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105 章 开始狩猎

  “等,等等!”,女忍一下就叫住了要离开的山寺,“那我们的安排呢?”
  “随你们自己决定吧,从今以后你们也不用再来找我汇报了,得到的护额直接交给负责的人就可以了,不过相对的,无论你们出了什么事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些全部都是你们自己的行为导致的,知道了吗!”,山寺说完立刻就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至少在轰雷的眼中,他是欢天喜地的。
  “怎么会让我们遇到这么一个队长!”,女忍皱着眉头气的不得了。
  “就是!这也太不负责了!”
  “将来我绝对不要成为这样的队长!”
  虽说云雾队中实力最差的都是中忍,但是却并不是每个中忍都能够带领小队的,特别是云雾队是专门抽调出来的,为了避免拆除小队,村子在挑人的时候也会优先选择那些不是队长的中忍。
  女忍喘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转过身对着大家说道,“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我们合不来也没必要强在一起,他能让我们自由行动已经算是好的了。”
  山寺虽然算不上称职,但是他至少没什么太坏的心思,那种明知道自己不行,结果还要硬来带领队友走向团灭的家伙才是最可怕的。
  山寺已经离开了,轰雷想了想也朝着其他人摆了下手,“那么,我也要开始单独行动了,大家有机会再见吧。”
  轰雷说完转身就走,他身后传来了一些抱怨的声音,不过女忍劝住其他人,然后他们就开始商量起了接下来的对策。
  离开了自己的队友,轰雷一个人随意找了个墙边坐了下来,单独行动给了他极大的自主权,这让他的心情无比的愉悦。
  对他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被庸才指挥而且还不能反抗了。
  像是之前进攻木叶时,那一连串的烂仗他这辈子怕是都忘不掉,只要稍微走错一步,他的人生怕不是就要在那里结束了。
  轰雷靠在身后的墙上沉思了起来,云雾队的任务是猎杀雾隐的忍者,但这却并不是他的任务,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实力,特别上忍就是他现在最重要的目标。
  只有成为了特别上忍,拥有对抗上忍的手段之后,他在战场上才不会被人随意的杀死。
  之前在进攻木叶据点的时候他就和木叶的上忍海野海里短暂的交过一次手,那个时候即便他拼尽了全力恐怕也无法在海里的手中坚持住一分钟,而在战场上,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撞到一名游荡的上忍。
  那么该如何提升实力呢。
  身体方面的提升需要时间的积累,不过好在他这副吃了金坷垃的身体成长的很快,这点只要耐心的等待下去就好了。
  体术方面因为年幼时没人教他,他便将从网络时代得到的各种知识都糅合到了一起,到现在算是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流派,而且在忍界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名的体术流派,硬要说的话,木叶的柔拳流和刚拳流算是两个,但是很遗憾这些他都得不到。
  而一想到刚拳流,每个体术忍者都梦寐以求的八门遁甲便闯进了他的大脑之中,不过轰雷思索了一阵后便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东西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弄到手。
  静了静神,轰雷将目标重新放到了忍术上面,作为忍体术的‘我流’他一直都在构思当中,不过凭空创造一个招式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这需要多次的尝试和长时间的练习,像是他在创造雷蹄的时候就多次的撕裂腿部的肌肉和经络,如果不是他有再生能力的话,现在怕不是已经残废了。
  螺旋丸的生成速度现在已经接近了1.3秒,上次和夕日红对战雾隐的特别上忍时,那个1.6秒的螺旋丸让他吃尽了苦头,所以他便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来进行练习。
  而雷遁忍术他现在一共掌握了五个,闪光,地走,活化,电击之术和最新新掌握的雷遁·电网,这是一个形成雷电网格的防御忍术,不过因为雷电的特性所以也能进行一定程度的攻击。
  轰雷现在晋升了中忍,村子里对他的权限也进行了升级,他之前在后勤部那里看过村子提供的雷遁忍术,不过很可惜并没有什么能被他看上眼的东西,那些基本上都是地走,电网这些忍术的升级版。
  不过,轰雷的双眼眯了起来,山寺之前使用过的那个让一支苦无化成一把雷光短剑的雷遁忍术让他眼馋了起来。
  从当时的样子来看,这是一种依托于施术者体术能力的忍术,而且雷电附着在兵刃上之后也会带来锋锐的特性,在攻击力上面应该也不容小窥,只是山寺那个貌似利己主义的性格看起来并不会把这个忍术白白的教给他。
  不过,轰雷深知,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有价格的,只不过有的人要的并不是钱而已。
  站起了身来,轰雷拐进了一个阴暗的角落,用变身术变化成了第七小队的一个男性忍者的模样,然后走了出去开始打听山寺的情报。
  接下来花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轰雷算是从琐碎的情报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怕山寺提前离开,就直接过去找到了他。
  “什么?你想要我的忍术?”,正在喝酒的山寺嘴角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我还以为你是那群小鬼当中唯一带脑子的,没想到你也是一个蠢货。”
  “山寺队长,话不要说得太满,我们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无价的,不是吗。”,轰雷坐到了他的身边,“您在之前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对雾隐忍者的强烈欲望,而像你我这样的人是不会因为什么所谓的仇恨去行动的,我们所作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利益!”
  “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山寺端起酒杯一饮而下。
  轰雷笑了一下,“我听说村子里的某个职位出现了空缺,您原本是最有力的候选者,不过最近好像出现了一些变故,另一位更加强力的竞选者出现了,所以为了给自己增加优势,您才会主动加入云雾队的不是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被戳到了痛点,山寺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不过他却没能吓到轰雷。
  “现在的情况您也看到了,雾隐的忍者就像是地洞里面的老鼠,他们藏的极深,所以,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用十个雾隐的护额来换您的那个忍术。”
  “你?能得到十个雾隐的护额?”
  “我的机动力您也看到了,专心盯着雾隐下忍的话,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山寺收起了戏谑的心思,皱着眉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二十个,这个交易我也可以找别人去做。”
  “不不不,十五个,您是绝对不会希望这种事情被传出去的。”
  “那你就不会出卖我吗?”
  轰雷这次是真的笑了起来,他用手点了点自己头上的巨角,“在云隐,可没什么人会信我的话。”
  见此,山寺也笑了一下,他拿了个杯子倒满了酒,然后推到了轰雷的面前,“难道你就不怕我拿了东西却不教给你忍术吗?反正也没人会信你的话。”
  “谢谢,不过我还没成年。”,轰雷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便站起身来转身向门口走去,嘴里同时说道,“可这对您又有什么好处?像我们这样的人,如果连利益都背叛了的话,那还能剩下什么呢。”
  就在轰雷要将门带上的时候,山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我等着你的十五个雾隐护额。”
  啪嗒,轰雷将门关上,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么下面。
  就开始狩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