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谋断星河 > 第六百二十七章:未知的敌人

  修整过后,徐锐终于等来了天骐关调来的三万守军接收汗庭,他自己则率领天启卫继续北进,向着草原圣地胭脂山的方向进发。
  大军开拔之前,小胡如往常一样在中军之中巡查,路过一顶即将收起的帐篷时,他顺手抄起了一杆丢在帐篷门口的长枪,似是突然来了兴致,想舞一套枪法。
  然而等他走到无人之处时脸上却迅速闪过一丝谨慎,仔细地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这才握住枪头用力一拧。
  枪头立刻被他拧了下来,原来长枪的枪杆竟是空心的,里面塞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小胡小心翼翼地从枪杆之中取出纸条,迅速而仔细地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他略一沉吟,然后将那张纸条塞进了嘴里,接着又把枪头插回枪杆,再若无其事地走回那顶帐篷,随手将长枪扔回了原位。
  不久后即将开拔的士卒们回到帐篷,开始迅速整理、打包必要的装备,那杆长枪不知被什么人重新收了起来。
  草原的另一个方向,有一处幽暗的地穴蜿蜒通向地下,就好像通往地狱的道路,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一开始洞穴的四壁还是松软的泥土,似乎随时可能塌方,然而越往深处,洞穴的四壁便越坚硬,到了最后便是坚固的混凝土结构。
  洞穴深处,阴姬焦急地守在一处大门之前,来回踱步。
  如果徐锐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里,阴姬一直颇有城府,像眼下这样将焦急写在脸上的时刻可不多见。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阴姬快要等不及的时候,面前厚达半米,高约三米的巨大金属们突然“轰隆”一声缓缓打开。
  一只满是鲜血的手从大门里伸了出来,一把抓住大门,然后用尽力气拉出自己的身体,可还没等这具身体站稳,便“啪”的一声摔倒在地。
  “你怎么样?”
  见到此人出现,阴姬脸色一变,立刻冲上去扶住他。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浊心。
  “噗……”
  浊心在阴姬怀中喷出一口鲜血,来不及讲话,立刻从阴姬的怀里挣脱出去,拳头使劲敲在金属大门旁的按钮上,厚重的金属大门立刻“轰隆隆”地重新闭合。
  等到大门彻底关上,浊心这才放下心来,脸上的神情一松,身体再度软了下去。
  阴姬心中一紧,连忙再次将浊心抱在怀中,掏出一支小针按在浊心脖子上。
  小针插入皮肤立刻自动将其中的药水注入浊心的身体,浊心长长地吸了口气,脸色终于渐渐舒缓下来。
  “你不要紧吧?”
  阴姬似是不敢掉以轻心,关切地问。
  浊心摇了摇头:“暂时还死不了。”
  阴姬眉头紧皱,焦急道:“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难道是里面的情况又有反复?”
  浊心摇了摇头:“情况尚算稳定,七十二星宫还能联络上的看守者都在里面,暂时不会有大的变故,我是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之前潜伏下来的三只清道夫。”
  “你被三只清道夫偷袭了?”
  阴姬惊呼一声。
  浊心苦笑道:“运气好,带着天狼刚发下来的武器,原本是想镇压下一次封印冲击的时候再用的,现在浪费在清道夫的身上了。”
  阴姬闻言松了口气,嗔怪地白了浊心一眼道:“小家子气,武器没了便没了,留得性命不比什么都强?”
  浊心叹了口气道:“下面的恶魔冲击封印的力度一次比一次强,一次比一次剧烈,而咱们的人和武器却是越来越少,我真担心这些恶魔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击破咱们的防线冲到地面上。”
  阴姬闻言心中也是一沉,二人都没了说话的欲望,一时间气氛降到了冰点。
  良久,阴姬忽然幽幽地问:“天命还是没有消息吗?”
  浊心黯然地摇了摇头。
  阴姬抬起头,似是想看看根本无法看见的天空,苦笑道:“那老头还没留下传承,若是真的死在了东北便不会再有觉醒血脉之力的人,也就不会再有新的看守者出现了。”
  浊心闻言默然,等了好久才突然问到:“皓月星宫的那位如何了?”
  阴姬摇了摇头:“和太阳星宫接触之后,海伦已经丧失了几乎所有生命力,现在的她只是苟延残喘,凭着一口气强撑着不死,说是想看看咱们最后的结局。”
  浊心叹了口气:“难为她了,若是她的计划能成功,咱们还有希望重新振兴看守者,只可惜不明所以的太阳星宫会在那个关键时刻出现。”
  阴姬道:“海伦好像很看好太阳星宫,说不定他能带来转机?”
  浊心摇了摇头:“不好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皓月星宫的背后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似乎她的目标和咱们并不完全一致。”
  阴姬一愣:“这怎么可能?她已经是看守者了,绝不可能有二心的!”
  浊心苦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自从洁灵的传承断绝之后,看守者的内心便失去了枷锁,再也不是铁板一块了。”
  说到这里,二人又沉默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浊心终于从伤势之中缓了过来,轻轻挣开阴姬的怀抱,靠着墙坐了下来。
  阴姬愣愣地望着他,似乎是在发呆,却突然问道:“这次地底的恶魔冲击封印特别强烈,究竟是怎么回事?”
  浊心想了想,摇头道:“地底恶魔原本每隔几年便会爆发一次兽朝,但近百年来这样的规律已经逐渐被打破,原本我们都以为那些恶魔和咱们一样快要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那些恶魔又突然活跃起来,预计最迟明年可能会爆发新的兽朝,这次冲击封印的情况便是证明。”
  “你说这次如果真的爆发兽朝,咱们还能挡得住吗?”
  阴姬沉默半晌,突然问到。
  浊心又一次沉默,叹了口气道:“如今的看守者已经到了最虚弱的时候,如果兽朝的强度和圣典记载的一样,那么咱们的胜算恐怕不大。
  但即便挡不住也得挡,咱们是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道防线,若是咱们败了,这个世界也就不复存在了……”
  阴姬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两人就这样对面而坐,相顾不语。
  “滴……滴……滴!!”
  不知过了多久,洞穴里突然发出一阵瘆人的尖音,镶嵌在墙壁里的红灯全部开始闪烁起来。
  “怎么回事,难道是地底又出事了?!”
  阴姬脸色一变,紧张地问。
  浊心顾不得身体的伤痛,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在一个陈旧的操作台上按了几下,一道光幕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光幕将他的脸照得忽明忽暗,能看得出他的脸色越来越差。
  “到底怎么了?”
  见他这副模样,阴姬心中着急。
  浊心喃喃道:“的确出事了,有一股十分强大的敌人正在接近,但并非来自地下,而是来自外部……”
  “外部?!”
  阴姬脸上闪过一丝绝望:“又是那些贪心的家伙,可为何偏偏是这个时候,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