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谪仙为聘 > 72 剪彩

  纪小朵的店招牌是陌离写的。
  复制于前朝一位书法大家,龙飞凤舞的一个“纪”字。
  她也把这个字用在了模具里,所以每一块:肥皂都有个小小的“纪”字。
  纪小朵原本想过让陌离用这复制技能造假骗钱,却没想到最后用在这里。
  效果还蛮好的。
  纪小朵还为自家店铺策划了一系列的开业活动,包括特意去请孙文翰来剪彩。
  主要是想借个势,县太爷来剪彩,对一些地痞无赖就是一种威胁。
  她可不想以后自家店里差三隔五就有人来收保护费。
  对纪小朵的邀请,孙文翰当然乐于捧场。
  他正觉得上次表现的“诚意”还不够。
  毕竟后来赵明轩又去找过纪小朵好几次,可是一点掩饰都没有。
  哪怕没有接回府去,也代表了这位纪娘子对赵明轩而言,绝对不一般。
  孙文翰最近也听到不少真真假假的消息,朝中大事他这七品知县虽然还没资格掺合,但万一真的要打仗……手握重兵的赵明轩可就是他唯一能指望的人了。
  这种抱大腿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
  再者说,“剪彩”这事,孙文翰以前从没听过,还挺新鲜的,正好开开眼。
  鞭炮这东西,这时候还没有出现,所以纪小朵只请了一个杂耍班子,在店门前敲锣打鼓地表演,也是热闹非凡。
  招牌用红绸盖住,门口也用红绸拦住,垂下来的部分中间结一朵绸花。
  只需把这绸花剪断,用力一拉,就能显出招牌和店门来。
  很显然这“剪彩”就是为了庆贺开业,讨个彩头。
  纪小朵的脸还没好,还戴着幕篱,暂时不方便露面,就让张小虎去念早背熟的稿子。
  张小虎人小,嗓门却大,中气十足,还拿着纪小朵特意做的喇叭扩音器,少年清亮的声音传出老远。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各位走过路过的父老乡亲,大家上午好。”
  “在这风和日丽喜气洋洋的日子里,我们相聚在这里,共同庆祝纪氏日用正式开业!”
  “在此,我谨代表纪氏所有员工,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以及衷心的感谢!”
  “我们纪氏日用,专注日常用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出售。从百姓的生活需求出发,力求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大家的生活更加方便舒适。”
  他一个半大小孩,站在个凳子上,努力正经装大人说话,本来就很有喜感了,何况他念的这些,还真挺新鲜的。
  不少路过的人都很捧场地停下来看热闹。
  渐渐就在门口聚了不少人。
  纪小朵看看时间差不多,就示意张小虎说最后一段。
  “接下来,就要到到了我们今天最最激动人心的环节了,有请县尊大老爷,为本店开业剪彩……”
  “且慢!”
  人群之外,突然有人大喊。
  纪小朵本来在后面陪着孙文翰,听人这么喊,不由得心一提,就站了起来。
  她就是防着有人闹事,才把孙文翰请来的,难道还真有人来闹?
  陌离立刻就站到了纪小朵身边。
  纪小朵今天特意给他请了假,也是怕万一有事,身边得有个信得过的保镖。
  纪小朵握了握他的手,定了定神,道:“我先看看是怎么回事。”
  孙文翰也沉了脸,招来王海,“我们一起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但正喝令人群让路的人,他们都认识——洪虎。
  这位赵大人的亲随今天穿了军装,红黑两色,干净利落,威风凛凛。
  纪小朵只觉得一口气憋得心口痛。
  洪虎这么出现了,是谁要闹事还用想吗?
  这狗男人自己送了她铺子,又挑她开业的时候跑来闹,到底是想怎么样?
  围观的人群让开一个缺口,四名同样威风的亲兵开路,赵明轩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过来。
  他今天也是一身戎装,暗青色的袍子,肩绣雄鹰,腰佩宝剑,端坐在马上,英姿飒爽,气宇轩昂。
  纪小朵还没说话,孙文翰先迎上去行了礼。
  周围就不免有人窃窃私语。
  “原来是刺史大人!”
  “啊,赵刺史这么年轻的吗?”
  “真是英俊威武,年轻有为。”
  “刺史大人来这里做什么?”
  纪小朵也想问。
  赵明轩下了马,看了孙文翰一眼,不冷不热道:“我刚从城外大营回来,见这里堵着路,还以为有什么事,原来是孙大人在这里。”
  “不,是纪娘子的店铺开业……”
  孙文翰说着,突然顿住,只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纪娘子的店开业,赵大人能不知道吗?
  这明显是因为自己抢了他的风头啊。
  有赵明轩在,这剪彩的事轮得到他孙文翰?
  只是不知道纪娘子这边怎么回事,才闹出这样的尴尬来。
  孙文翰连忙道:“想来是纪娘子不敢耽误大人的公务,下官不过是暂代。大人既然回来了,自然还是请大人来剪这彩!”
  东西原本都已经准备好了,赵明轩扫一眼就知道该怎么样。
  “哦,这点子倒是别致。”他这么说着,当仁不让地就站到了原本孙文翰的位置。
  纪小朵还能怎么样?
  当街把一州刺史赶走吗?
  她只能忍着气,安抚住陌离,叫杂耍班重新敲打起来。自己拿着备用的剪刀端了个托盘过去,请孙文翰站在赵明轩的下首,作为助剪者。
  孙文翰对这个安排还算满意。
  赵明轩见她亲自出来,也没有再作妖。
  在一阵热闹的锣鼓声中,赵明轩和孙文翰手起剪落,大红的绸花掉在纪小朵端着的托盘里。
  张小虎跳起来,接着红绸一拉,露出店铺的全貌来,一面喊道:“礼成,开业啦!”
  围观的人都很好奇,这到底是家什么店,但现在刺史和县尊都在,又有亲兵站岗,他们倒不敢往店里挤,只是都伸长了脖子张望。
  赵明轩是知道纪小朵为了这个店花了多少时间精力的,但真正走进去,还是微微愣了一下神。
  他走南闯北,去过的地方也不算少了,真是没见过这样的店。
  别的店只恨不得把所有空间都摆得满满当当,纪小朵这里只做了两排多宝格一般的展示架,每个格子只摆了一两样东西,简约又雅致。
  后面靠墙放了套小桌椅,墙角还有好几个供人休息的矮凳。
  柜上桌上,插花和绿植错落有致,幽香怡人。
  与其说是卖东西的店面,倒更像是文人雅士们喝茶聊天休闲之所。
  赵明轩不由得皱了一下眉,“我记得你那肥皂是用来洗衣的?”
  “嗯。”纪小朵应了声,又随手拿了块松柏香的递给他看,“不拘是洗衣,洗澡洗头洗手,你想洗什么都行。新的这种更细腻,有香味,干净卫生。”
  店里就备了水,张小虎机灵地端了水盆和帕子过来,好让客人体验。
  赵明轩挑了一下眉,索性伸着手看着纪小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