的周身要害!
  “张果老!醉酒抛杯踢连环!”
  醉拳善用跌扑滚翻,作为地躺拳的一种最适合出其不意的攻击!
  砰砰砰!心,肝,脾,肾,胃,轰雷的双拳连打,专挑这些要害让再不斩顿时手忙脚乱了起来,紧接着他的双腿突然在地面猛的一蹬,同时将身体侧了过来,双臂好似抱着酒坛那样放在头顶同时朝着再不斩的心口和胃部击去!
  “汉钟离!醉步抱坛兜心顶!”
  砰砰!两声闷响过后,双臂青紫一片的再不斩撕开了面罩,捂着胃部哇的一下就吐了出来,他的反应很快,接住了轰雷大多数的攻击,不过他那年幼的身体却是个弱势,有很多次都是轰雷的拳头顶着他的手掌再击打在他的身上。
  轰雷重新站稳然后抽出了一支苦无,虽然疼痛的双腿让他有点醉酒的意思,但是从电影里学来的醉拳他也只会这两个,现在用来打断再不斩的连续攻势就已经够了。
  砰的一下,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浅坑,轰雷迅速的朝着再不斩接近,答应山寺的第一个雾隐护额就在眼前!
  而这时,再不斩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他挣扎着将竖着剑指的右手举过了头顶。
  “忍法·雾隐之术!”
  一大片的浓雾瞬间聚集了起来,轰雷手中的苦无从再不斩的身上划过,却只搅散了一个残影。
  “怪胎!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再不斩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轰雷立刻做出了防御的架势,光凭声音他无法判断出再不斩的方位,但是和之前一样,轰雷凭借着他那灵敏的嗅觉一直锁定着再不斩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