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 238.一个消息

  “逆转未来”的世界,究竟是什么结局,阿布并不太清楚。
  毕竟究竟逆转了没有,也只有老狼一个人知道,而在阿布设计的大计划基本完成之后,老狼未来的思维意识体,就和现在的他断链了。
  具体未来如何,也无从得知。
  但似乎应该是不坏的样子。
  毕竟X教授都成了总统先生的座上宾,而正斧协调变种人和普通人之间的关系,并促成交流和合作的“变种人事务部”也即将成立,汉克也要被赶鸭子上架,成为初代目部长了么。
  总统先生还一力主导,大肆宣扬人工智能的危害,叫停一些人工智能的研究项目,并深深引以为戒,今后类似哨兵计划的项目,正斧应该是不会再通过了。
  而阿布一手策划的这出大戏,也算是相对成功的落幕了。
  “所以明明是我出力最多,让X教授打开心结,让汉克黑掉特拉斯克集团的服务器,还让他们找到一个能控制电路的变种人,冒着巨大的危险,让他们给我的思维意识体,投射到汉克利用他之前就在研究的人工智能项目,合并到哨兵网络构建的虚拟空间中……唉,到最后,却没人记得我的功劳,这一趟,可真是,我感觉我已经燃尽了……”
  阿布的思维意识体回归,回到自己的世界的卡玛泰姬,自己的身体中,和娜塔莎、凡妮莎,还有古一大佬,叙述一下这次“逆转未来”的奇妙冒险。
  只是一边说着,一边不时的看看古一大佬。
  咱这一趟,虽然大多是无偿帮忙,但这可是大佬你给找的差事,而且也算是帮助修补了时空裂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大佬你总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吧。
  不然这一趟,别说系统充值,连经验,甚至卡牌数据都没有,大佬不给点好处,自己可真是白跑一趟,一无所获了。
  哦,精神力倒是提高了不少,但自己差这点吗?在家里修行不一样也能提高?账可不能这么算啊。
  古一大佬微微一笑,对阿布说道:“最近,我得到了一个很有问题的消息。”
  “哦?什么消息?”阿布心中一动,大佬这么有自信,一个消息就能安抚住自己这脆弱的小心灵?
  古一大佬便借着问道:“你知道‘灵童’吗?”
  阿布摇摇头,表示不明觉厉,心里也在猜测,大佬不是在说什么活佛灵童转世吧,这玩意和自己能有什么切身利益关系?
  “那是一种非常稀少的,天生就有极高法师资质的人。”
  阿布点点头,但还是不明觉厉,继续听大佬解释,大佬到底想说什么啊?
  “灵童的父母,其实就有一些精神力方面的特长,但是还没到可以激活能力的程度,而灵童降生时,又恰好在主位面的魔法能量脉络的附近,这样诞生的孩子,天生灵魂之力就远超凡人,甚至可以天生觉醒一些特异功能,如触摸探知他人思维,念动力移物,或是看到一些超自然现象等等……”
  还有这好事……也不算什么好事吧,阿布心说即便是自己家这样的情况,小老弟万磁王都在头疼小皮特罗和小旺达的能力呢,普通人家庭,孩子出现这种异状,大概和得知孩子是个变种人,反应差不多吧,多是担心、隐瞒、讳莫如深,甚至是排斥。
  “这样的孩童,魔法世界,便将其称之为灵童,天生灵魂力量强大,并且很容易感受到魔法能量,有最优秀的法师潜力,也是百万中无一的法师底子。”
  这有点像隔壁霍格沃茨的魔法师的血统论啊,天生继承强大精神力,天生容易感悟魔法,这不就是纯血种吗?
  “只是这样的孩子,也天生容易受到各种属性的能量、元素的影响,尤其是那种天生能看到各种超自然异象的,若是无人引导和护持,很容易步入歧途。”
  那卡玛泰姬就都给招来呗,不都是法师的好底子吗?
  ——见到阿布给了个大概这样的询问神色,古一大佬难得的微微苦笑说道:“这牵扯到世俗方面,灵童只是孩童,更多的必须要尊重其父母的选择,而卡玛泰姬,也并不会强求,解释了,愿意来,则欢迎,不愿意来,也不会有丝毫的强迫,只是会纳入观察的名单,若是有堕入歧途的表现,便会出手封印其能力,一直以来,却多是要求封印能力,或是根本不愿相信的居多。”
  也就是讲个“机缘”呗,也对,这并不是什么传销组织,也不是什么cult,而是非常高大上的守护世界的卡玛泰姬法师,至尊法师之名,响彻主宇宙及诸多位面,也不用上赶着追求哪个小天才,有大佬一人就足够了。
  而且卡玛泰姬毕竟也是脱离世俗的组织,要斩断尘缘,人家不愿意,也是人之常情,情理之中。
  只是说了这么多,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是大佬想发布个新差事,接引灵童什么的,然后多给自己发点奖励?
  阿布正想屁吃呢,却听大佬接着说道:“最近在弗洛里达州,接二连三的,出现了灵童失踪的事件。”
  “有人对灵童下手?”阿布皱眉问道,灵童也是无辜的孩童,这可是要人神共愤的。
  古一大佬沉声说道:“正是,有人,或是什么超自然生物,拥有特殊的搜索手段,找到灵童……”
  说到此处,大佬双目中,也是一丝怒火一闪而过:“并加以残害。”
  “咝~,卡玛泰姬没有察觉吗?”
  “对方的手段,极为特殊,普通的侦测手段,即便是魔法,也难以追踪,这还是有法师无意中,找到了一位灵童的线索,然后发现她已经失踪了,我亲自出手,却也只是找到了她的残骸……”
  “大师可有查明对方的身份?”。
  阿布一听“残骸”,就更是惊悚,到底是什么人,要做这种罪大恶极的事情?
  “对方隐匿的手段,十分的巧妙,我也只是查到了一点点线索,因为要修补哪个时空裂隙,我使用了太多阿戈摩托之眼的力量,主位面的时间线,需要一定的时间缓冲,短时间内,不能再用了。”