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征服之最强雷武 > 第 118 章 原委

  密林遮挡住了视线,轰雷无法确认出准确的人数,不过从场面上来看是雾隐的忍者在追杀云隐的忍者。
  他下意识的就想要冲出去,不过临了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这也不是他的任务啊,他为什么要出去和那群云忍一起挨揍呢?
  轰雷慢慢的向后退了两步,不过这时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一个失去了气息的雾隐忍者便摔倒了他的前方,而轰雷的双眼一眯立刻盯上了他额头上的护额。
  整整超过了百人的追逐战,大量的雾隐忍者参与其中,还有比这更好的猎场吗?
  只要他小心点不要去撩拨自己对付不了的敌人,那么凭他现在的本事谁也留不住他!
  轰雷慢慢的趴到了地上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后就这么默默的开始等待,大概在三分钟之后,两方的忍者才一追一逃跑向了远方。
  这时轰雷才爬了起来,然后就开始打扫战场,战死的雾忍有两名,重伤无法行动的有一人,轰雷就是补了个刀结果三个护额就到手了,同时他还搜索到了八千两左右的现金。
  至于战死的两名云忍,轰雷只是拿走了他们的忍具包,并没有进一步的搜身。
  战斗的声音已经越来越低了,轰雷立刻寻着痕迹追踪了上去。
  一路上雾隐和云隐都丢下了大量的尸体,两边几乎可以说是两败俱伤,甚至雾隐的伤亡还要大上一些,但是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放弃追逐,那么唯一的答案就是他们有什么必须要将这群云忍全歼的理由。
  是云隐获得了什么重要的情报吗?
  轰雷一路上思索了起来,不过这个疑问很快就被解开了。
  他发现了两名重伤的忍者正在做最后的厮杀,而其中的一名云忍正是云雾队第四小队的中忍。
  砰的一下,轰雷在双腿灌注了雷属性的查克拉之后立刻就爆发出了极快的速度接近了对面的雾忍,同时手中的白牙短刀刀光一闪便抹过了他的脖子。
  云雾队的中忍一惊,不过轰雷那标志性的大角立刻就让他认出了轰雷的身份。
  “咳咳。”,中忍捂着胸口的伤口瘫倒在地,他的嘴角流淌着鲜血,正在等待生命的最后,“你……你怎么在这里?特洛伊大人……召集……我们的时候……你并不在……”
  特洛伊?这是云雾队的任务?
  而且磁遁特洛伊是精英上忍,不客气的说,即使是三五名上忍也不是他的对手,云雾队还至少都是中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要继续逃窜,这只能说明雾隐的追击者实力更胜一筹!
  轰雷在脑中一转,立刻就回答道,“我是在狩猎的时候遇到木叶的忍者被赶到这里的,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雾隐怎像疯了似的追杀你们。”
  “咳咳。”,中忍吐出了一口血沫,算是认可了轰雷的解释,“我的时间……不多了……我长话短说……当时特洛伊大人召集我们的时候……”
  说是长话短说,结果半死不活的中忍还是从开头讲起一直罗罗嗦嗦讲了十多分钟才把整件事说完,然后才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轰雷皱起了眉头,事情的起因十分的简单,云隐派遣了忍者去雾隐村盗取他们的秘传忍术卷轴,但是这群云忍在成功后撤离的时候却被人给发现了。
  然后这群云忍在通往雷之国的逃亡路线被封锁了之后,便转道向木叶的这边逃了过来。
  而得知这件事云隐高层直接就通知了在这里的特洛伊,他便带着在向川原据点休整的二十余人连夜赶到了这里和云忍的忍术掠夺部队汇合到了一起,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雾隐疯狂的围追堵截。
  现在云隐的人数在五十人左右,而雾隐的人数则大概有七十人,但是在雾隐那边却有一名忍刀众参与了进来,其人正是大刀鲛肌的持有者西瓜山河豚鬼。
  云隐的中忍战力更多,但是特洛伊不是西瓜山河豚鬼的对手,所以他们只能护着夺取到的秘传卷轴四处逃窜。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最糟糕的是,雾隐和岩隐现在是同盟状态,据云隐的得到的情报来看,雾隐已经向岩隐发出了邀请,希望他们能够召集在附近执行任务的忍者来此进行支援。
  也就是说现在那五十人的云忍不单单要面对由西瓜山河豚鬼带领的七十名雾忍,还要防备不知何时会到达的岩隐忍者,而且战斗的区域还是在火之国的境内!
  除了远在天边的砂隐村之外,这群云忍几乎就是要在三方堵截之中杀出重围。
  按理来说,这种危险的地方他应该趁早离开才是,但是雾隐的护额,秘传忍术卷轴,再加上出现在这里的大刀鲛肌,这种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欲望,人类的原罪。
  轰雷立刻压下了躁动的心情,雾隐的护额是第一目标,至于秘传卷轴和大刀鲛肌这些都太危险了,如果没有超级好的机会的话他是不会出手的。
  他现在连上忍都打不过,更何况身为精英上忍的磁遁忍者特洛伊和比他更强的西瓜山河豚鬼呢。
  简单的搜刮了一下之后,轰雷立刻开始加速朝着战场的中心追踪了上去。
  花了十分钟之后,轰雷再次来到了战斗的边缘,一句雾忍的尸体就在他的前方,轰雷慢慢的摸了过去,但是就在他摘下了雾忍的护额和忍具包,将手伸向他的衣襟时,一点刺痛突然痛指尖传来,然后一片黑色迅速的朝着上方开始蔓延!
  轰雷心中一惊,然后刷的一下握着白牙短刀将手指上面的血肉削掉了一块!
  十指连心,剧痛冲刷着他的神经,轰雷咬着牙立刻发动了肉体活性之术使其开始再生,短短的数秒,手指缺失的部分便重新弥补了回来。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轰雷呼出了一口,接着不由得感叹了一下,原来还真有这种在自己的衣服里面藏毒针的狠人真的存在啊。
  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毒针,搜刮完了之后轰雷便继续朝着前方行进,而就在这时,轰雷突然感到自己的后颈一凉,他连忙在地面一蹬,一下就向旁边翻滚了出去,紧接着刀光一闪,他原来所在的地方便出了一个深深的刀痕。
  “哦呀,躲开了吗,我就说有些奇怪呢,果然有人跟在后面吗,不过仔细一看,你还真是长了一副奇怪的相貌呢。”
  “你这幅样子才没有资格说我吧,鲨鱼脸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