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087 章 唯一的出路

  野平恍然大悟,“小枝子?哦,原来你是那个在战场上奔驰的女孩的队友吗。”
  等等,你先关心的是这个?
  而且,连上忍都知道了,小枝是不是有些太有名了?
  “我想起来了,你之前是不是用了个什么忍术击败了一名上忍?”
  野平的话让带轰雷过来的吉田一惊,他上下打量着轰雷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轰雷则立刻谦虚了一下,“全靠各位大人牵制,否则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击中他。”
  野平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后对他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看看。”
  轰雷摇了摇头,“在没有确认过之前,我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现在就算说出来也没有意义。”
  “野平老师。”,但是没等野平说话,一名下忍模样的少年突然开口,“我觉得这样不妥,我们好不容易才避开了木叶的视线,谁知道这种来路不明的家伙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着他还用眼角不屑的瞟了轰雷一眼,而周围的忍者也没有一人出面制止他,相反,因为他的话,还有不少人露出了恍然的神情对轰雷怀疑了起来。
  “原来是那个叛徒的后裔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轰雷的心中一股无名之火蹭的就窜了起来,同时计划中没有想好的地方立刻就用最直接的办法将其补充完整,至于由此造成的大量伤亡。
  他一个叛徒的后裔凭什么去考虑这帮正义使者的伤亡!
  轰雷摸了一下揣在怀里的芥末八爪鱼默默的叹了口气,要不是顾忌云隐的追杀部队……
  他的神色立刻一正,“如果你不认识我的话,我可以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击败过至少十名中忍,救援了上百人的云隐同胞,同时还击败了一名上忍,并且带回了重要情报的狮子星轰雷,请问,你是哪位?”
  “我,我是,我是……”,少年顿时就结巴了起来,周围的云忍也目光尴尬的躲闪了起来。
  这时野平却突然朝着轰雷问道,“你说的重要情报是什么?”
  在为自己的学生解围吗,轰雷在心中再次坚定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我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了雾隐暗杀部队的袭击,幸亏后面追击的木叶忍者赶到,我才能趁乱逃了出来。”
  “雾隐的忍者!?”,少年听到这个立刻就激动了起来,然后就转向了野平,“老师!我们得救了!有雾隐的帮忙我们肯定能把木叶的忍者赶出去的!”
  轰雷闻言瞟了他一眼,然后立刻就把他从心中的小本本上给划去了,这种蠢货能活过三章就算他输!
  轰雷没有说话,其他人的脸上也丝毫不见喜色,野平摇着头说道,“我们和雾隐可不是同盟国,而且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削弱其他村子的机会的,如果说雾隐真的出现在战场上,那也只会是我们的敌人。”
  “怎么能这样。”,大喜大悲之下少年立刻就呆滞的瘫坐了下来。
  野平转过对着轰雷问道,“你能确定是雾隐的忍者吗?”
  “我想应该没错,他们的头上戴着的是雾隐的护额,身份也是被木叶忍者叫破的。”
  野平点了点头,说起来讽刺,木叶忍者的判断要比轰雷可信的多。
  轰雷没兴趣和他们扯皮了,立刻又上前了一步,“野平大人,其实……大家已经做好了在下一次袭击木叶驻地时牺牲的准备了吧,既然如此,那不管我的计划再怎么不靠谱,它至少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了不是吗。”
  “…………”
  “四个小时,你只有四个小时,如果超过了这个时间你还没有回来,那么……”
  “我明白的,四个小时足够了。”,轰雷说完转身就走,不过就在此时他突然转过身来对着野平说道,“您在下次联络城里的时候能帮我问下我的队友在不在里面吗?”
  “没问题。”
  离开了山洞,轰雷将刚刚得到的一张简易地图摊开,木叶把自己的驻地转移到了投掷机附近,为的就是防止云隐对其进行破坏,他确认了一下方向就朝着那里快速奔去。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轰雷终于来到了地方,在远远的避开了两队巡逻的木叶忍者之后,他来到了距离营地三百米外的一个小山峰上。
  木叶的巡逻太密集,他没有办法靠的更近了,不过即使有三百米的距离,他凭借着出色的视力也观察到了大略的情形。
  木叶建造的投掷机是在小宫山城的后方,就在距离它不到二百米的一座小山上,上面有一段平坦的山势可以方便他们建造攻机和驻扎,在防守的时候也可以自上而下的痛击从山脚冲上来的敌人。
  根据驻扎的规模来看,木叶在这里驻扎的人数大概有四百或五百人,这种人数比现在的云隐要多上不少,而且还不知道分散在其他地方的人还有多少。
  轰雷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便在下一次的巡逻到来之前,离开了这里赶往了其他需要侦查的地点。
  木叶的营地当中,身为上忍的海野夫妇和其他人正聚集在一起商量下一次的进攻计划,这时一名情报忍者突然从帐篷外面走了进来,“紧急情报!”
  一名木叶上忍立刻接了过来将其打开。
  片刻之后,海野海里问道,“上面说了什么?”
  那名上忍将卷轴放到桌上,“夕日一族的继承人带回了一具雾隐暗杀部队特别上忍的尸体,情报部从他的身上得到了一些信息,雾隐至少有五十人的暗杀部队来到了我们这里,他们的任务是尽可能的杀伤我们和云隐的有生力量。”
  “雾隐的忍者?那群卑鄙的豺狼!”,一名上忍恨恨的说道,“我就说这里聚集的人数怎么少了很多,原来都是他们搞的鬼!”
  海野一角一脸严肃的说道,“他们现在应该就隐藏在周围,随时等着上来咬我们一口吧。”
  众人稍微沉默了一下,一名貌似指挥官模样的木叶忍者说道,“只要等到明天早上,我们把投掷机建好打破他们的城墙,失去了屏障的云隐将会任由我们宰割,那时我们才可以说完成任务拔除了这个据点。”
  说完他立刻转向了海野夫妇,“纲手大人为我们争取到的优势不能就这么丢掉,一角,海里你们带一百人去把那群雾隐找出来然后钉死他们,不要让他们来妨碍我们!”
  “是!”,两人同声应到,然后立刻就走出了帐篷去召集部队。
  “十分抱歉。”,这时,一名戴着衫之村护额的上忍立刻低下了头,“如果我们能再有一些雷爆弹的话,也不会让各位大人被拦在这里了。”
  “您这是在说什么,请抬起头来。”,木叶的指挥官立刻温言劝道,“正是多亏了有您的支援,我们才能取得现在的优势,衫之村本身就是一个小村,您能拿出那么多的雷爆弹送到前线的各处据点已经为木叶做出非常大的贡献了。”
  指挥官上前一步抓住了衫之村上忍的双肩,“一棵小树只能孤独的生长,稍有风吹雨打便会遍体鳞伤,但是一旦我们聚成了一片树林,那么即使是山崩地裂也依然能够矗立不倒,这不正是您加入我们木叶的意义吗,请把头抬起来吧,从今天开始,我们可是同伴了啊!”
  衫忍看着一脸真诚的木叶指挥官,又对比了一下云隐对他们的威逼,瞬间泪崩,“阁下!”
  …………
  “……这就是我的计划。”,在山洞的角落里,轰雷说完后一脸郑重的看着野平。
  “这,会死很多人的。”
  “但也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